要再搜索吗?

重审耶稣 - 结论 -历史的裁决

作者:L.史特博(Lee Strobel);译者:李伯明

海天书楼出版,2000年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结论 - 历史的裁决

证据证明了什么 --  它对现代人有什么意义?

·耶稣的传记靠得住吗?

·耶稣的传记经得住审查吗?

·耶稣传记真是可靠地为我们保存下来吗?

·除了耶稣传记,还有别的可靠证据吗?

·考古学确认还是否定了耶稣的传记?

·历史上的耶稣和宗教信仰里的耶稣是同一个人吗?

·耶稣相信自己是神子吗?

·耶稣说他是神子,他疯了吗?

·耶稣符合作神的条件吗?

·耶稣,而且只是耶稣符合救世主的身份吗?

·耶稣的死是个假象,他的复活是个骗局吗?

·耶稣的遗体真的在坟墓中不见了?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以后,有人看见他活着吗?

·有什么事实可以从旁佐证耶稣已经复活了呢?

穆勒的挑战

证据的含义

·第一,证据的收集彻底吗?

·第二,哪种解释与整体证据最为吻合?

信仰的公式

1.相信

2.接受

3.成为

你必须自己来决定

 

结论 - 历史的裁决


证据证明了什么 --  它对现代人有什么意义?


日期是1981年11月8日,那是个星期天。我把自己关在家中的办公室,用―下午重温我作过的二十一个月的心灵之旅。

我对耶稣的研究和你刚刚读完的类似,除了我事先研究过的书籍和其他历史资料,而非纯来自个人与学者的交谈。我尽量带着开阔无私的胸襟提出问题,分析答案,已经聚积了足够资料。证据是清楚的。剩 下的一个问题是我怎样处理它。

我取出一本拍纸簿,将我从事研究后提出的问题一一列出,又写下一些我所发现的主要事实。用同样方法,我可以总结在我们自己检查证据时得到的核心资料。


·耶稣的传记靠得住吗?


我曾把四本福音书当作宗教宣传之作,夹杂了许多夸夸之谈和传教的热忱,毫无价值。可是克莱格·勃鲁姆伯格,美国研究耶稣生平的一位最著名权威,在这个问题上确立了令人信服的证据  -- 目击者的证词,十分确凿可信。这些传记成书很早,不能说流传的故事。事实上,对耶稣的奇迹、复活和神性的信仰,在基督教建立的黎明时刻就已有了。
 

·耶稣的传记经得住审查吗?


勃鲁姆伯格极有说服力地主张,福音书著者写作时,力求保存可靠的历史。他们做到了。他们诚恳,愿意将难于解释的材料也收进去,不让偏见影响报导。福音书在重要事实的记述上一致 ,而在一些细节上不同,赋予福音书记载历史的真实性。如果他们夸大报导的事或报导虚假,被当时的人揭发,则早期教会很难在耶路撒冷落地生根,发扬光大。总之,福音书能顺利地通过全部八种证据测验。


·耶稣传记真是可靠地为我们保存了下来吗?


世界级学者布鲁斯·M·梅茨格说,和别的古籍相比较,新约抄本数目之多可说是空前的,可以回溯到接近原作的时代。因此 ,现代新约百分之九十九点五没有文本上的差异,重大的基督教教义都毋庸置疑。早期教会决定哪些是权威经卷的标准非常严格,保证我们得到的是耶稣言行最准确的记录。


·除了耶稣传记,还有别的可靠证据吗?


专家爱德温·M·山内说,“关于耶稣的历史文献证据和别的古代宗教创立人的比较,可说好得多。”圣经以外的资料证明当 日有许多人相信耶稣能治病,是救世主。他被钉十字架,尽管羞耻地处死,跟从者相信他仍然活着,并且把他当神来敬拜。有一位专家列举了三十九种古代来源,证实了一百多件有关耶稣的生平、教导、钉十字架与复活的事实。又有七个世俗来源和几个早期信条都讲到耶稣的神性。据学者加里·哈伯马斯说,“耶稣是神的教义,在基督教会一建立时就已确立。”


·考古学确认还是否定了耶稣的传记?


