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疑难解答(十一)

“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我问你,求你指示我。”- 伯四十二:3 - 4

题数 经文 问题 疑难解答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一至六)

(一)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七至十一)

(二)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十二至十六)

(三)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十七至二十)

(四)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二十一至二十五)

(五)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二十六至三十)

(六)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三十一至四十一)

(七)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四十二至五十三)

(八)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五十四至六十一)

(九)
   

返回疑难解答。。。(问题六十二至七十二)

(十)
73  

有人在网络上驳了您的文章, 无知子无知, 但抱慕道的心, 请问老师如何解释?

以下为引文:


耶教信 众常常吹嘘有多少考古“证据”“证明”《圣经》的内容是真的,这实在是莫名奇妙,因为一般旧约史或《圣经》以色列史都坦承欠缺考古证据,例如布赖特着、萧 维元译、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史》57 页提到:“要把以色列起源的历史,真是当写历史般写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从考古学和《圣经》本身而来的证据,都很有限”;谈到出埃及记都坦承没有考古证 据,只以“以色列人在埃及做奴隶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一个民族不会杜撰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为由,说这样的记载已有足够的说服力云云。摩西甚或乔舒亚年代也没 有考古证据,更遑论族长或更早的年代。最近看到一个专门吹嘘“《圣经》考古证据”网页:《石头还在呼喊!(旧约篇)》  便忍不住捧腹大笑,那网页的所谓考古证据充其量只是背景证据,亦即充其量只能证明圣经有可能不假,如果这些考古发掘都可以“证明”圣经真实,则一件康熙御玺便可证明韦小宝真有其人,《鹿鼎记》是历史了。

最令人发噱的是《约瑟在埃及》分页 说:
在 诸多文明古国里,埃及算是一个最特别的国家- 从主前3000年开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确地记录下来。奇怪的是,从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究竟发生的什 么事呢?原来埃及在这段时间,被外族Hyksos 许克所斯所侵占。约瑟入埃及的事迹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

该文作者(相信是 位“学者”)的穿凿附会功力真令人目瞪口呆,竟然能够从 Hyksos 人入侵埃及便幻想到“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其实埃及无论被许克所斯侵占还是被波斯或马其顿侵占期间,从没有试过“历史空白”(中国的元朝也是外族 侵占,期间有历史记载吧?),但奇怪的是他跟着说约瑟在埃及作宰相的事时,指出是 Hyksos 入侵期间的同时又提到在位的法老王的名字--很可能是 Sesostris III。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曾说过“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有时吹牛太厉害便难免会有疏忽,露出马脚,所以《圣经》有那么多自相矛盾之处。其实 Hyksos 入侵期间的古埃及王表从未间断,而该作者所举出的 Sesostris III 法老亦非 Hyksos 王朝的人。如有兴趣看看 Hyksos 王朝的王表,请 click 入以下网页:

http://members.aol.com/egyptmous1/chrono.html#15th

最 令人拜服得五体投地的是该文作者暴露了《圣经》的其中一个死穴还懵然不知。。。。

(十一)
74  

有人问:pcchong,您好!
> > >
> > > 可是如果基督不上升为哲学就无法与现代科学和时代进步相配,很难进入大学讲堂,而且也被知识分子抛弃,就像美国现在的情况。那么试问如果不将基督哲学化,如何将其世代流传,紧靠传教士吗?你不觉得现在传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触到科学的地区传教顺利吗?如果不承认这个实事,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如果将基督哲学化,它就能在时代里最有知识和头脑的知识分子中间传播。反正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和未来的社会的发展及方向必然由那些知识分子所指导。如果基督精神为他们所推崇,必然成为人类发展的主流,那时不正是耶稣基督所期望的吗?如果不将其哲学化,终将被时代抛弃,到那时岂不是人类的悲哀?况且,不得不承认,基督里面确实含有深奥的哲学,为了对人类的负责,必须将其抽象和升华出来,而不能停留在某个圣徒教条的书里面。
> > >

(十一)
75  

我是一名学生。最近报章登载了一位受人尊敬的校长的文章《尊重信仰》。原本打算在年底受洗,但因为父母
都是烧香拜神,现在我感到很迷惑,不知何去何从。有人可以给我释疑解惑吗?


《尊重信仰》全文:

每天我们在学校里念信约,强调的是对各族言语宗教的尊重、容忍和谅解。

不久前读到海峡时报记者的文章,谈及家庭里的宗教冲突。话说她的母亲买了一袋香烛冥纸,叫她的弟弟帮忙提携。但弟弟一口拒绝,说自己是教徒,不可提取香烛。记者也举出好些例子,说出在今日华人家庭里,两代之间常因为宗教信仰不同而产生冲突。可是,这种事情却不会发生在马来同胞的家庭,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传承父母的宗教信仰,是信仰维系他们的家庭凝聚与和谐。。。。。。。。。

(十一)
76  

看到以下这篇文章,知识有限,不知如何是好,请老师解答:(全文有很多广东词汇)

===============

「上帝的存在」这个话题恐怕经已讲到厌矣,今次小弟尝试根据圣经提供的资料,探讨一下「撒但背叛」的疑点。

首先,本文是以推理方式进行探索,当说到「不可能」或「不会」时,是指事理上之不可能,而非逻辑上之不可能。

传说撒但本名路西弗(Lucifer),曾是位居要职的天使长,在上帝创造伊甸园之前已然造反,后来他引诱夏娃吃禁果,我们连坐成了罪人。

从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概念中,我们可作下列陈述:
A。上帝不可能被毁灭、禁锢、解除力量。
B。上帝的地位不可能被超越。
C。撒但拥有很高的力量,但其力量低于上帝。
D。撒但拥有高于人类的智慧。

。。。。。。。。

(十一)
77  

您如果英文好就更好了。我有一个问题。我现在正在读中英文圣经并且逐节背诵,但背到“创世纪”2:5时出现了问题。

中文圣经是由英文圣经翻译过来的,“创世纪”2:4之前的题目“伊甸园”其实真正翻译过来是“创世的另一个纪录”,也就是说1章是关于创世的一个纪录,而2:4以后是关于创世的另外一个记录。但我觉得这两个记录好像有矛盾。1:6-13里说上帝造了植物:“地产生了...植物”,然后上帝再造的人,但2:5里却说开始是“野地还没有草木”(按原文翻译是“地里还没有田野的植物”),然后上帝造人,仔细读这段,好像应该是上帝先造人后造植物,跟1章的关于创世的第一个记录有冲突矛盾,如果圣经真是上帝启示人写的,难道上帝会启示人写两个不同的创世记录?两个记录只可能有一个是对的,这样一来圣经岂不是有错吗?难道写圣经的人只是通过道听途说写出来的,他听说了两个不同版本的创世记记录?

如果您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很高兴,但如果不能,希望不要作出牵强的回答,我希望得到真实的回答。

这个问题很影响我对圣经对上帝的信心,使我很痛苦,我希望有一天这个问题能得到解决。信不能是盲目的,而应当是真实的,不能不懂装懂,如果您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希望能为此祷告,我也为此祷告,也许上帝会帮助你和我,如果有这个上帝。我开始怀疑圣经,除非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十一)
   

更多疑难。。。(问题七十八至一百零一)

(十二)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零二至 一百十三)

(十三)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十四至 一百三十)

(十四)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三十一至 一百四十七)

(十五)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四十八至 一百五十一)

(十六)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五十二至 一百六十六)

(十七)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六十七至 一百八十)

(十八)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八十一至 一百九十一)

(十九)
   

更多疑难。。。(问题一百九十二至 二百二十七)

(二十)
   

更多疑难。。。(问题二百二十八至 二百五十)

(二十一)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73。问:有人在网络上驳了您的文章, 无知子无知, 但抱慕道的心, 请问老师如何解释?

