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主页

发新留言
先注册,后登陆,再发帖

首页:登陆:注册:精华:排行 版主 
讨论区方式查看 界面风格:  
 

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


浙江基督徒大抗争拆十字架风暴升级 2015年九月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浙江基督徒大抗争拆十字架风暴升级
朱永潇
亚洲周刊2015年9月6日 第29卷 35期

浙江基督徒不再是沉默的羔羊。去年掀起拆十字架风暴的浙江,今年(2015年)风暴升级,全省估计将有近两千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越来越多的信徒不再愿意被动挨打,发动大抗争,捍卫信仰。在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温州,出现十字架重立、被拆、再重立的现象,更有「满城尽带十字架」行动。律师张凯的团队编订《教会维权手册》。浙江当局对基督教的「五进五化」政策引起信徒警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亚洲周刊2015年9月6日 第29卷 35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温州龙湾基督教堂女信徒捍卫十字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温州乐清盐盘教会信徒守护十字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律师张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浙江省

这教堂似乎是一个犯罪的现场。三百多个看似警察的人,团团围住温州永强双村基督教堂。他们衣服上写着「龙湾保安」的字眼,拿着各种的器具,目的不是去追捕什么罪犯,他们的目标是教堂的十字架。

尽管不是星期天,今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早上,但不少基督徒都赶来护卫十字架。这个位于温州龙湾机场附近的教堂,最终传出「轰」的一声巨响——堂内一面墙上出现了一个洞,粉碎的灰渣四处蔓延。 「你们这群强盗,你们是违法的,你们是违法的!」一位教徒用他最大的音量吼着。

那个墙洞以每两秒掉下一块砖的速度扩大,不明器械持续凿着,响动覆盖了人们抗议的声浪。

双村教堂的十字架立在教堂的花坛里——二零一四年六月,政府拆除了双村教堂顶端的十字架,随后被信徒立在地面上。一年后,它不再被当局允许存在,即使在二零一一年,双村教堂才被浙江省民宗委评为「优秀达标场所」。

院子里,数十位教会女信徒紧紧环抱这个巨大的红色十字架,身体被绳子捆绑在一起,她们要以肉身守护信仰的标志。由于信徒的坚决抵抗,三百名强拆人员凿墙进入,拉开守护者,抬走十字架。

它成为了温州又一座没有十字架的基督教堂。

强拆十字架在浙江多个地方进行着:温州平阳笞湖教会十字架被拆时发生警民冲突,一位信徒被打至昏迷紧急送院;金华市多个堂点有信徒在抗拆过程中被刑拘;台州市玉环楚门三联安息日教会十字架强拆过程中起火……

去年震惊世界的浙江强拆十字架风暴在这个台风多雨的夏天卷土重来。消息人士告诉亚洲周刊,截至今年七月底,浙江省已有一千七百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八月至今仍持续有强拆行动,预估总数已接近两千座。而最新消息显示,除了属于文物古迹的杭州思澄堂、宁波百年堂和温州城西堂外,全省所有十字架将无一幸免。

与去年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信徒不再愿意被动挨打,纷纷加入禁食祷告、发布公开声明、死守十字架、赴京上访等抗争活动。

尤其是在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温州,当地信徒总结出多种地面抗争的分工,抵抗强拆。与地面抗争相配合,网络上流传大量制作小型十字架的号召,信徒佩戴、悬挂、印制和高举十字架进行声援,「山雨欲来风满楼,满城尽带十字架」。温州所有的十字架不约而同都是红色的,堂顶上的十字架被拆,大批的小型红色十字架却遍地开花。

参与抗争的基督徒不再是沉默的羔羊。他们引用《圣经》使徒行传中的句子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尤其当他们违背公义的时候。」