考古学家约翰·麦克雷说,毫无问题考古学的发现加强了新约的可信性。考古发现从来没有推翻过圣经里提到的事实。其次,考古学证明着有新约全书四分之一的路加是位非常细心的史学家。有一位专家说,“如果路加这样小心翼翼、力求精确地报导历史细 节,我们能根据什么逻辑说他会轻信,或不确实地报导远较重要的大事,而这些大事不仅对他自己,对别人也都同样重要? ”好比说耶稣复活这样的大事。


·历史上的耶稣和宗教信仰里的耶稣是同一个人吗?


格雷戈里·博以德说,自我宣传甚力的“耶稣研究会”,怀疑大部分耶稣的话都不是他说的。这是“一小撮过激的外围学者,处于新约思想的极左和极右翼。”研究会从开头就排斥神迹,使用可疑的批评标准,有 些参加者吹捧来历极端可疑的虚假文件。还有,指耶稣的故事来自神话中神祇死后复生的观念,根本就经不住审查。博以德说,“耶稣就是门徒所说的耶稣,其证据比‘耶稣研究会’的左派学说正确无数倍。”总之,宗教里的耶稣和历史上的耶稣是同一人。


·耶稣相信自己是神子吗?


·威瑟林顿三世回到最早的传统,早到绝无可能受到传说发展的影响,证实耶稣有一种高超的自我认识。根据证据,威瑟林顿自答自问,“耶稣 相信他是神的儿子,是神的受膏者吗?答案是肯定的。他认为自己是人之子吗?答案是肯定的。他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吗?是的,那是他对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除了上帝,无人能拯救世界吗?对,他是那样认为。”


·耶稣说他是神子,他疯了吗?


著名的心理学家加里·R·科林斯说,耶稣没有不正常的情绪。他时常接触现实,才华横溢,对人性有惊人、深入的了解, 享有深挚和长久的人际关系。“我看不出耶稣有任何神经病的症像,”他最后说。此外,耶稣借着医病能力,惊人的战胜自然的力量,无可匹敌的教导,悲天悯人的胸怀,他还用自己的复活来 见证他是神,复活是他身份的最高证明。


·耶稣符合作神的条件吗?


虽然道成肉身  --  神成人身,无限变有限  --  叫人难以想象,著名 神学家唐纳德·A·卡逊指出,有大量证据证明耶稣具有神的诸般属性。许多神学家根据《腓立比书》第2章 ,相信耶稣自愿虚己,在他执行救赎使命时,不独立使用神的全能。即使如此,新约明确地证实,耶稣拥有神的一切资格,包括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全能,永恒和不变。


·耶稣,而且只有耶稣符合救世主的身份吗?


耶稣出生前几百年,就有先知预言救世主或基督将降生,要来救赎上帝的子民。事实上,旧约中几十项这样的预言形成了一种鉴别的标准,只有真正的救世主才会相符。这就给以色列人一种可以排斥骗子和确认真正救世主的明证。要有天文数字的机会  --  —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分之一的机会  --  在整个历史中,只有耶稣一人,能符合这些预言鉴定救世 主的准则特征。耶稣的身份已呼之欲出。


·耶稣的死是个假象,他的复活是个骗局吗?


亚历山大·梅思里尔医生通过医学和历史的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结论,指出耶稣受过钉十字架如此严酷可怕的苛刑后,决不可能存活。他的肺部和心脏被刺穿,受到严重的创伤,更难以生存。有人说他晕倒在十字架上装死,绝对没有证据基础。罗马刽子手残酷有效,他们知道若让犯人活着下十字架,他们自己会给处死。纵使耶稣经过这些苛刑还活着,他那 创伤重重、不成人形的样子,绝不能鼓励门徒推动一个世界性的传福音运动,因此他是荣耀地战胜了死亡。


·耶稣的遗体真的在坟墓中不见了?