    以下为引文:

    耶教信 众常常吹嘘有多少考古“证据”“证明”《圣经》的内容是真的,这实在是莫名奇妙,因为一般旧约史或《圣经》以色列史都坦承欠缺考古证据,例如布赖特着、萧维元译、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史》57 页提到:“要把以色列起源的历史,真是当写历史般写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从考古学和《圣经》本身而来的证据,都很有限”;谈到出埃及记都坦承没有考古证 据,只以“以色列人在埃及做奴隶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一个民族不会杜撰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为由,说这样的记载已有足够的说服力云云。摩西甚或乔舒亚年代也没 有考古证据,更遑论族长或更早的年代。最近看到一个专门吹嘘“《圣经》考古证据”网页:《石头还在呼喊!(旧约篇)》  便忍不住捧腹大笑,那网页的所谓考古证据充其量只是背景证据,亦即充其量只能证明圣经有可能不假,如果这些考古发掘都可以“证明”圣经真实,则一件康熙御玺便可证明韦小宝真有其人,《鹿鼎记》是历史了。

    最令人发噱的是《约瑟在埃及》分页 说:在诸多文明古国里,埃及算是一个最特别的国家- 从主前3000年开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确地记录下来。奇怪的是,从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究竟发生的什 么事呢?原来埃及在这段时间,被外族Hyksos 许克所斯所侵占。约瑟入埃及的事迹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

    该文作者(相信是 位“学者”)的穿凿附会功力真令人目瞪口呆,竟然能够从 Hyksos 人入侵埃及便幻想到“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其实埃及无论被许克所斯侵占还是被波斯或马其顿侵占期间,从没有试过“历史空白”(中国的元朝也是外族 侵占,期间有历史记载吧?),但奇怪的是他跟着说约瑟在埃及作宰相的事时,指出是 Hyksos 入侵期间的同时又提到在位的法老王的名字--很可能是 Sesostris III。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曾说过“埃及的这段历史却是空白的”,有时吹牛太厉害便难免会有疏忽,露出马脚,所以《圣经》有那么多自相矛盾之处。其实 Hyksos 入侵期间的古埃及王表从未间断,而该作者所举出的 Sesostris III 法老亦非 Hyksos 王朝的人。如有兴趣看看 Hyksos 王朝的王表,请 click 入以下网页:

    http://members.aol.com/egyptmous1/chrono.html#15th

    最令人拜服得五体投地的是该文作者暴露了《圣经》的其中一个死穴还懵然不知,这个死穴就是灭世大洪水与其它地区的历史记载有冲突!他告诉读者埃及“从主前 3000年开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确地记录下来”而直到“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才因为 Hyksos 人入侵而中断(其实没有中断,见上文),而约瑟则在“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在埃及当宰相,就当约瑟在“主前1730年”在埃及当宰相,根据由 这年计出“挪亚大洪水”约在公元前 2,320 年:

洪水以后二年,闪生了亚法撒
亚法撒三十五岁生色拉
色拉三十岁生希伯
希伯三十四岁生法勒
法勒三十岁生拉吴
拉吴三十二岁生西鹿
西鹿三十岁生拿鹤
拿鹤二十九岁生他拉
他拉七十岁生埃布尔兰(后改名亚伯拉罕)(以上出自创 11:10-26)
亚伯拉罕年一百岁生艾萨克(创 21:5)
艾萨克六十岁生雅各布(创 25:26)
雅各布一百三十岁入埃及(创 47:9)
2+35+30+34+30+32+30+29+70+100+60+130=582,共 582 年,582+1730 年=2,312 年,慷慨点大赠送多八年,即公元前 2,320 年。

    但该文作者明明说了古埃及“从主前3000年开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确地记录下来”,也就是说古埃及在公元前 2,320 年没有遇上灭世大洪水!灭世大洪水纯属虚构!

------------------------------
    该文作者等于在说:“圣经绝对是假的,所以圣经绝对是真的!”

------------------------------
    光明顶大牧师为了维护“圣经记录的是上帝的话,一句顶万句,句句是真理……圣经的作者有四十几位,但是实际作者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帝……”,在他的《驳斥方舟子的“错误百出的圣经”》

( http://www.geocities.com/Athens/Bridge/6988/an1.htm )中作出如下的辩护:

    创世记第一章是记载诗人对创造的概略看法。首先要了解﹐当年的圣经作者﹐不是科学家。他的目的﹐是要表现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特征。次序问题不是诗人的重 点。关于方先生提出的次序﹐创世记确实是这么写的。〉第一章﹕天地光→空气水→植物→日月星→动物→人(有男有女)并且其中已经有问题﹕为什么植物在没有日月星之前就被造了﹖我个人觉得诗人一定是观察当时的情形写的。也就是说﹐在第六章诺亚洪水之前﹐地球被一层厚厚的云遮蔽﹐没有人看见过日月星。所以诗人 就用他的观察所得﹐写下了当时人所了解的事实。

    “记载诗人对创造的概略看法”、“诗人一定是观察当时的情形写的”、“诗人就用他的观察所得,写下了当时人所了解的事实”,断言《圣经》是人根据自己想象或观察写成,断然否定《圣经》是神默示写成!但他反驳方舟子明明就是为了维护 “《圣经》是神默示写成”。他等于在说:

    “《圣经》是人用自己观察所得,写下自己所了解的事实,绝对并非神默示写成,所以《圣经》绝对是神默示写成!”

------------------------------------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篇高论被众多基督徒视为瑰宝,在网络上被包括“网络基督使团”(ccim)及“基督徒生活网”(cclw)等著名基督教网站在内的众多网站 转载,而“前辈光明顶牧师”的《驳斥方舟子的“错误百出的圣经”》更被奉为反驳方舟子《错误百出的圣经》的圭皋,而上述的那段“《圣经》并非神默示写成” 的宣言在广泛刊登数年(最初刊登时应该还是二十世纪的事)之后,在该两大网站最近刊登的修订版中仍被保留原封不动成为 model answer!其实,《圣经》百孔千疮,错谬百出,没有“圣经是假的,所以圣经是真的!”这样的推理能力,根本绝不可能“相信”《圣经》!

答:(一)为什么我说主前1730 - 1580年埃及的这段历史是空白的?理由很简单,这是埃及历史上的第二个中期时代(Second Intermediate Period)。许克斯人在这期间以马拉的战车侵入,夺去埃及人的主动权。这短短150年里,就是十三至十七朝(13rd to 17th Dynasty),是个很混乱的时代。我们对13 朝所知不多,有说跟12 或14 朝同期;16朝有说和14 、15朝同期。在位的法老很多,单单14朝就有50个(?)法老,每个执政的平均年数不到两、三年。我们虽然有他们的名字,但除了6 - 7个我们稍微有点资料外,其他的就一无所知,有时连在位的次序都不肯定。与这个中期时代之前的中王朝时期(Middle Kingdom Period) 和之后的新王朝时期(New Kingdom Period)所拥有的详细记录相比,这样的历史记录跟“空白”也相差不远吧。

(二)虽然埃及史书没有“明文”记载雅各和约瑟入埃及,为什么圣经学者认为这起事件最有可能发生在第二个中期时代或不久之前的十二朝?我曾上著名的古埃及学家 Prof Alan Millard 的几堂课,他是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希伯来文和闪文专家,对古代近东的考古资料有很丰富的学识。他时常提醒他的学生:“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大意是“(在考古学的研究里)没有证据并不等于不存在。” 他的同僚Prof K A Kitchen 在 2003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这是从古代经外文献所提供的资料,证明或推断旧约的可靠性。我宁可相信这些专家的说法(Prof Alan Millard 能够读写埃及象形文字和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他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摩西从上帝手中接过来的两块法版,他要看法版上的十诫原文。),好过听外行人的胡扯。我就借用此书的一些资料与大家分享:

A。从1936年出土的马里(Mari)巨大文物储藏库的泥版,我们知道族长的名字如雅各、以撒、以实玛利、约瑟,是那代颇流行的名字,绝对不是虚构的。

B。远自主前3000年,埃及尼罗河三角洲就已经吸引临近区域如迦南的人,但人数还不多,因为埃及人并不是很欢迎这些访客,时常在边境设立堡垒限制外人的闯入。在饥荒的日子,外人到来买粮则另当别论,创世纪十二章记载了因饥荒甚大,亚伯拉罕下埃及的故事。来到第一个中期时代(2250 - 2000BC),由于缺乏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埃及有了一段不稳定的动荡时期,亚洲人开始大量涌入。接着就是中王朝时期(2000 - 1780BC),也就是第 12 朝,在亚门希密一世(Amenemhat I)的带头下,埃及把疆土扩展,开发西乃半岛上的矿产,需要大量的廉价劳工,埃及与近东地区就有广泛的接触,贝利哈臣(Beni - Hasan)的墓壁画描绘了埃及与迦南和亚拉伯一 带闪族人的贸易关系。以后的苏撒斯三世(Sesostris III, 1878 - 1841BC)重整王权,巩固了中央政府,势力影响远至巴勒斯坦的示剑(Shechem),政治和社会的改革为国家带来某种程度上的稳定。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整个中王朝时期,埃及在亚洲处的边防都很薄弱,外族人很容易就渡过边境,进入埃及,是引起王朝后期政治动乱的一个主要因素,以致后来外侮频仍,最终落入许克斯人的手中。

为什么有的圣经学者把约瑟的在埃及放在苏撒斯三世的统治时期?这是根据出埃及早年派的说法推算出来的。早年派根据王上六:1 以色列人出埃及至所罗门作王第四年开始建造圣殿(966BC)所相隔的 480年,计算出埃及的时候为 1446 BC。再根据出十二:40 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年数(430年),得到雅各和他的家人下埃及的时候为 1876BC。再加上在波提乏家中、狱中、丰收的年数,得到1898 BC 约瑟被卖下埃及的时候。所以,约瑟在埃及的那段时间约略是在苏撒斯二世(1897 - 1878BC) 和三世(1878 - 1841BC) 在位的时候。以色列人为奴的 430年贯穿了整个中王国的后半期、第二个中期时代,和新王国的一部分。

为什么有的圣经学者把约瑟的在埃及放在许克斯牧羊王朝的第二中期时代呢?这是根据出埃及晚年派的说法推算的。与早年派比较,所有时间押后约190年(出埃及在约 1260/50 BC,请参考《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法老王是谁?》一文 ),也就是在许克斯人统治埃及的时候了。

C。上一、两个世纪的考古学发现,如1849年在尼尼微出土的亚述巴尼帕图书馆、1887年的亚玛拿石版、1889年的尼普尔(Nippur)楔形文字古物、1906年在波赫撒该发现的赫人文物储藏库、1925年在努斯的一批石版、1929 年的乌加列重要文字记载、1936年马里的巨大文物储藏库、1947年的死海古卷。。都给我们提供许多经外文献和有辅助作用的古物,证明圣经的记载是可靠的。其实,从圣经里许多“芝麻绿豆”的记载,往往更能叫我们看到它不是虚构的。譬如:

约瑟被卖到埃及,价钱是 20 舍客勒(创三十七:28)。根据上述的资料,这正好是主前18世纪奴隶的价钱;汉模拉比(Hammurabi)法典(116,214,252条)也给这个平均数(三分之一 Mina);马里和古巴比伦是介于15 - 30,平均数 22。奴隶的价钱在之前如吾珥第三王朝,只有10 舍客勒,但随着时日增长,价钱也加增,在主前十五世纪的 Nuzi 和十四/十三世纪的乌加列,这是 30 舍客勒(出二十一:32);主前十世纪的亚述,这是 50 舍客勒;主前八世纪,以色列王米拿现要给亚述每人 50舍客勒(王下十五:20)。圣经的记载完全符合经外的文献资料。

我再举一个例子。创三十九:1 说:“约瑟被带下埃及去。有一个埃及人,是法老的内臣 - 护卫长波提乏。。”圣经特别强调他是埃及人。为什么?难道在埃及的不是埃及人吗?是的,正是这个原因,当时在埃及,有很多外族人,甚至连法老的内臣也未必是,所以圣经才要如此强调。

(三)谈到《创世纪》五章亚当后代和十一章闪的后代年岁的问题。。。还是下回分解。现在让我先喝杯咖啡提提神。。我再说,别听外行人胡扯,听听专家 Prof K A Kitchen 的解说。

石头还在说话,只可惜过去那些藐视上帝话语的人,如今很多都落在黄泉之下,没有机会听到。保罗说:“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林前一:20)唯有上帝的话语永远长存。

========================================

咖啡喝完了,现在言归正传。

如果在摩西五经里发现五言绝句或七言律诗,我们可以肯定这是后人编造的,因为这种文体不是摩西时代的产物。换句话说,五经里许多文体和格式必然有着那个世代的特征。过去百多年,曾经流行一时,说摩西五经是JEDP 四卷书混合而成。譬如《申命记》源自 D 本,是主前 650年编撰的。我们怎么知道这是谬论呢?很简单,圣经书卷的作者并非被动的写作机器,圣灵说什么,他就照抄照写。不是的,上帝拣选的人在什么世代就一定写出那个世代的文字,有那世代的特征。摩西的时代没有“亿万”的观念,五经里就必然没有“亿万”的数字;摩西在埃及“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徒七:22),他写的约文就必然有那个时代约文的格式。所以,当圣经学者分析古代近东,从 650年BC 至 2500BC 八十多份国与国之间的条约和君王与臣仆立约的条文时,他们发现按格式,这些约文可以分成六个不同的时段,详情可参考《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法老王是谁?》一文。《申命记》西乃之约的格式和时段 V (1400 - 1200BC,更确切地说,是 1380 - 1180BC)的典型赫文条约的格式几乎完全吻合。那些说摩西五经是主前七世纪从JEDP四卷书混合而来的说法,可说不攻自破。

现在,我们看看创世纪第五章亚当的后代和十一章闪的后代年岁的问题。第五章的记载发生在洪水之前,第十一章的记载发生在洪水之后。两章的共同点是,有十代,每代的年岁是几百年(不过,亚当的后代比闪的后代长命)。不同的地方是:第五章的人生育的年龄较大,如塞特活到105岁,生以挪士;第十一章的人生育的年龄较小,如法勒活到三十岁,生了拉吴。我们能否根据一代一代的年数,把它们加起来,如那个怀疑派不信者所作的,因得出挪亚大洪水约在主前2320年(当时婴孩时期的亚喀得 Akkad 撒尔根王可能刚被人从幼发拉底河里救起),就妄下结论说,这是“圣经的其中一个死穴”?断乎不可!

我们要知道古代近东的人是怎样记载族谱的。与圣经的记载相似,米所波大米的苏默族君王(Sumerian)名单上也列出上古之人寿命很长,如 Enmenluanna 在位长达 43200年,Alalgar 36000年。。洪水后,寿命减少了,有两个王在位分别是 1200 和 1560年,其他的也有 900 - 600年或更短。学者对这样的记载也难以解释,福音派的圣经学者大都认为洪水之前的生态环境没有受到破坏,所以人的寿命特别长。但也有人研究从近东各地发掘出来古人的骸骨,认为他们的寿命最多是60 - 70岁,甚至还有更年轻的。有的学者则认为,上古时代当文字书写还不是很进步和普遍的时候,加上传递泥版的过程有破坏和遗失,族谱不完整的可能性非常大。当后人尝试编写族谱时,特别是洪水前和洪水稍后的,名字的选择和排列的格式都是精心设计。如苏默王的名单,在第四列:40,45 - 46,编写的人加上注脚,“6 X 60”,别的地方则有 1 X 60年,2 X 60 年之类的东西。学者也注意到米所波大米地区用的是六十进位数字(sexagesimal),文士在族谱有遗漏的地方,把王的寿命用 60 或 几个60“放大”(bumped up),成为英雄人物。对于一个在位 28800 年的王(Alulim),他真正的在位年数可能只有 28800 除以 10X60 等于48年。但是古代的希伯来民族没有这种六十进位的计算法,他们是否另有方式填补族谱的遗漏,我们还不很清楚。一般上,圣经学者都把第五章和第十一章的个人名字当作是家族或宗族(clan)看待。至于族长亚伯拉罕后代的族谱和岁数,我们就不用作这样的猜度了。

