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主页

旧约圣经的诞生、流传和定典

引言

提后三:16 -“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要明白默示的意义,请看释经学第五章)这是我们的信念。圣经的写作虽然源于上帝,是一本超自然的书,但正如一切古代的文献,圣经是由人,用文字记录下来。从原稿、抄写、定典、翻译、流传的整个过程中,上帝都不断地保守。因此,就是到了今日,我们手上的圣经仍然信实可靠。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和文献鉴别家Frederic Kenyon 曾说:“基督徒可以手拿圣经,毫无惧怕和踌躇,肯定地说这是上帝真实的话语。这话语代代相传,完全没有什么重要的错漏。”

旧约的原稿

旧约的三十九卷中,最古老的应该是摩西五经,写于主前约一千五百年。是真的“写”吗?当时有文字吗?不是口传吗?这是一般人的怀疑。从古文字学的研究,摩西写五经是不容置疑的。早在主前三千年,苏美人(Sumerian)、古埃及人、阿卡德人(Akkadian)已经开始使用象形文字,日后又简化成楔形文字。他们利用苇茎做成的笔,写在粘土板上,等待晒干或烘干之后,就可以留存于后世。今天我们还可以在博物院看到以楔形文字刻在一黑色玄武岩圆柱上的汉摩拉比王法典(主前1700年)。到摩西的时候,文字已经演变成整套字母(alphabet),腓尼基文字(Phoenician)就是一例。摩西既然“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使七:22),他应该是一个书写的能手,何况圣经也的确记载了上帝吩咐摩西要把他的话写下。(出三十四:27,二十四:4,申三十一:9)从摩西五经的写作到玛拉基书的完成,所涵盖的时间约有一千年(主前一千四百年至四百年),由二十五至三十位不同背景的作者合作写成。除了一小部分以外,主要是用希伯来文写成。中间由于希伯来文法经过演变(在主前1350年),旧的书卷都已被改写,现在旧约里的希伯来文法都是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旧约原稿的希伯来文都只有子音(consonant),母音(vowel)是以后才加进去。(请看下文)

很多证据显示旧约的经卷开始时是用腓尼基式希伯来字体写的(Paleo-Hebrew),后来才改用Aramaic square 希伯来正方字体。马太福音五:18 说的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耶稣指的一点(yod)就是希伯来正方字体的一个字母。

旧约抄本

旧约原稿当然已失传,但抄本却一代代的流传下来,直到印刷术的发明。(十五世纪。第一本旧约是在1488年在意大利印刷的。)在古代的著作中,保存得最好,当推旧约圣经了。究其原因,是因为犹太人对耶和华的敬虔,以致他们尊重自己的手抄经卷,近乎迷信程度。

在主前三百年之前,手抄本都是写在蒲草纸上(另有些在羊皮上),为方便阅读起见,大都是把约十寸宽的草纸,粘成一卷,约三十长。每卷足以容纳以赛亚全书。这也是为什么摩西五经刚好是五卷之长。希伯来圣经里的撒母耳记、列王记和历代志都是一卷长,所以没有分上下两本。

从主前三百至主后一百三十五年,我们有死海古卷(200 BC - 200AD,在1947年发现),这是现存最旧的手抄本,包含了以赛亚书和不计其数其他书卷的碎片残简(除了以斯帖记)。将它与主后900 至1000 年的马所拉抄本相比,证明了圣经是可靠无误的。大概是这时候,旧约开始以三十九卷的形式出现,分成三组:律法、先知书和圣卷。这也是主耶稣在路二十四:44 所指的。在这段时间之前,旧约圣经似乎有三种不同的“版本”(text type):埃及式、巴勒斯坦式和巴比伦式。在主后一百三十五年之后,就开始出现单一“版本”,就是后来的马索拉版本(Masoretic text)。著名的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旧约的希腊文译本也是在这时在埃及亚力山大城(Alexandria)完成。新约圣经所引用的旧约经文就是从这译本来的。除了死海古卷,从这时期留存下来的有蒲草残篇,The Nash Papyrus,记载了经文出二十:2 - 17(十诫)和申六:4。