威廉·莱恩·克莱格提出明显证据,指出耶稣的空墓是历史事实,是复活的永久象征。极早的资料来源就报导或暗指过坟墓是空的,例如《马可福音》和《哥林多前书》15章的信条就曾提到,这都与事件发生的时间 十分接近,所以不可能是传说的产物。福音书记载空墓由妇女发现,更加强了事件的真实性。基督徒和犹太人都知 道耶稣坟墓的所在,可以由怀疑派去查实。事实上从来没有人,连罗马当局和犹太领袖在内,说墓里有耶稣尸体。反之,他们不得不编造一个荒谬的故事,说耶稣的门徒  --  尽管他们没有这样做的动机,也没有机会  --  盗走了尸体。这个说法今天连最怀疑的批评者都不相信。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以后,有人看见他活着吗?


耶稣复活后显现的证据,并不是经过许多年逐渐发展出来的。它不是神话,神话会歪曲对耶稣生平的忆述。反之,复活专家加里·哈伯马斯说,耶稣复活是“早期教会一开头就作的重要宣布。” 《哥林多前书》15章的古代信条提到许多遇见复活后的耶稣的人,保罗甚至向一世纪的怀疑派提出挑战,叫他们亲自去断定事情的真伪。《使徒行传》里到处是耶稣复活极早期的见证,而福音书详细记载了耶稣多次的显现,并与人接触。英国神学家迈克尔·格林在结论中说,“耶稣的显现铁证如山,是历史上的真实事件...没有任何说得通的证据能质疑它。”


·有什么事实可以从旁佐证耶稣已经复活了呢?


J·P·莫尔兰德的旁证为耶稣的复活增加了最后的文献证据。首先,门徒有独特的优越地位知道复活是否发生,他们愿以死宣布复活是真的。没有人明知是谎言仍肯慷慨就义。第二,除了复活,没有更好的理 由解释像雅各和扫罗(即保罗)那样的怀疑派会改信基督,还为所信而死。第三,钉十字架没出几星期,有几千犹太人肯抛弃几个世纪以来在社会和宗教上对他们至关重要的习俗。他们 不能做错,因为错了,他们的灵魂就会下地狱。第四,早期的圣礼仪式证实了耶稣的复活与神性。第五,面对残暴的罗马迫害,教会却能奇迹般地建立,用C.F.D.莫尔的话说,“历史上打开了一个 大洞,一个耶稣复活那样大小和形状的大洞。”


穆勒的挑战


我承任耶稣是神的独生子,证据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大出我意外。那个星期日下午,我坐在书桌前,不断惊异地摇着头。我看见 过不少被告在绝对没有像这种令人信服的证据下被送往死囚室行刑。堆积的事实和数据毫无错误地指向一个我并不完全乐于取得的 结论。

老实说,我本来认为耶稣的神化只是传说发展的结果,在发展过程中,善良但被错误引导的人慢慢地一个聪明的圣者变成神活中上帝的儿子。这样的看法既安全也放心,一个第一世纪巡回传道人毕竟不能要求我做什么。我在调查时认为用传说来解释是理所当然的,研究之后才觉得它毫无根据。

为我一锤定音的是牛津大学出名的古典史学家A·N·舍温·怀特的著名研究,威廉·莱恩·克莱格曾在访问中提到过这项研究。怀特曾 一丝不苟地检查过传说在古代社会里的自然积累率。他的结论是:要使传说能消除历史坚固的真实核心,整整两个世代仍不够用。

现在让我们看看耶稣的情况。从历史观点来看,耶稣的空墓事件,目击者对复活后显现的描述,和他确实是神独生子的信念,差不多是立即发生的。

《哥林多前书》15章的信条证实了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还列举了复活后向有名有姓的目击者显现,这个信条在耶稣被钉十字架后二十四个月内已为基督徒朗诵。马可对空墓的记载 ,根据的是事件发生后几年内的资料。

那四本为耶稣的教导、神迹和复活作见证的福音书,在耶稣许多同代人还在世时即已流传。如果福音书里有溢美或错误的地方,这些同代人当然会出面纠正。最早期教会用的赞美诗也肯定了耶稣的神性。

勃鲁姆伯格的结论如下:“在耶稣死后不到两年,数目可观的信徒已经拟定了基督救赎的教义,坚信他死后带着荣耀的身体复活,并把耶稣和神联成一体,相信这些在旧约里早已预告。”