这股二零一四年初刮起的强拆十字架风暴,是浙江省政府以「三改一拆」政策拆除违章建筑为由施行的。

二零一四年四月,温州永嘉县三江教堂拆除顶部十字架未果,政府遂强行爆破主体建筑,教堂瞬间被夷为平地,引发外界关注。

七月二十一日,政府强拆温州平阳救恩堂十字架时发生流血冲突,牧师黄益梓被捕入狱判刑一年。强拆事件在去年下半年渐渐平息,许多信徒以为风暴已经过去。然而今年入夏以来,强拆率先在省会杭州上演,杭州市区除较大的崇一堂十字架尚未被拆,其余陆续移除或准备待拆。

紧接着是温州,去年风暴中心的温州平阳县,政府今年七月十四日召开三改一拆工作会议,全县所有未拆教堂收到口头通知,要求自行拆除十字架,限期是八月底。金华、台州、丽水均有十字架被拆,网上流传通知,政府拟在九月完成全部十字架的拆除工作。

二零一三年底,浙江政府以「三改一拆」(改旧厂房、旧民居房、旧村落建筑和拆除违章建筑)名义,计划三年内实施大拆大建「首长工程」项目,专门成立了事关宗教建筑的「三改一拆」办公室,目的是拆除全省教堂上的十字架及个别违章宗教建筑。但一直没有法律依据,即使证件齐全的教堂也难逃十字架被拆的命运。今年五月,浙江省建设厅等部门起草了一份《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教堂十字架必须贴在教堂外墙上,并不超过建筑物高度的十分之一。

《规范》还在征求意见阶段,强拆即卷土重来。七月五日,天主教爱国会和教务委员会发表《关于强烈要求立即停止移除十字架的报告》,七月十日,浙江省基督教协会罕见发表致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民宗委)的公开信,报送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等部门,指出违法强拆违背依法治国精神,要求立即停止强拆十字架谬行。消息人士告诉亚洲周刊,公开信发出后,浙江省基督教协会的公章即被民宗委没收,公开信主笔人、协会会长顾约瑟被架空,基本失去发言权。

就在基督教协会公开信发出的同一天,浙江政府通过《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官方网站称,规范将依法进入发布试行程序。 「这个条例一通过,你就不能说他强拆是违法了。」一位信徒对亚洲周刊表示,规范的施行让浙江众教会感到担忧。但法律界人士告诉亚洲周刊,该《规范》不是法律,只属于行业规范,分推荐性条款、强制性条款等,如未说明,则没有约束力。

强拆事件越演越烈,引发世界关注。美国杂志《今日基督教》撰文报道事件;旧金山举行各界人士参与的「抗议强拆十字架研讨会」;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发出为浙江教会代祷信,呼吁政府尊重信仰自由。香港圣公会大主教兼全国政协委员邝保罗亦发声,促请中国政府停止强拆十字架,表示将致信中央表达立场。

由于强拆十字架一开始就没有正式政府文件公布,事件发展至今仍无法知晓具体是哪方面的力量在主导。根据《纽约时报》二零一四年披露的一份政府文件显示,「重点拆除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县两侧宗教活动场所的十字架」。而今年七月以来,浙江各市县镇堂点无论大小均收到限期拆除的口头通知,「山上好几天没人去的都拆了,过几天上去一看,哎,十字架没了。」温州一位信徒说。

与此同时,今年七月开始,一个名为「五进五化」的政策在浙江基督徒中传开,内容为: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文化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以及宗教当地语系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但迄今没有正式文件。

记者查核发现,二零一四年八月,温州市委决定在全市宗教界开展「同心同行,共建和谐」活动,「五进教堂」是内容之一,温州警世堂和城西堂等为首批十五个试点场所。在温州文物单位城西堂的墙壁上,挂着「同心同行,共建和谐」活动的宣传标牌,以及宗教政策法规的宣传栏。另一处试点警世堂内部则挂满了区、街道等各级统战、宗教部门领导视察堂点的照片。有信徒表示,个别试点教堂内部已经设有党政机关办公桌,每周日信徒聚会前,要宣讲法律法规。 「最终的目的是改造教会,让教会成为政府使用的工具。」