石头还会说话的!每次考古学有新的发现时,上帝的话语又得到新的印证,是经得起考验的。

参与基色(Gezer)的挖掘工事时,著名的考古学家Prof Nelson Glueck (当时他是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的主任),在一个星期六早上的讲座中,针对旧约记载的可靠性,对140 名学生说:“I have excavated for 30 years with a trowel in one hand and a Bible in the other. In matters of historical perspective.. I have never yet found the Bible to be in error。”(三十年来的挖掘中,我一手拿着铲,一手拿着圣经;从历史的层面来看,我从来没有发现圣经有任何错误的地方。)

我再说,别听那些怀疑派不信的人胡扯。

(四)有关创世纪第一章,为什么植物在没有日月星之前就被造了?请看《疑难解答》第七十题

    顺便一提:那位怀疑派不信者不是引用上述的《以色列史》一书 57 页说:“要把以色列起源的历史,真是当写历史般写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从考古学和圣经本身而来的证据,都是有限。”吗?

    他没有告诉人的是,书的作者是提醒我们“在重建以色列的起源时,不要漠视其中所保藏的问题,如说把族长传说摈弃,或只选用那些你认为合理的,因为这样就不足以表示慎重研究学术的态度,那同样的,拒绝承认这些证据的性质与限度,也是不足取的。”作者接下来就谈到“族长故事的历史背景”和“希伯来人的祖宗和历史”,最后在第 81页的结论说:“因此,我们断言,族长们都是历史上的人物,是在主前第二千年代初期,从别处徙如巴勒斯坦一批新来的半游牧家族的一部分。。。”在第 90页,结束讨论的时候,又说:“缺口虽还不少,但所说的足以使人相信圣经所描绘的族长,在历史里是根深蒂固的了。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确确实实地是站在以色列历史与信仰的开端的。”

    你还要听他的胡扯吗?

74。问(一):pcchong,您好!
> > >
> > > 可是如果基督不上升为哲学就无法与现代科学和时代进步相配,很难进入大学讲堂,而且也被知识分子抛弃,就像美国现在的情况。那么试问如果不将基督哲学化,如何将其世代流传,紧靠传教士吗?你不觉得现在传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触到科学的地区传教顺利吗?如果不承认这个实事,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如果将基督哲学化,它就能在时代里最有知识和头脑的知识分子中间传播。反正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和未来的社会的发展及方向必然由那些知识分子所指导。如果基督精神为他们所推崇,必然成为人类发展的主流,那时不正是耶稣基督所期望的吗?如果不将其哲学化,终将被时代抛弃,到那时岂不是人类的悲哀?况且,不得不承认,基督里面确实含有深奥的哲学,为了对人类的负责,必须将其抽象和升华出来,而不能停留在某个圣徒教条的书里面。

答(一)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们先要给“哲学化”下一个定义,不然就等于鸡和鸭对话,不是谈不来,就是乱讲一通。
> >
> > “哲学”(philosophy) 是由希腊文两个字并合起来,一是philos,另一是sophos,或者 phileo 及 sophia. Phileo sophia 的意思是 I love wisdom。Philosophy 是 The love of wisdom (爱智慧)。要知道事因、要明白、要开通、要想得通一切原理的原理,这个学问就是哲学。 圣经告诉我们:“敬畏耶和华(上帝)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九:10)以这个作出发点来考察宇宙人生问题的哲学,叫“神本哲学”。圣经本身和从它延伸出来的系统神学就是“神本哲学”。至于非基督教的“人本哲学”的起点与立场,是在人而不在上帝,它要自立“人极”,以人为万事的权舆,但它所从人找到的亮光,不是真光,所以不能对宇宙人生问题,作正确究极的解答。所以,当我们说“哲学化”基督教的时候,指的是“人本哲学化”基督教,那是一个没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是一个没有圣灵上帝的基督教,是一个没有神迹奇事的基督教。。第一代的使徒还在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尝试把基督教“希腊哲学化”,发展为后来的“灵智派”(或诺斯底派 Gnosticism)。开始的时候,这派的思想家只是为了要追溯罪和受苦的人生问题,但后来有的人借用这派的理论,把基督教变成一种深奥的哲学,成为一套玄想的思想体系。新约的作者,如保罗和约翰,就大力地攻击这派为异端,我们可以从歌罗西书、约翰福音、约翰壹书都看到这派理论的蛛丝马迹。在以后的世代,要“哲学化”基督教的人层出不穷,如新派神学的鼻祖施莱马赫(F E D Schleiermacher 1768 - 1834),他的学说不仅痛遭神学家的攻击,也受哲学家的讥评。
> >
> > 好了,现在看你的问题:
> >
> > 你应当仔细读一读保罗在林前二:1 - 5  “1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上帝的奥秘。2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3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4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5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

    上帝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从主耶稣拣选的十二个门徒,如渔夫彼得、约翰。。这些“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徒四:13),我们就知道上帝救赎世人的方法不是用知识分子的“高言大智”,而是圣灵的大能。不用一个世纪的时间,基督真道就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传遍小亚细亚,希腊,直到罗马。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一样。上帝借着许多愿意委身给基督的人,传教士也好,平信徒也好,医生、教授、博士、小贩。。在他们处身的地方给基督作见证,基督就这样给传开了。是谁告诉你传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触到科学的地区传教顺利吗?”你有资料证明吗?在新加坡,四分之三的医科学生是基督徒,你知道吗?当然,上帝没有忘记知识分子,世世代代都有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士归信基督,你如果不是“自欺欺人”,打开双眼就能看到他们,相信你也不用我把他们的名字列出来吧。从你的发问,我觉得你似乎认为基督耶稣的教导只有知识分子才能了解,那些市井小民就不能领受。你就大错了!“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约七:46)跟随耶稣的平民大众都能听得懂他所传讲的道理,因为他说的不是高言大智,而是活水之道,能满足任何有干渴之人的需要。现在和未来的社会的发展不是由知识分子来定夺的。这个世界是循着一条上帝在创世之前早已计划好的轨道,向着一个终极的目标前进,保罗说:“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弗一:10)上帝不需要用你那种按属世智慧标准之聪明建议来传扬福音,“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林前一:19)上帝只要我们传讲钉十字架的基督,不是“哲学化”了的基督。

问(二):pcchong 先生:
>
    > 你好!没有想到能收到你的回信,十分感谢!不过你说的虽有道理,但都是在引用圣经里面的话,这就有点犯了公式化的错误(请原谅我这么说,尽管我也相信基督),这就是自己在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即基督徒证明圣经的正确,反过来圣经也证明基督徒的言行,这不就是逻辑上的自我求证吗?其实,正中自我求证有时会犯大错的。它使得一个人看不到事物的其他方面,极端的情况,甚至会出现自欺欺人。所以,我觉得只有哲学化基督才能做到公正,把隐含在基督里面的真理和精神展示给大家,只要是真理就不怕曝光,就不怕非真理的挑战,你说呢?

    > 还有我想说的是,以前那些门徒之所以不想让基督哲学化,其中一个目的可能就是为了纪念耶稣,使人们缅怀他,不要忘记了他是神。不过我觉得这个担心有些多余,既然是神的哲学,那么展示给人们的也是神的,不可能成为你说的人本哲学。

    > 还有一个疑问就是,既然是神本哲学,为什么就不能哲学化呢?为什么就不能将其中的真谛用哲学思想道出来呢?为什么就不能曝光呢?

    > 再有就是你说的知识分子的情况,请不要拿过去的情况说事,因为目前还有将来来看,知识分子确实已经很讨厌那种故做玄虚,整天靠什么神迹和见证之类的说明问题。现在靠的是真正的理、合乎逻辑的推理、合乎科学思想的真实数据检测、合乎哲学思想和辨证思维的立论。既然是神的哲学、真理,为什么就不能讲理呢?