威廉·莱恩·克莱格是这样总结的:“福音书所记载的事件若要形成传说,需要到主后二世纪。事实上,这正是以传说为根据的新约次经产生的时代,也是批评者所要找的传说故事”

时间根本不够让神话形成来败坏耶稣的历史记录,特别是仍然有目击者在生,知道他的生平。1844年德国神学家儒略·穆勒要怀 疑者在历史上找出一个传说,能发展得像耶稣的事迹这么快的例子,当年至今日的学者都一片沉默。

我在1981年11月8日明白到我对耶稣最大的异议,也给历史的证据说服了。这种一面倒的逆转令我格格地笑了。

我在研究期间得到那么多令人折服的事实,面对高如山积、为耶稣仗义执言的证据,现在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我需要更大的信心才能叫我的无神论立足;相形之下,相信拿撒勒人耶稣要容易得多。


证据的含意


记得本书前言里讲过的詹姆斯·迪克逊的故事吗?证据证实他射杀了芝加哥警员,被判有罪;他也承认警察是他杀的!

可是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调查以后,突然出现了转折:原来迪克逊被警员诬陷,他根本是无辜的。结果迪克逊无罪开释,那个警员反而被判有罪。在我们结束耶稣案情调查的时候,值得我们重温那件案子的两大教训。

·第一,证据的收集彻底吗?


是的,十分彻底。我选择的专家能说明他们的立场,并用历史证据作为支持。我能通过盘问进行测试。我要的不止是他们的立论,我要的是事实。我用目前无神论者和自由主义人士的理论向他们质疑,考虑到他们的背景、资格、经验和人品,这些学者绝对有能力和资格提供有关耶稣可靠的历史资料。
 

·第二,哪种解释与整体证据最为吻合?


到了 1981年11月8日,我多年来锲而不舍信奉的传说论给彻底推翻了。还有,我那新闻记者对超自然的怀疑,也由于惊人的历史证据,证明耶稣复活是个真实的历史事件而完全解体。 事实上, 我想不出一个解释能像耶稣自称是神的独生子那样符合历史事实。

我信奉了那样久的无神论,在历史事实的重压下塌陷。那是一个骇人的结果,不是我着手研究时所能预料的;然而按照我的看法,它是被事实逼出来的决定。

所有这些把我引到“那又怎样”的问题。也就是说,这若是真的,对现代人有什么意义呢?意义有好几个:

·耶稣若是神的儿子,他的教导就不只是一个有智慧的教师的好教导; 而是来自天上的指引,是我生命的依靠。

·假如耶稣确立了道德标准,我现在就有了一个永不动摇、可供我作选择和决定的基础,无须建立在永远变动、急功近利、自我中心的砂土上。

·假如耶稣死后复活,他今天仍然活着,我便能和他在个人层面上相遇。

·假如耶稣战胜了死亡,他也可以为我打开永生之门。

·假如耶稣拥有神力,他就有超自然的能力,在我跟着他走的时候,引导我,帮助我,更新我。

·假如耶稣经历过失丧和受苦的疼痛,他就能在苦难中安慰我、鼓励我。他告诫过我们在罪恶败坏的世界里,苦难是不可避免的。

·假如耶稣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他心里一定想着我最好的利益;

·那就是说,如果我把我交给他,顺服在他的旨意下,我就百利而无一失。

·假如耶稣是他所声称的神(要记得没有其他重要宗教的创建人声称自己是神),作为我的创造主,当然配得我的尊敬、服从和敬拜。

我把这些写在拍纸簿上,然后向后靠在椅子背上。我已经到达我将近两年旅程的终点。时间终于到了处理所有问题中最迫切的 “现在该做什么”的问题。


信仰的公式


经过长达六百多天和无数小时的个人研究以后,我在耶稣事件里作的裁定是清楚的。可是当我坐在书桌前面,我明白我需要的不只是一个理智的决定,我要像J·P·莫尔兰德在上次谈话中描述过的,去实际体验它。