从拆显眼的,到全面拆除,从移除十字架到「五进五化」进教堂,一些教徒忧虑,政府或将有步骤地实行基督教「中国化」战略。有关说法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上海举办的「纪念三自爱国会成立六十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被高调提出,这次大会高举「基督教中国化」的主题,被解读为习近平时代的基督教新政策,体现基督教界要配合「中国梦」的战略。

中国基督教协会总干事阐保平就撰文指,中国教会长久以来一直处于「半自我、半寄生」的状态,并未完全摆脱洋教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基督教要中国化,就要改变这一点,从改造社会到服务社会。在二零一四年三月浙江省「三改一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也可以看到类似表述。根据披露的会议记录,要「纠正宗教发展过快、场所过多、活动过热」现象;「要看清十字架背后的政治问题、抵御意识形态的渗透」;「掌控意识形态主导权」。

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中国发布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二零一四)》,其中指出「宗教渗透威胁社会主义信仰认同」、「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

然而,起码两个疑问悬而未决:强拆为何只限浙江,以及会不会推广至全国。截至二零一五年八月,暂未有其他省份传出强拆十字架的事件,但四川省七月底传出召开基督教片区教堂负责人培训会,探讨基督教中国化,内容与浙江盛传的「五进五化」几乎一致。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今年六月底在温州举行宗教界人士座谈会,强调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统战部工作会议,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宗教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始终坚持中国化方向。消息人士对亚洲周刊透露,此次会议上,夏宝龙表示「三改一拆」将会推广到全国。但曾拟于六月在浙江义乌召开的三改一拆推广会议又忽然改时易地,至今未有音讯。消息人士告诉亚洲周刊,此次会议拟由中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持,如成功召开,或可理解为强拆事件得到北京认可。

浙江为试点推广全国?

「北京不可能不知道,这根本是北京授意的。」杭州信徒王宗志(化名)告诉亚洲周刊,「拆一个三江就用了六百多万(人民币,约九十五万美元),最小的教堂也要用几十万,花这么大的代价来拆,不可能是地方行为」。王宗志透露,有信徒通过在浙江嘉兴任职市委副书记的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将强拆的信息传递到了中南海,但没有任何回音。 「所以我们判断,这应该是中央指示的。拿浙江做试点,再推广到全国。」

政府主导的强拆十字架越演越烈,使得浙江的基督教三自系统面临巨大危机。所谓「三自」(自治、自传、自养),全称「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一九五四年由政府设立,管理在政府部门注册的教会,因此又叫「官方教会」。如果基督教会不通过「三自」注册,就会被定性为「非法教会」,称为「地下教会」或「家庭教会」。

中国政府对三自教会的控制具体地体现在神职人员由政府​​直接或间接地任命、政府财政拨基本费用、教会组织接受宗教局领导等。三自系统的领导也多拥有政协委员等职务。

在一些信徒看来,中国的三自系统与圣经倡导「凯撒归凯撒,上帝归上帝」的「政教分离」原则相违背,因此拒绝接受三自领导,在基督教兴盛的温州尤为明显。即使挂名三自登记的教会,也往往独立运作,又称公开独立教会。一位牧师对媒体表示,这次十字架被拆的大多数是三自教会。

冲击官方三自教会

「这件事(强拆十字架)已经使三自这个桥梁断裂了」,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说。记者在温州采访时发现,很多教堂去年没有按期缴纳三自的会费,年会也决定不去,以至于最终没有召开。平阳县凤卧教会八月十一日发表声明,其中一项是断绝与三自的关系,而在杭州,也有不少信徒在教堂十字架被拆后,转入家庭聚会。

在被称作「中国耶路撒冷」的温州,九百万人口中,基督徒有一百二十万。温州已登记宗教活动场所的数量占浙江省的一半。全市四处可见哥特建筑风格的教堂,在下属县市苍南、平阳等地更为密集,驱车行驶过程中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看到一座,占地面积之大、装修之华丽,毫无疑问是目光范围内最抢眼的建筑。然而去年以来,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没有了顶端的十字架,让人难以一眼判断是一个宗教场所。 「好多人跟我们说,你们教堂变丑了。」一位信徒说:「不信的人都说他们(政府)疯了。」