    > 如果不哲学化,难道让大学教授们都在课堂上将神乎其神的圣经吗?我个人认为一定要将基督哲学化,让基督哲学重登大雅之堂。否则随着时代的前进,这么伟大的哲学只能在那些未开化的人类社会的边缘传播,那实在是人类的不幸呀!

答(二):

你有没有搞错,引用圣经是“犯了公式化的错误。。逻辑上的自我求证吗?”有人问唐崇荣牧师,要他不引用圣经,证明圣经是上帝的话。他回答说:

“你这句话好像很有头脑,好像很有知识,但却是不合逻辑。例如:这是一张50元的马币(马来西亚),我现在说:‘请你证明这张纸币是马来西亚钱,但是不要用这张纸币。’这张纸币如果是马来西亚的纸币,它有马来西亚的印记,作为记号与证明。这才是合理的。所以不要引用圣经来谈论关乎宇宙人生,罪和救恩的问题,是不合理的。。。许多反基督教的人一反基督教时,他里面的漏洞错误都显出来了。。。”

从你的回答,可以看见你并没有仔细阅读我的回信。我说圣经本身和它延伸出来的系统神学就是神本哲学,而你却说,“既然是神本哲学,为什么就不能哲学化呢?”我说,“人本哲学化”的基督教就是没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没有圣灵的基督教,没有神迹奇事的基督教。”我不知道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你是代表所有知识分子说话吗?“你说的知识分子的情况,请不要拿过去的情况说事,因为目前还有将来来看,知识分子确实已经很讨厌那种故做玄虚,整天靠什么神迹和见证之类的说明问题。。”我遇到的知识分子可不是如此。在毫无证据之下,谁给你特权作这种归纳性的声明?

“尽管我也相信基督。。”你真的相信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我很怀疑。

“我个人认为一定要将基督哲学化,让基督哲学重登大雅之堂。。。”你可以把你的基督“哲学化”,但我再说:“上帝不需要用你那种按属世智慧标准之聪明建议来传扬福音。。上帝只要我们传讲钉十字架的基督,不是“哲学化”了的基督。”

问(三):pcchong 先生:
>
    > 感谢你这么快就回复我的信,也很感谢你的回答,但是你说你很怀疑我。不过你要是听过基督徒讲道,就一定知道任何人(包括基督徒)都不能判断其他人是不是跟神的亲近程度,只有神自己知道,所以你的怀疑只是你的怀疑,不能做为任何说服人的理由,也不能因此就判定你一定比别人更亲近神、更体会基督精神。

    > 我建议你看一些关于后现代主义的书籍,现在在美国兴起的后现代主义其实就是人类科学的发展和宗教(主要是基督教)的神秘化、非哲学化的思想碰撞产生的,它对人类的进步是有好处的,它可以帮助人类重新反思和认识自己,所以在这个思想的影响下美国社会现在推崇多元化的文化,甚至出现了因为基督徒讲道触犯法律被捕的事情,你不觉得这个变化值得深思吗?我觉得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宗教没有哲学化,才导致讲道人没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以及哲学基础做为后盾支持,而根本无法在公众和大雅之堂里面讲解。

    > 既然是真理就根本不用躲藏,完全可以公式化、理论化以及哲学化,即使脱离了圣经,真理也应该能站稳脚跟,这样既能出来又能回到圣经的基督哲学就更能说明基督的真理性。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什么牧师到底怎么样,不过基督是全人类的,而不是只属于牧师的,如果讲历史的话,过去牧师杀人、阻碍人类发展、破坏科学进步的事情还少吗?难道他们现在还想在烧死“伽利略”吗?

    > 我现在觉得基督教和那些牧师们当务之急不是什么愚昧的传教,而是应该把注意力和精力放在对基督精神的领悟和对基督的自我研修,由此完成伟大的基督哲学,将其贡献给人类,这样这些人才没有白白领受人类供养他们的食物。

    >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到底是神成就了人类,还是人类成就了神呢?如果是神成就了人类,那么为什么它一定要在人类这里让人认识它呢?它可以选择其他生物认识它呀!如果神非要人类认识它,那么岂不就是人类成就了神嘛!我已经才到你又要用神经创世纪里面讲到的人类亚当的故事说事了,因为人犯了罪,所以神要让人认识它,可是这真的那么符合逻辑吗?那么老虎、狮子也犯了罪,完全可以让它们也得拯救呀!神就只找人类吗?要是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人比神更伟大吗?我们都知道人不会比神伟大,那么为什么那么伟大的非要跟人过不去呢?之所以绕来绕去,只能说明一个道理就是神的基督精神和哲学是为人类创造的,所以人类必须领悟到这个精神并将其哲学化贡献给全人类,这样才没有愧对神的创造。也许历史上所有的你说的传教士都犯了错,就是只传基督而不将其哲学化贡献给人类。

    > 我知道我的知识和智慧很差,根本不够资格将伟大的基督哲学化,不过我相信将来一定有人能在神和圣灵的召唤下将基督的伟大精神哲学化与人类,使全人类都认识它。我现在一直在祈祷神尽快将这样的人或者使者差遣到人间来,尽快将它的哲学思想展示给人类,成就更多的人,甚至全人类!阿门!
>
> 一个为神忧患的基督徒

答(三):

我们的对话就到此为止,因为是鸡跟鸭对话。

“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我已经知道你心里充满的是什么。

我会把这段对话放在《疑难解答》栏,让别人也知道你心里充满的是什么。

附件:

(一)后现代主义与基督教信仰

(二)鸡同鸭讲 - 后现代主义反思

当教会面对后现代主义的渗透时,有人还天真地说“哲学化”基督以传扬福音,简直是送羊入虎口,剩下的大概只有几根肋骨头。第一世纪的教会在面对灵智派异端的渗透时,使徒如约翰和保罗不是将基督真道削足适履,一味迁就,而是直接指出它们的谬误,并将真道阐释出来。不管是面对现代主义,还是后现代主义,基督教会绝对不能和它们妥协。教会的职责是把从主耶稣所领受的,毫不畏惧地“在明处说出来。。在房上宣扬出来。”(太十:27);教会不只是在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作中流砥柱,乃是要作世界的光,指引世界奔向“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的终极目标(弗一:10)。

问(四)

    随便你怎么说,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也不是神的。我们都是愚昧的瞎子,所以那些所谓的牧师传道只不过是愚昧的瞎子在愚昧地瞎传道,传给愚昧的瞎子而已。还是那句话,只有将基督哲学化才能使愚昧变为聪明,才能使瞎子看见东西。

75。问:我是一名学生。最近报章登载了一位受人尊敬的校长的文章《尊重信仰》。原本打算在年底受洗,但因为父母都是烧香拜神,现在我感到很迷惑,不知何去何从。有人可以给我释疑解惑吗?

《尊重信仰》全文:

    每天我们在学校里念信约,强调的是对各族言语宗教的尊重、容忍和谅解。

    不久前读到海峡时报记者的文章,谈及家庭里的宗教冲突。话说她的母亲买了一袋香烛冥纸,叫她的弟弟帮忙提携。但弟弟一口拒绝,说自己是教徒,不可提取香烛。记者也举出好些例子,说出在今日华人家庭里,两代之间常因为宗教信仰不同而产生冲突。可是,这种事情却不会发生在马来同胞的家庭,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传承父母的宗教信仰,是信仰维系他们的家庭凝聚与和谐。

    中华文化里没有国教或制度化的宗教。有史以来,中国人的仁义道德与伦理价值观取代宗教,成为他们的信仰。我们老一辈的华人也多数是承继先辈,或跟随、传统习俗,在家里供奉祖先神位,或观音,或关公,或土地神等等,早晚烧香祭拜。遇上正月新年,三月清明,五月端午,七月中秋,十一月冬至等节日,还供上果品鲜花,点烛焚香烧冥纸。而第二代年轻人往往觉得这是拜神,是迷信的。

    在我的朋友当中,便有类似的家庭冲突。譬如,在清明时节,父母去扫墓,子女不肯随行;不吃祭过祖先的供品。尤有甚者,子女在父母病危时,告诫父母必须尽快放弃原有的信仰去随从他们的信仰,否则,死后将无人祭拜。父母无奈,只好把自己供奉了一生的神像丢弃,做个叛道人。

    友人在她的丈夫逝世后,把丈夫的照片嵌镶在玻璃框内,写上姓名籍贯与生卒年月日,摆在神台上。晨昏焚香三炷。当一边点香,一边凝视照片时,前尘往事便汩汩而来,历历在目;有时她还可以对着遗照默默诉衷情,无限安慰。

    直至媳妇过门后,开始对她的焚香拜祖颇有微言,说她污染屋子里的空气,说她迷信。后来,儿子还叫她不要再拜鬼神,把神台拆掉,神位毁掉,以便他日同上天堂。犹豫多时,挣扎多时,最后她决定了:“老伴不在天堂,我去那儿干吗?”