在想方法实现这一愿望时,我拿来一本圣经,翻到《约翰福音》 1章12节。这一节我在访问期间曾读到过:“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

这一节经文里的几个主要动词,以数学的精确说明要怎样才能越过只在理智上承认耶稣为神的阶段,进入和他长久的关系里,成为神的家庭中的成员:相信 + 接受 = 成为神的家庭一员。


1. 相信


我是学新闻学和法律的,所受的训练使我只认事实,不管事实领我到什么地方。对我而言,事实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耶稣是神的儿子,为我替罪受罚而死。我犯了错误,应该受罚。

我做的错事可多了。为了免得难为情,恕我不从详叙述。事实上,我一向过的是猥亵、酗酒、专顾自己和不道德的生活。在我的事业里,为了个人利益,我背后中伤同事;为了抢新闻,时常不顾道德与法律的规范。在家庭生活方面,为了成功,牺牲了妻子、儿 女的利益。我说谎,占别人便宜,欺骗人。

我的胸襟小到对人十分不讲情义。我主要的原动力是追求个人享乐  --  可笑的是,我对享乐追求得越热烈,它就变得越难以捉摸,越能摧残我的生活。

我读圣经,明白到是罪恶使我远离神,神是庄严、圣洁的。我多年来否认其存在的祌,似乎非常遥远。我越来越清楚,我需要耶稣的十字架跨过这个鸿沟。使徒彼得说,“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死,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了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

所有这些 我都信了。历史证据和我自己的经验,力量大得无法抗拒。


2. 接受


我在调查期间研究过别的宗教,它们所依据的是“做”的方案。换句话说,你得做点什么,比如说,使用喇嘛教的地藏车、布施、 朝圣、相信轮回转世、积善来消除孽障,用各种功来进入涅盘。 尽管许多人努力去做,诚心诚意去做,却徒劳无功。

基督教独一无二,所依靠的是“成了”的计划  --  耶稣己经为我们 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我们不能为自己做成的工作:我们背叛、犯罪, 本应受到死的刑罚,但他为我们受死,让我们可以与神和好。

我无须靠自己的努力去做那不可能做到的事,使自己成为完全。圣经再三告诉我们,耶稣愿意宽恕我们,并把永生赐给我们(参阅《罗马书》6章23节,《以弗所书》2章8-9节,《提多书》3章5节) 。这就是恩典  --  奇妙的恩典,不配受的恩恵。任何人只要肯真诚悔改、祷告,都能得到,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得到。

是的,我得凭信心踏出第一步,就像我们在生活中作任何决定时一样。但这里有一个重要区别:我不再在强大的证据巨流中逆流而上;反之,我决定顺着事实巨流的同一方向前进。这是合乎道理和理性的,合乎逻辑的。还有,在我内心的深处,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到那也是圣灵指引我要走的道路?

于是我在1981年11月8日,在诚挚而自然地向神的祈求中,承认并离开了我的罪行,借着耶稣接受了上帝的赦免与永生的恩典。我对他说,从此以后,在他的帮助之下,我将跟随 他活在他的旨意里。

没有闪电雷声,没有听得到的回答,没有激动的感觉。我知道有些人在这时刻会感到情绪的激荡;可是对我而言,感到的是另外一种同样使人振奋的东西:那是理性的激荡。


3. 成为


采取了那个步骤以后,我从《约翰福音》1章12节中知道,我已跨越门槛,进入一种新经验。我已有所不同  --  我已成为神的子女,借着死后复活的耶稣,得到儿子的名份,成为 他的大家庭的后嗣。使徒保罗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果如其言,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努力跟随耶稣的教导,接受他的改造的时候,我做事的轻重缓急,价值观和品格都在逐渐改变。我越来越要让耶稣的动机和观点变成我自己的。套用马丁路德·金的话,我虽然还不能做那个我应该做的人,或是在基督的帮助下做有一天我将成为的人,可是谢天谢地,我可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