温州地区基督教历史悠久、民间经济条件好,即使挂名三自,各堂点都有极大的自主权,「反对三自的三自教会,这是温州特色」。温州永嘉县一位长老介绍说。由于教会自主,温州的教堂在建造时常有超标现象,如永嘉县乌牛教区的伯特利教堂占地八千多平方,批准的只有不到两千平米,多建了六千多平米。因此,当政府刚开始实行「三改一拆」工程的时候,信徒们虽然痛心但并未决议反抗,「多少有些心虚,觉得我们的确是违章建筑,基督徒都是很自省的」,在伯特利教堂服侍的传道人叶琳(化名)说。

改变产生于「五进五化」,这个有些生涩的名词七月中旬开始迅速在温州基督徒中传开,「大家突然觉醒了,去年是拆违建的话,今年已经变质,是宗教逼迫了」 。

温州信徒普遍认为,所谓「五进五化」将严重侵害到教会自主权利,可能占用教堂聚会点做文化活动中心,甚至可能对道人的讲道内容进行审查。温州已传出一个违建教堂被改成了老人院。有政府人员曾打电话给伯特利堂,要借用四楼的空间用,被负责人拒绝。 「你要搞养老院、棋牌室,干脆把堂拆了吧,我们不要了。」

叶琳说,如果最后真的面临教堂不在的局面,信徒们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家庭聚会。 「顺服地上掌权的,是我们的教义。但如今他们不是在实行上帝的公义了,那对不起,我没有理由再顺服。」

八月二日周日,伯特利四楼的大堂座无虚席,乌牛教区的郑长老在公开讲道时说,「他们不知道基督教是一个信仰,他们以为是一个组织」。 「神学是没有本地化的,神学就是一本《圣经》。我们不是东方也不是西方,我们是属灵的」。讲道的最后他说:「在上掌权的,我们希望中国梦意味着人人被尊重,最弱势的群体都能被关注,教会也能发光。这是我们的梦想。」

八月四日,乌牛教区发表声明,「聘请律师进行法律维权,对于破坏法律实施的执政者,我们将行使法律赋予的任何权力」。 「这慢慢成为一种共识」,平阳传道人张制说:「一是大家自觉守护、被拆即重立,二是诉诸法律维护正当权利。我们是非暴力不合作。」

从七月至今,已经有多份反对强拆的声明以堂点、牧区或个人的名义发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对亚洲周刊表示,总结不同的声明内容,可以看出一种超越保护十字架本身的意义,即中国基督徒对于宗教自由和信仰权利的觉醒。

「一共九项权利,包括申请信息公开、申请游行示威、听证权、国家赔偿权、建议罢免权等等,应该一项项实行。」律师张凯说,他从去年开始介入浙江强拆十字架事件,他的团队在今年八月初编订了一份《教会维权手册》,阐明强拆中政府行为是否合法、信徒如何维权等。他将联合各教会实行一项维权计划,「按部就班,一个礼拜实行一项权利,除非他们停下来,接受上帝的审判」。

在今年不少教堂的强拆现场,都能看到信徒自制的标语,写着「拥护支持中央依法治国,坚决抵制违法强拆」,甚至把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制成宣传板立在教堂门口。有信徒拿着大喇叭对着强拆人员讲法律。张凯任法律顾问的温州下岭教会前不久针对《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申请了信息公开,十五日规定期限内不回应即起诉。八月起,温州多间教会申请信息公开、提起行政复议。温州永强五溪教堂发表公告,要求龙湾区政府公开在教会门口「人员蹲守」的费用来源和支出记录。