    一个守寡多年的老妇,把独子抚养成人后,也盼到娶媳妇的大好日子。她把平生微薄的积蓄买了一对刻上龙凤的金手镯和金坠子作为媳妇斟茶礼物。但媳妇不接受,理由是龙凤是魔鬼故事里的动物,也是偶像。身为教徒,不可穿戴。

    我觉得除了邪教之外,所有宗教都是教人行善向上,都是强调道德的熏陶与良好品行的熏陶,都是有助于维持人际和谐与社会和睦。因为它们的宗旨高尚,才受人景仰推崇。只不过是产生的历史背景与地点不同,崇拜的方式有异罢了,就犹如人类的种族、言语和肤色不同一般。在社会上,我们要懂得尊重他族宗教;在家里,为什么我们不尊重父母的信仰呢?

答:你问的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信主的孩子面对不信主的父母亲该怎么办?吃不吃祭过祖先的供品,还是小事,但若父母要你烧香跪拜祖先神灵,你要做还是不要做?如果父母不愿信主,我们不能勉强,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信仰,但父母也应该尊重孩子的信仰。所以,当孩子接受主耶稣为救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实情告诉父母,解释自己何以不能烧香跪拜祖先神灵。如果父母通情达理,当然最好;如果父母“顽固不化”,那就是你以后要背的“十字架”。不过,不管父母信还是不信,做孩子的都应当孝顺父母,即令他们不讲理,只要不是烧香
跪拜之类的事,也应顺服,在家做个基督徒的好榜样。至于受洗,在孩子二十一岁之前,我建议他们先征求父母的同意才做;二十一岁之后,他就可以自作主张了。

我认识你的校长,她是一位非常受人爱戴的校长。在她的专业领域里的规劝和教导,作学生的都应该洗耳恭听。但她对基督教的信仰似乎没有什么认识,对她给学生的规劝,我只能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

但我也要提醒学生,文中提到的“。。神台拆掉,神位毁掉。。”除非孩子已经成家立室,搬到外头住,不然的话,孩子不能一意孤行,一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可做。“龙凤的金手镯和金坠子。。”,这是饰物,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媳妇可以接受,平时要不要穿戴就随她的便好了。

正当我回复你的问题时,报上登载了一位姐妹写给主编的信,你有看到吗?我把全文转载,这是一篇很好的见证,相信你不会再迷惑吧。


============================

别误解他人信仰

主编:

您好!我在贵报看了《四方八面》版XX君的《尊重信仰》这篇文章之后,觉得XX对基督徒有误解之处,真想不到在他眼里的基督徒,几乎有点强人所难,大逆不道。

文中如:“告诫父母必须尽快放弃原有的信仰去随从他们的信仰,否则,死后将无人祭拜。父母无奈,只好把自己供奉了一生的神像丢弃,做个叛道人。”

我想以本身真实的例子来解这句话,我的母亲在1999年去世了,她年轻时就拜观音,一直到74岁左右,我小时候因为时常生病,妈妈就把我带去庙堂,做“齐天大圣”的干女儿,以保我平安。

当我五岁左右时随人去教会主日学几次就信主,妈妈当时也没反对。我们就是这样,你信你的,我信我的,相安无事,正如XX所讲的“尊重信仰”,但是我一直有为我母亲祷告,求主保守她的平安与健康。

身为一个基督徒,要遵守十诫里的第五诫是“孝顺父母”,孝顺父母是在他们生前,而不是死后的种种仪式,一个人既然已死了,你才来后悔的想弥补,那只不过是弥补自己心灵上的缺憾,有用吗?

我有4个亲姐姐,她们都是非信徒,但是妈妈很早以前就交代叫我跟她办身后事,若论照排的话也论不到我,更何况我是基督徒,怎样办其他宗教的仪式我也不会,最后我还是答应了她。

我不是大富大贵,但是长期以来妈妈的入院费,都是我在负责,我也从来不跟任何人讨回费用,因为孝顺父母是应该的,所以妈妈知道我是爱她的。

我曾经跟她很坦诚的谈这个问题,我跟她说:“您不信主,我也不勉强你,我可以帮你办身后事,但是我只可以从旁协助,请原谅我不能烧香,跟着仪式跪拜,因为圣经上说:除了上帝以外,我不可跪拜他们。我只能做个记念盘放在家中来记念您。”妈妈说她明白。

妈妈时常因为心脏病发作,进出医院紧急部门几次,医生每次都叫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她随时会离开人世。记得有一次,在1997年11月22日,在紧急部门她已陷入半昏迷状态,我轻握着她的手,问她:“妈,您要跟随主吗?如果您要,您就用点力气握着我的手。”想不到她真的紧握我的手,我跟她说:“妈,如果您不想就把手松开,我也不会怪您。”她仍然是紧握着我的手,为了再次得到印证,我重复的做同样的事,跟着我告诉她去找牧师跟她洗礼。

当我在外头等牧师,进出病房时,妈妈的管子被移开,她很精神地睁大眼睛问我:“你的牧师来了没有?”我说:“你刚才听到我说的话吗?”她点点头说:“是啊!”我还跟她说:“您如果陷入全昏迷,我不能乱找牧师跟您洗礼的,您现在清醒了,您自己做决定吧,我不会怪您。”最后,妈妈终于受礼成为基督徒。

就这样她恢复健康,快乐的过日子,多活了15个月,间中没有一直进出医院,遇到人还会叫人信基督,至今她经常挂在嘴里的话“信耶稣有平安”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

写这文章的目的是,不要让人以为基督徒就是那样大逆不道。

XXX敬上

76。问:看到以下这篇文章,知识有限,不知如何是好。请老师解答:


    「上帝的存在」这个话题恐怕经已讲到厌矣,今次小弟尝试根据圣经提供的资料,探讨一下「撒但背叛」的疑点。

    首先,本文是以推理方式进行探索,当说到「不可能」或「不会」时,是指事理上之不可能,而非逻辑上之不可能。

    传说撒但本名路西弗(Lucifer),曾是位居要职的天使长,在上帝创造伊甸园之前已然造反,后来他引诱夏娃吃禁果,我们连坐成了罪人。

    从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概念中,我们可作下列陈述:

    A。上帝不可能被毁灭、禁锢、解除力量。
    B。上帝的地位不可能被超越。
    C。撒但拥有很高的力量,但其力量低于上帝。
    D。撒但拥有高于人类的智慧。

    而撒但造反的目的,据以西结书为:

    1。我要升到天上;说出撒但要的『地位』。
    2。我要高举我的宝座;说出撒但要的『权能』。
    3。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说出撒但要的『名份』。
    4。我要升到高云之上;说出撒但要的『欲望』。
    5。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说出撒但要的『野心』。

    简要言之,是因为他骄傲,要和上帝享有同等地位。

    疑点一:撒但本已位高权重,官拜天使长,必然老谋深算,善于衡量敌我实力。如无几分胜算,断不会贸然举事;盖因计算风险,如果失败则连现时享有之头上乌纱亦不保,而且上述A、B两项,连一般基督徒都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对上帝的实力,他只会比任何人都清楚;胜算几何?道、天、地、将、法,他有那一项占优?合指一算便不生他念矣。譬如当年吴三桂之反,乃因手握重兵,确有胜算,加以康熙撤藩,史上才有三藩之乱。如果他明知毫无胜算,何不乖乖做其平西王?是否造反,会计算清楚,如有不计算如陈胜、吴广,惟有是逼出来之反。反过来看,本来撒但是不应反的,但偏偏硬是反了,如果不是A、B两项有问题,便是C、D出了问题啦!一是上帝有可能被打败,要不然就是撒但其实并非很高明!