也许对你而言,这听起来还很神秘。不久以前,我也觉得神秘,可是现在对我和我周围的人而言,却很真实。事实上,它在我生命中所起的变化之大,在我归主后不到几星期,我五岁大的女儿艾莉逊就已察觉到。她居然对母亲说 ,“妈咪,我要上帝改变我,就像他改变爸爸那样。”这个小女孩只知道她父亲亵渎,坏脾气,说话粗鲁,经常不在家。她从来没有请教过一位专家,从未分析过数据,从未调查过历史证据,却从近处看到耶稣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生命。其实她在说,“如果上帝对大人这样 ,我也要他这样对我。”

回顾将近二十年前的我,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我自己决定归主的那天,无异是我整个生命中决定性的大事。


你必须自己来定案


现在轮到你了。本书一开头,我便请你要像一个公正无私的陪审员那样来审视这些证据,根据证据作出你自己的结论。到头来,是由你来定案,也只能由你自己来定案,别人不能替你投这一票。

也许你在咨读过一个又一个专家的证词,听了一个又一个论据,看了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又用逻辑的思维和常识审查过这些证据之后,你也像我一样,发现有利于基督的证据是决定性的,无 可推诿。

《约翰福音》1章12节所要求的“相信”已不是问题。现在要做的是接受耶稣的救恩,成为他的儿女,走上属灵的道路,过着欣欣向荣的一生,直到进入永生。对你来说,现在是跨出体验的第 一步来实践的时候了,我从心底敦促你开开心心踏上这一步。

可是,你心里或者还有些疑难,我在书里探讨的那一切还未能碰触到你心中悬而未决的大问号。对,没有任何一本书可以解决所有的疑难。 不过,我相信我在这本书里提供的大量资料,应该可以让你愿意而且觉得有一种迫切的需要,去继续追索下去。

碰到你认为证据有待加强的地方,去找有地位的专家讨教。如果你自己找到更好的、可以解释某些事实的理由,不妨拿出来作一番毫不留情的检验。应用本书列举的资料来源,深入研究。你 可以参考有详细注解的圣经,来助你解惑。

要想对每一个问题都有十足十的解答,当然是不可能的。但一旦手头掌握的资料充足,就应该下决心作出你自己的裁决。

你甚至可以向上帝(虽然此刻你还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存在)轻轻祷告,求他引领你明白他的真理,能认识他。我这个过来人衷心敦促你一步一步地这样走去,开展你的心灵之旅。

同时,我也觉得有责任提醒你,将这件事当作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来对待。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关乎一生幸福,切莫掉以轻心。迈尔克·墨菲说得好,“在整个案情的调查中,得失攸关的不仅是真相能否大白 ,还牵涉到我们自己。”换言之,要是在基督--案中你作出的裁决是对的,你的将来、你的永远生命,便取决于你怎样回应基督的呼唤。正如耶稣所说,“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

这话说得既冷静又严肃,出自关怀人类又有全能说这句话的耶稣基督。我引用它来证明这件事的无比重要。希望你能积极、彻底地考察耶稣基督为永活神的真凭实据。

最后请记住,别以为会有其他道路可供选择,如山的证据说明决无他路可走。剑桥大学讲座教授 C.S.鲁益士,这位才华横溢也曾怀疑过基督真理的学人,后来在确凿的证据前低头,接受了基督。他说:


我这样做,是希望我们别学他人,说些对耶稣的认识不够智慧的话,说什么我愿意承认耶稣是一位伟大的道德教师,但我不能接受他称自已为上帝。这种话不应出自我们的口。一个人若是凡人,说出像耶稣说的那些话 ,决不会是伟大的道德教师。他若不是疯子...便是从地狱来的魔鬼。你得自己作决定,相信这位耶稣过去和现在都是上帝的儿子,或者相信此人是疯子或者比疯子更坏的东西。你可以把他当作笨蛋,叫他闭嘴,可以吐唾沬在他身上,把他当 邪魔宰了;你也可以俯伏在他脚前,称他为主为上帝。但千万别自以为是,长自己志气,护长护短地单单把他当成一位人间伟大的教师。他没有留下丝毫可以让我们这样说的余地,也没有做伟大道德教师的打算。


 

重审耶稣 - 第三部 - 研究复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