与此同时,温州进入了十字架重立、被拆、再重立的新阶段。信徒回地说:「重立得到了很多人认可,认为政府一旦暂停拆十字架,要尽快重立。」他参与起草的一份《重立十架倡议书》八月初开始在信徒间传阅,呼吁至九月十四日圣十字架日止,完成全部重立十字架的工作。为成本考虑,可只用木质十字架,预防再次被拆。同一时间,温州大批教堂不约而同开始启动重立十字架,有牧区商议择一日各教堂一起立,但联合上有困难。 「基督教跟天主教不同,各堂点比较独立,且有的决定权在主任有的在长老,不太规范。」张制说。他所在的平阳显桥教堂去年圣诞节时尝试重立,刚立好准备拍照就被冲进来的镇政委领导、派出所长和平阳国保大队制止。

来自政府的压力几乎是全方位的。温州永嘉县一位长老因发给两位信徒的短信内容包含「示威」、「游行」字眼,三人即刻被请去「谈话」。 「满城尽带十字架」行动被官方注意到后,政府人员拿着网上的制作十字架照片,到各堂点「认人脸」,抓捕近十人。更严重的事件发生在八月四日,浙江《金华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清廉牧师」包国华的贪婪人生》的报道。指出浙江金华圣爱堂的包国华、邢文香夫妇借助教会平台大肆敛财,侵吞教徒奉献款,与儿子买车买房到处购物,生活奢华。夫妇二人此前因为守护教会十字架被捕。 「用的都是文革语言,『揭开他的画皮』」,一位信徒说。杭州一位三自系统的牧师告诉亚洲周刊,她认识包牧师,以她的了解,不可能是报纸所描绘的形象。 「我们都傻眼了,政府怎么会这样。」值得留意的是,金华市副市长盛秋平曾任永嘉县委书记,去年三江教堂被强拆后获提拔。

除了外在压力,教会内部也面临分歧。温州地区自古商业发达,许多教会的负责人都有私人企业,这在此次风暴中成为掣肘。有信徒表示,自己所在教会的领导层有家里企业被冻结资金的情况,使得他们被迫听命于政府,对平信徒计划采取的反抗行动也百般阻挠。与温州相比,杭州几乎未见任何反抗行动,杭州教堂几乎都属三自系统管理,负责人或主任牧师多有在政府部门任职。一位杭州信徒告诉亚洲周刊,他曾经带着两个外国记者去找教堂的负责人,「他当场吓得脸都白了」。温州一位长老曾往其他地区商议对策,被呵斥「别把温州那一套带到我们这里来」。 「在这个信仰里面让我们不高举基督是不可能的」,温州信徒徐正道(化名)说,温州人多经商,一直少问政事,但强拆十字架事件让他们「一步步觉醒」。

随着压力的增大,信徒守护十字架的决心也在增强。在温州平阳,各个待拆堂点已经开始了二十四小时守堂,年长的信徒为主,全部睡在教堂里,不够睡的打地铺,夜里拿着扇子聊天、喝凉茶,成为温州一景。 「我们现在都不分你我的,哪里有事再远我们都开车过去。」当地信徒说。一九五零年代,温州市平阳、苍南县曾被中国列为「无宗教区试点」,试图彻底消灭基督教,但不料两县却在之后发展成温州乃至全国基督教最盛行的地区,在这场强拆十字架风暴中,也是反抗意识最强的地方。 「属灵的意义来说,拆有神的美意」,律师张凯说,他也是一名基督徒,「以前大家各顾各的,现在拆一个就是拆我的,这就是圣经说的,『你们要合一』」。

温州信徒抗争四阶段方案

温州信徒还总结了地面抗争的四个阶段方案:蜘蛛方案布置防线、蜜蜂方案唱歌祷告、蜗牛方案组成人墙不离开,最后一步韭菜方案,十字架若被拆,立刻重立起来。现场抗争还有分工,一部分讲理,一部分唱歌,一部分祷告,一部分阻挡强拆,还有一部分要倒地哀哭。 「就好像中国人到了国外,被命令把自己的国旗扯下来一样。那不是一块布啊。」传道人叶琳说:「同样的,十字架不是一块木头或水泥。」