    疑点二:凡权力斗争、大型战争,莫不以消灭对手为最终目的,如撒但这样只是要和上帝平分天下,是置已身于危石之下,为智者所不取。夫差之败,败于留勾践一条残命;撒但能割据一方,固一世之雄也,如果见识如夫差一般,上帝就不会说他「智慧充足」,「无所不备」矣。如果说有留下上帝的理由,只可能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而已;但他有这个必要吗?留下上帝始终是心腹大患,还是杀了干脆吧?但连一般基督徒都知道上帝是杀不了的、又不会受制的,则撒但不可能不知道,既如此,不如不反也罢。

    疑点三:撒但专门破坏上帝的创造,引诱人类远离上帝他这样做对其功业有甚么实际战略效果呢?是否多些人不信上帝废可使他增强实力呢?就算全人类都不信上帝,末日来到时,照圣经所言,也是一脚就伸进火湖去啦,他这般卖力迷惑人干啥?是不是那一方多人信就赢?是不是没有人信上帝,上帝就得禅让?

    疑点四:在约伯记中,已公然和上帝撕破脸的撒但竟可单刀赴会,在上帝的宝座面前登堂入室,差点儿就是酒逢知已之势。为何叛变后竟可出现如斯场面?就算撒但明知上帝一时间不会料理自已,也不会无缘无故和神的众子站在一块,至少都面左左者也。跟着上帝便问他有没有见过 约伯等等。揪起一场赌注。问题仍和疑点三一样,倘若撒但赢了,他有甚么好处?只是一场口舌之争吗?自古成大业者皆能忍人之所不能,韩信连胯下之辱都忍了,艾萨克但城府之深,当下哈哈一笑,附和说 约伯真义人也,上帝本想要赌赛的,当下甚为冇瘾;而日后再伺机在约伯背上插一刀,或投其所好,诱之以美色财帛,方合奸人本色;它陪上帝玩这些无战略效益的游戏,乃属小混混所为,非奸雄之才。。

    疑点五:撒但诱惑耶稣。凡怂恿造反,千拣万拣都唔会拣太子,江山本就是他的,他背叛上帝来干甚么?除非是九王夺嫡,但耶稣是独生子。而且诱惑的过程未免儿嬉,由圣灵带耶稣到旷野绝食四十日后开始诱惑,焉有诱惑人搞得如此摆明车马?耶稣明知你是撒但,又怎会上当?反过来看,撒但也知道耶稣知道是在受试探,这个游戏还要玩来干甚么?三个试探的项目,只有石头变食物合理,盖因对一个饿了四十天的人来说,食物的诱惑最大;跳楼的试探最不合理,因为对耶稣来说跳下去根本没有好处,跳下去最多也只不过不死而已,而不跳也是不死,犯得着跳吗?至于万国的财富、权力嘛,耶稣明知道上帝也可以给他,为何要收撒但的?虽然目前他是失匙夹万,但明知是试探就老虎蟹都要忍下手矣。他明知如果一收,马上被打为反派,怎么会收?撒旦以为如果耶稣要钱,上帝不会给他吗?撒但出的试探项目只有一个合格,跟圣经所说的「智慧足具」颇有距离。

    这个角色明显是出于一个政治斗争手法并不成熟的社会背景,想法天真幼稚。

    又曾在某基督教网页中看过这样的言论:「撒旦最成功的地方是使人认为他不存在。」他们能够将这句话上网,亦证明了撒旦不存在。

                         谢弟兄姊妹们费神阅览

答:耶稣说:“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太十八:6 - 7)

居心不正的人利用互联网到处散播这种似是而非的研究心得,的确令人很困惑。他们有祸了,因为他们用这样的文章把小子绊跌,自己也不会有好的下场。

陈终道牧师曾说:“现今的教会的处境。。是羊群进入狼群,整个世代都充满了黑暗的权势,基督徒处在抵挡神的势力包围之中。。无神主义者似乎愈来愈得势,讥笑我们信仰的学说和理论,常常由那些在学术上、社会上有地位,受人敬重的人发表出来,造成一种对我们的信仰极不利的环境,使我们的信心摇动,前途似乎十分黯淡。。”(摘录自《小先知书讲义》)我们在阅读这些文章时,总要慎思明辨,不要让作者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他们“不过。。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一:7)

这篇文章的论点似是而非,但究竟错在哪里?

错在把圣经里的拟人修辞说法无限制地扩大,将论据建立在其上。

让我举个例子:为了把天堂的美丽描绘出来,圣经说那里的街道是精金,好像透明的玻璃(启二十一:21)。我就听过牧者把这修辞的说法加以扩大,说天堂的屋子也是精金造的,厕所也是。。。若继续无限制地扩大,我不禁要问,来到天堂的人要大小解吗?那些污物会从天上掉下来吗?。。。这样的推论不是令人啼笑皆非吗?为了解释灵界的东西,圣经不得不用拟人修辞法来描绘它,不然有限的人是绝对不能领会灵界的奥秘。上帝、撒但、天使、污鬼、天堂、地狱。。都在灵界里,若无限制地用拟人修辞法解释他们(或它们)的心思意念和动作,结果就是荒诞乖谬的学说。

这篇文章的作者大概是看了太多的《三国演义》之类的章回小说,以为灵界里的上帝、魔鬼和天使,在那里玩弄权术,勾心斗角,用他的话说:“老谋深算,善于衡量敌我实力。。计算风险。。消灭对手为最终目的。。战略效果。。已公然和上帝撕破脸的撒但竟可单刀赴会。。诱惑耶稣焉有如此摆明车马。。”读起来有点像是希腊神话的中国版本。除非圣经有明确的启示,我们对灵界的事所知有限,还是不要妄加猜测。

上帝是善的本体,他没有创造魔鬼。灵界的天使既是被造,它可以犯罪也可以不犯罪(able to sin, able not to sin),那些天使误用自由,遂产生了“恶”天使和魔鬼。这里的误用自由是不顺服的意思,不是跟上帝舞枪弄剑,学孙子的“经之以五事,校之以七计”,看开战之前是否具备足够的条件。人不顺服上帝也是一样,难道亚当和夏娃先看自己是否能跟上帝较量,才不顾一切摘了树上的果子吃吗?

现在让我逐一驳斥作者提出的疑点:

疑点一:撒但不是很高明。撒但的确不是很高明,撒但不是全知、全能、全在的。有的人不知道,撒但是邪恶的化身,它是不知道什么是“爱”。圣子耶稣降世为人,舍身流血,为要拯救世人,这样的爱是魔鬼不明白的,不然它为什么不想方设法阻挡耶稣上十字架呢?

疑点二:撒但可以不反吗?“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雅一:15)连人都是这样,撒但又怎能逃过此戒?

疑点三:撒但引诱人干嘛?箴言十六:4 说:“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撒但也是上帝手中的工具,它的破坏也是上帝救赎计划里预定的一部分。撒但知道自己是上帝手中的工具吗?请先听我讲个故事:战国时代,张仪是魏国人,当年与苏秦一起师从鬼谷子先生,学习联合、分裂各国的政治权术。苏秦自认为才能不及张仪。张仪游说各国没有被赏识,流落楚国,这时苏秦便召他前来,又加以羞辱。张仪被激怒,心想各国中只有秦国能让赵国吃苦头,便前往秦国。苏秦又暗中派门下小官送钱去帮助张仪,使张仪见到了秦王。秦王很高兴,以客卿之礼待张仪。苏秦派来的人告辞时对张仪说:“苏秦先生担心秦国攻打赵国会挫败联合各国的计划,认为操纵秦国之人非君莫属。所以故意激怒您,又暗中派我来供给你费用,这些都是苏秦先生的策略!”张仪感叹说:“罢了!我在别人的计谋中还不自知,我和苏秦先生差太多了。请代我拜谢苏秦先生,只要他活着,张仪还敢谈什么!”魔鬼撒但连张仪都不如,不知道自己是上帝手中的工具,还以为自己聪明绝顶呢!