从主后一百三十五至一千年,旧约圣经开始有分节,分段和分章,以方便读者的阅读。这时候,在以色列加利利湖西岸的一个城(Tiberian),有一马所拉家族(Masoretes),他们对旧约圣经作了最大的贡献。这个家族从八世纪至十世纪的两百年之间,首先设计了一个拼音系统,将母音(vowel) 放在希伯来文里,帮助读者朗读。他们也在经卷旁加插了一些注脚(Masorah parva and Masorah magna),对以后的经文研究有很大的帮助。现存的年代最久的马索拉版本 Codex Cairensis(AD 895)是出自这个家族的成员Moses ben Asher,里面有约书亚书、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记和许多先知书。另一本留存下来的是Aleppo Codex(AD 925)。主后两百年之后,旧约开始以Codex(抄本)的形式出现,但在犹太人的会堂里,他们还是用卷轴(scroll)。

主后一千年至今,有超过3000 件各式各样的手抄本存留。最著名的是Leningrad Codex(1008),也是马索拉版本,整本旧约完好无损,现藏在列宁格勒的公众图书馆。现在我们常用的希伯来圣经 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简称BHS) 就是根据这个版本编辑的。主后1450年印刷术发明之后,第一本旧约圣经是在1488年完成。

旧约的定典(Canon)

定典就是鉴定某书卷是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单有上帝的默示,并不足够。大体来说,上帝也赐人属灵的智慧,分辨上帝所默示的真迹。人在圣灵的带领下,知道何者是须摒弃的伪书。与新约定典的过程比较,旧约定典的过程反而没有什么特别波折,虽然在主前几百年,撒玛利亚人拒绝承认旧约所有的经卷,除了摩西五经;主前两百年,许多伪经和次经出现;主后的拉比著作里,也有对以西结书、箴言、雅歌、传道书和以斯帖记的定典质疑。

总之,旧约定典似乎在以色列的历史中逐渐形成。肯定的是,在以斯拉和尼希米时代,摩西五经早已定型被接纳。来到耶稣时,旧约圣经已经分成三组:

律法书(Torah):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明记。

先知书(Nebhiim):

A。前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记。

B。后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十二小先知书。

圣卷(Kethubhim)

A。诗歌书:诗篇、箴言、约伯记。

B。五书卷(Megilloth):雅歌、路得记、耶利米哀歌、传道书、以斯帖记。

C。历史书:但以理书、以斯拉记- 尼希米记、历代志。

历代志是最后的书卷,这是为什么耶稣在路十一:51 说,“从亚伯的血起,直到。。撒迦利亚的血为止。”亚伯是创世记第一个殉道者,撒迦利亚是历代志里最后一个殉道者。(代下二十四:20-21)

在耶稣时代,次经(Apocrypha)已经大行其道。但从新约的引用旧约经文来看,这些次经都不被接纳。犹大书是惟一的书卷引用次经《摩西升天记》(The Assumption of Moses)(犹9)和《以诺书》(Enoch)(犹14)。但这并不表示这些次经是上帝所默示的,正如保罗引用希腊诗人的词句一样。(徒十七:28,林前十五:33,多一:12)

至于基督教,则把旧约圣经分成四组,以别于希伯来圣经的三组。四组的分法是根据武加大拉丁文译本(Latin Vulgate,约主后383 - 405 年)的编法。武加大译本则取法于希腊文七十士译本。

律法书: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明记。

历史书: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撒母耳记上、撒母耳记下、列王记上、列王记下、历代志上、历代志下、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

诗歌书: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

先知书:

大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以西结书、但以理书。

小先知书:十二小先知书。

旧约圣经从上帝到我们的手中,走了一条漫长的道路,其中另我们震惊的是,除了翻译不同之外,我们手上的圣经,与作者当日写成的,基本上是没有分别。

--- 钟鹏章

ag00089_.gif (335 bytes)

网上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