「我们的动机很明显,不是守十字架,是守信仰。他们的动机也很明显,不是拆十字架,是要中国化。」平阳传道人徐天扬(化名)说,因此十字架这第一步必须守住,否则第二步将彻底官办化。 「现在是大锅饭一样一锅乱炖。但基督教不光是道德性,还有救赎性,它不仅仅是一个文化,它是有真理性的。现在政府要做的是真理性、救赎性都不要,但我们是靠着基督才能得救赎。」

徐天扬所在的雅汇教堂十字架去年被拆,负责人被政府控制,已经妥协。他自己起草了一份维护十字架声明,八月开始在所在的平阳萧江牧区各个堂点奔波,劝说信徒以个人名义签名按手印,表达守护立场。徐天扬说,就传道人来讲,态度基本一致,坚决守护、坚决重立。 「从属灵的角度来讲,教​​会应该是传道人主导,但实际上不是。」他和同为传道人的妻子每月合共四千元的收入,勉强能维持一家人生活。

在强拆十字架风暴中,传道人与平信徒成为最坚定的反抗力量。永嘉县某教堂的负责人曾被政府约谈,当地信徒说,该负责人对此非常害怕,当天赴约前收到本牧区一个传道人的短信,写着「上帝活着,上帝未死」。 「他后来告诉我们,他当时突然就想明白了,上帝还没死呢,我怕成这样做什么。」

叶琳说:「想消灭基督教,还没有哪段历史、哪个人做到过。基督教的历史都是宣教士的血铺就的,殉道士的血就是福音的种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温州的“满城尽带十字架”行动:捍卫

八月一日凌晨,因「平阳教案」入狱一年的牧师黄益梓刑满出狱,信徒自发开车去迎接,场面像结婚般隆重。 「故意夜里放人的,白天放的话迎接的人就要挤爆马路了。」一位信徒对亚洲周刊表示。

黄益梓是温州平阳凤卧教会的牧师,去年救恩堂强拆十字架事件中因被当局认为是信众集结反抗的组织者,被判「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成入狱,成为浙江十字架风暴第一位被囚者。八月一日上午,他的母会凤卧举办了欢庆归来的仪式,现场撒满了彩纸。黄透露,自己因着信仰的缘故一直很坚强,但一年中哭过五次。其中今年除夕之夜,他听说儿子女儿在看守所门口蹲着吃方便面,陪自己过除夕,哭了。在即将出狱时,听闻强拆风暴再度来袭,不禁落泪。

记者八月四日早上在平阳凤卧教会见到了出狱四天的黄益梓,即使已恢复自由身,慕名前来看望他的信徒络绎不绝,以致几乎没有自己支配的时间。 「体力有点不够支撑,总觉得累,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他说在狱中虽没有受到不人道对待,但因伙食太差,几乎没有肉,导致健康状况不好。除此以外,他还要应付来自政府的各种压力:合共提审一百多次,最短一小时最长六个半小时;一些和他认识的牧师、大老板被叫去监狱劝他妥协;官方六次要求他解聘代理律师张凯,只要答应立马放人,最后一次他同意了,但事实证明是谎言,他再度聘请张凯​​。

狱中一年他主要做两件事:一个是传福音,一百八十人有一百人左右信了主;另一个是看法律,他把狱中的那本刑事诉讼法读的滚瓜烂熟。即使强烈表达自己含冤入狱的不公,但却很难从他脸上找到愤怒。采访中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我期待中国真正实现依法治国的那一天早日到来。八月五日夜里,他写了一封「致华人牧者和弟兄姊妹的感谢信」,引用了《圣经》哥林多后书的句子: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张凯一直在浙江与各地教堂签署法律顾问的聘请,截至八月中旬已经有近一百间。自七月再度前往浙江以来,他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回家。在七月十日中国维权律师抓捕潮中,身在温州的他凌晨两点被公安破门而入,「像重刑犯一样拷上手铐」,翌日被约谈后释放。八月十二日凌晨,他发了一条微博:我想通了,最多是坐牢,但如果让我沉默,会后悔一辈子。