疑点四:为什么陪上帝玩那些无战略效益的游戏?作者说的不错,这和疑点三一样,撒但只是上帝手中的工具,用它来试验约伯,成就上帝的旨意。与上帝的大智相比,撒但犹如孙悟空,怎样也跳不出五指山。

疑点五:撒但诱惑耶稣,干吗?耶稣在旷野被试探,是以“人子”的身份被试探,就如他到约翰那里受洗,那个仪式将他归入罪人的身体,他本来无罪的,却借着洗礼与罪人认同。换句话说,他现在背负了世人的罪,开始走上各各他的路上。施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受试探,他是以这“人子”的身份受试探,不是如作者所说的,撒但“千拣万拣拣错了人”。

总之,撒但不是如作者所说的“不存在”,它是灵界的魔鬼,它不是全知、全能、全在,但我们也不要小看它。

好了,应该收笔了,希望这篇东西不会加添你的疑惑。

77。问:您如果英文好就更好了。我有一个问题。我现在正在读中英文圣经并且逐节背诵,但背到“创世纪”2:5时出现了问题。

    中文圣经是由英文圣经翻译过来的,“创世纪”2:4之前的题目“伊甸园”其实真正翻译过来是“创世的另一个纪录”,也就是说1章是关于创世的一个纪录,而2:4以后是关于创世的另外一个记录。但我觉得这两个记录好像有矛盾。1:6-13里说上帝造了植物:“地产生了...植物”,然后上帝再造的人,但2:5里却说开始是“野地还没有草木”(按原文翻译是“地里还没有田野的植物”),然后上帝造人,仔细读这段,好像应该是上帝先造人后造植物,跟1章的关于创世的第一个记录有冲突矛盾,如果圣经真是上帝启示人写的,难道上帝会启示人写两个不同的创世记录?两个记录只可能有一个是对的,这样一来圣经岂不是有错吗?难道写圣经的人只是通过道听途说写出来的,他听说了两个不同版本的创世记记录?

    如果您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很高兴,但如果不能,希望不要作出牵强的回答,我希望得到真实的回答。

    这个问题很影响我对圣经对上帝的信心,使我很痛苦,我希望有一天这个问题能得到解决。信不能是盲目的,而应当是真实的,不能不懂装懂,如果您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希望能为此祷告,我也为此祷告,也许上帝会帮助你和我,如果有这个上帝。我开始怀疑圣经,除非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答:作为基督徒,我们信的是上帝叫耶稣从死里复活(罗十:9 - 10)。你若能如此的信,为什么却如此怀疑圣经的记载,难道上帝的话语不足信吗?

圣经的英文版本有很多种,我不知道你看的是哪一个版本。我把最常见的几个英文版本的翻译放在这里(创二:4 - 7):

KJV:- (钦定本)
4 These are the generations of the heavens and of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in the day that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5 And every plant of the field before it was in the earth, and every herb of the field before it grew: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caused it to rain up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t a man to till the ground.
6 But there went up a mist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ed the whole face of the ground.
7 And the LORD God formed man of the dust of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soul.

NIV: - (新国际版本)
4 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When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5 and no shrub of the field had yet appeared on the earth and no plant of the field had yet sprung up,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sent rain 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 man to work the ground,
6 but streams came up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ed the whole surface of the ground--
7 the LORD God formed the man from the dust of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the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NASB - (新美国标准版本)
4 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in the day that the Lord God made earth and heaven.
5 Now no shrub of the field was yet in the earth, and no plant of the field had yet sprouted,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sent rain up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 man to cultivate the ground.
6 But a mist used to rise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 the whole surface of the ground.
7 Then the Lord God formed man of dust from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和合本的翻译:

4创造天地的来历,在耶和华上帝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
5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上帝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
6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
7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创二:4 节是不是告诉我们“另一个创造的记录”呢?

(一)我们先从《创世纪》的结构来分析:

《创世纪》的结构如下:

1。创一:1 - 2:3 上帝六日创造天地的记述
2。创二:4 - 四:26 创造(Toldah)天地的来历(有关人的创造和堕落)
3。创五:1 - 六:8 亚当的后代(Toldah)
4。创六:9 - 九:29 挪亚的后代(Toldah)
5。创十:1 - 十一:9 闪、含、雅弗的后代(Toldah)
6。创十一:10 - 26 闪的后代(Toldah)
7。创十一:27 - 二十五:11 他拉的后代(Toldah)
8。创二十五:12 - 18 以实玛利的后代(Toldah)
9。创二十五:19 - 三十五:29 以撒的后代(Toldah)
10。创三十六:1 - 8 以扫的后代(Toldah)
11。创三十六:9 - 三十七:1 以东人的始祖,以扫的后代(Toldah)
12。创三十七:2 - 五十:26 雅各的后代 (Toldah)

除了第一大段记述上帝的六日创造天地,其他十一段都是以原文 Toldah 作标题,讲述关于某某人后代的事迹,但不包括该人的诞生。这个字Toldah 也用在创二:4 - 四:26,创二:4的 Toldah 中文翻译不作“后代”,改为“创造”,因为翻译成“天地的后代”是读不通的,所以翻译成“创造天地的来历”是最好,指的是天地被造以后所发生的事,特别是有关人的创造及其堕落,但不包括天地其他的创造。我们可以说,创一:1 - 二:3 是以广镜头看天地的创造,创二:4 - 四:26 却把镜头对准了“人”,而不是给我们另一个创造的记录。

(二)创二:5 里的“野地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指的不过是伊甸园的某个部分,而非全地。创二:8 “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KIV - And the Lord God planted a garden eastward in Eden..”原文是 a garden in Eden,不是 the Garden of Eden。中文不按英文的翻译说“全地(in the earth)没有草木。。”,却说“野地没有草木”实在是神来之笔。

(三)NIV 版本在创二:4 的翻译不比 KIV 和 NASB 好。这节的原文是一句话,但 NIV 却硬硬地把此句拆开,给人一个印象,以为下面是另一个创造的记录。

 (NIV)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When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原文应该是:

These are the generations of Heaven and earth, at their creation ,
when YHWH - God made earth and Heaven.

这句话是以希伯来文诗歌体的交叉结构(chiasm pattern) 而且是双重交叉(double chiasmus) 的形式来表达:

at their creation 对 when YHWH - God made

Heaven and earth  对  earth and Heaven

这个句子根本不能拆开来。

不但创二:4 如此,创二:5和6 两节里有三个对句(couplets),创二:7里是一个三行诗。

创二:5 :Now, no field plant was yet on earth,
           and no field shrub yet had sprouted up, (第一对句)

          for YHWH - God had not sent rain on earth,
                and man, none to work the ground. (第二对句)

创二:6 :So moisture arose from the earth,
           and it watered the face of the ground. (第三对句)

创二:7 :And YHWH - God formed man of dust,
           and inbreathed his nostrils with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三行诗)

所以,整本《创世纪》在记载上是很有结构,因为这是圣灵上帝引导摩西所写的。如果我们阅读时不注意它的结构和文体,就会以为创二:4 说“这是另一个天地创造的记录”,或以为创五章和十一章的年数,是可以加起来,如怀疑派不信者所作的,因得出挪亚大洪水约在主前2320年,便妄下结论说,这是“圣经的其中一个死穴”。(参看《疑难解答》第七十三题

不知道我的答复是否令你满意,还是你仍然觉得“太过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