「提供法律服务是律师的职责,但也有高尚一点的意义:决定这个国家走向哪里,是不是一个有序、文明的社会,取决于民众的精神面貌和信仰。」张凯对亚洲周刊说:「我跟教堂的弟兄姐妹讲,我们如此维护,不单单是为了堂顶上那个十字架,也是为了中国的未来。」

八月八日深夜,温州市永嘉县高岙教堂,风雨交加。七个年轻人把木质的红色十字架抬上了教堂顶层的石台,费了半天力气才在狂风中固定好。这座教堂去年守护十字架达八十二天,最终不敌八百人的强拆人马。一年后,它重新赢来了信仰的标志。八月九日,超强台风苏迪罗吹袭浙江,全省狂风暴雨。温州平阳县水头镇杨美教堂被山洪冲破墙体,两位信徒因在一楼留守被冲入山洪遇难。

即使天气恶劣,温州却迎来了最密集的十字架重立:八月九日,永嘉开垟重立,被拆,再立。八月十二日,苍南永灵重立。八月十五日,鳌江曹堡重立……

律师张凯被捕

八月二十六日早上,传来律师张凯被捕的消息。传道人张制说:「虽然前面有乌云,但是我们知道上面有太阳。」对浙江省的百万基督徒来说,他们心中的十字架,是谁都拆不走的。

==========================================================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5/9/3 23:44:12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浙江基督徒大抗争拆十字架风暴升级 2015年九月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专访坐牢一年的黄益梓牧师
朱永潇
2015年9月6日 亚洲周刊第29卷 35期

温州牧师黄益梓坐牢一年后表示,他在狱中熟读刑法和传福音,期待中国法治健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牧师黄益梓(图:朱永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温州平阳凤卧教会欢迎黄益梓牧师归来

黄益梓是温州平阳凤卧教会的牧师,也是浙江十字架风暴第一位被囚者。在去年温州平阳救恩堂强拆十字架事件中,黄益梓被当局指控为集结信徒抗争的组织者,被判「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成,入狱一年,今年八月一日出狱。他在出狱后接受亚洲周刊专访,以下是访问摘要:

你精神状态很好,不像是入狱一年的人?

我觉得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虽然身体受限制,心灵却是自由的。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犯罪。基督徒是诚诚实实在世,我们不是对哪一个人,我们是对上帝。查我查了五个月,骗钱、挪用公款、国外渗透,全都没有。最后连查案民警都对我说,我佩服你们基督教,你们这么有公道,我真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这么搞你。

具体怎么查你的?

他们把我两百万条微信都拉出来,DVD拷了两个光盘都拷不下。起先诬告说,我戴的手表值五十万。我从来没戴过超过两百块的手表。把我从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四年所有的银行流水线每一笔钱都要讲清楚。有五千块钱汇款给我,跑到汇款人家里去问。有两笔确实想不起来,他们也去查,最后都讲清楚了。我这么多年来在基督教做工,对金钱这一块非常小心,我们对上帝有一种敬畏,我们所做的事情人不知道无所谓,上帝完全知道,因为上帝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上帝。我跟他们说,在上帝面前我是个罪人,但是在法律面前我绝对清白。

在狱中有过绝望的时刻吗?

有,毕竟没坐过牢,有人说进去会被打得半死,确实有担心。但我进去之后完全没有,感谢上帝。我觉得政府在法治上有一点进步,就是要有清楚的证据才定罪。我跟民警说,我对习大大(习近平)有信心,法治也会越来越完善。他们说我很高傲,别人抓进来吓得半死你进来还这么高傲。我内心坦然无惧,他们要查什么我都很配合。我十五六岁就读完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厚黑学,但我从来不用。我相信耶稣,我看圣经学习耶稣的一举一动。我诚诚实实。

狱中能收到外面的消息吗?

除了律师,任何人不能见。他们好像把我当成重要政治犯看待,完全失去联系,信件都不交给我。我想作为一个公民,合法权益一定要伸张。我说再不给我就把你们送上法庭,后来信件给我了。他们不给我圣经,我的律师张凯说,我要跟你们平阳看守所打全国第一个官司,真的起诉了。他们马上给我,说是转交圣经仪式。公安局过来跟我说,圣经都给你了,撤诉吧。我在里面也学了很多法律,刑事诉讼法我在外面的时候不懂,现在几乎能背下来。我想还是要依法治国,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中国的法治到哪一年才能健全,我相信很快会到来。

听说你在狱中传了很多福音?

对,四个监室,接触很多犯人,其中一个监室待了八个多月,百分之九十都信耶稣了,每天吃饭做祷告,然后同心吃饭。后来换了监室,他们严密控制我传福音,但我的道德伦理很自然地感染了很多人。一百八十个人,有一百来人信了。每天早上起床、晚上睡觉前,一个个轮流到我这里来祷告。看守所的领导来找我的时候,我说我为你看守所做了最大的贡献。抢劫的下决心再也不抢了,有两个小偷说出去后,想搞个烧烤,能不能借我几千块钱,我说绝对没问题,只要你走上正路。有些黑社会的,打打杀杀,判刑五年十年还有无期的,说如果出来了,一定会跟随我。有个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写信给自己员工,说你们知道吗,牢里有多么恐惧,我根本没法过,幸亏我遇到一个牧师信了耶稣,否则我早就不在了。只有上帝的道可以改变一个人。所以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人若不借着我,就不能到达上帝。

快出狱的时候听说又开始强拆,你哭了?

公安部怕我出来再继续搞,派人问我,外面还在拆十字架,你出去还会不会维护?我明确表态会,他们说,那你还会进来,我说如果法治不健全的话,进来是正常的。我说你不要恐吓我,有本事不要让我出去,继续关押我。我相信法治会越来越完善,不会随便抓我进去,但如果真是为了维护十字架再坐牢,我也无所谓。我只是觉得奇怪,因为去年基本已经平息了,怎么又开始,我哭了。

拆十字架对基督徒意义

怎么看待强拆十字架事件对基督徒意义?

这个事情上帝应该是允许的。经过这个十字架的风波,他们以为对基​​督教是个打压,但基督教是有生命的宗教,一粒种子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发芽,你打压不了,它有生命的。我似乎看到整个中国基督教会大复兴,以后甚至教堂会更多,十字架会更高。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本来不做礼拜的都来了,本来信耶稣挂名的现在都是正式基督徒。你看历史就知道,基督教永远不会被毁灭,圣经说,虽然洪水泛滥大地,但耶和华永远坐着为王。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5/9/4 19:55:47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浙江基督徒大抗争拆十字架风暴升级 2015年九月 回复  
美眉
Liancy
主在,便是自由,无论是监狱,还是社会!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5/12/25 5:34:39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共有回复 2 个,共 1 留言首页 前一页 下一页[1]

::: 您 可 以 在 此 直 接 回 复 当 前 主 题 :::
发 言 标 题: *(标题限制 40 个字符以内)
发  表  人: *(名字限制 10 个字符以内)
密   码: *(请先注册才发帖)
性   别: 女 (已注册用户不用填)
头   像: (已注册用户不用选)
电 子 邮 件: *(必须填写)
  Q Q  : ICQ MSN
主 页 地 址:
选 择 表 情:
Ubb标签:
Q 帖图: Q帖图一  Q帖图二  Q帖图三




            (Ctrl+Enter提交)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联系斑竹 | 关于我们 
网友的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网上灵粮》/《归正学义网》的网管和论坛的坛主无关;网友承担一切因自己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8.13 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