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主页

发新留言
先注册,后登陆,再发帖

首页:登陆:注册:精华:排行 版主 
讨论区方式查看 界面风格:  
 

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


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自《基督日报》-2011年04月04日报道(一)

昨日(3日)是北京守望教会在北三环「老故事吧」的场地进行最后一次主日崇拜。此前一天教会再次向政府有关部门表达有关教会日后聚会场所的诉求和态度,同时发布了《守望教会户外敬拜问题解答》向会友们解答了12个相关问题。

守望教会在这份《问题解答》中讨论了「我们为什么要进行户外敬拜」、「 教会进行户外敬拜的主要目的」、「从法律角度如何看教会的户外敬拜」、「教会这个时候进行户外敬拜是否会被卷入政治风波」、「什么情况下我们才会停止户外敬拜」、「我们当以怎样的心态参与户外敬拜」、「如果主日那天我不能够出门的话该怎么办」、「如果我要因为参加户外敬拜而被警察带走怎么办」等话题。

守望更表示,「我们相信,教会今天遇到的难处,也是出于耶和华神。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袮,我就默然不语。神把祂的教会带到这个在人看来没有任何出路的境地,是要再次挑战我们的信心,反思祂这几年带领守望教会的异象。我们相信,这几年无论是登记、整合还是建堂,教会始终行在『山上的城』这个大的异象之中。 」

主日敬拜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守望教会从主观的意图表明,进行「户外敬拜」单单是为了敬拜我们的神。守望教会认为,「作为耶稣基督的教会,我们不当因为某个领导或某个部门一时地决定我们可以或不能用某个场所,教会就改变自己的主日敬拜方式。」

「客观上,我们在户外的敬拜也可能会向政府有关部门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参加主日敬拜是基督徒信仰生命中最为基本的需要。」

从法律角度如何看教会的户外敬拜?

守望教会慎重地指出,「户外敬拜的性质是宗教礼拜活动,而不是集会游行」。

《中国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明确说明,「文娱、体育活动,正常的宗教活动,传统的民间习俗活动,不适用本法」。而守望教会理解「正常的宗教活动」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6条以及中国政府所认可的《世界人权宣言》第18款中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解释。

教会这个时候进行户外敬拜是否会被卷入政治风波?

守望表示,教会会尽力地避免让自己的宗教活动被染上政治的色彩,但是否能够避免则不由教会所能决定。

守望教会会在什么情况下才停止户外敬拜呢?

神给守望教会同工们对此有清楚的答案。守望说明,09年11月教会两次户外敬拜后回到室内的决定,让不少的同工与弟兄姊妹感到不理解,这主要是教会带领层第一次经历没有太周全的考虑所致,是教会带领层的亏欠。这次守望教会明确地设定了停止户外敬拜的四种情况。

首先,守望教会希望得到政府部门「正式凭据」找室内聚会的场所,当教会确实找到了这样的场所后,必会回到室内进行主日敬拜。09年11月,守望在得到政府部门的「默许」后,出于对政府的信任,选择回到了室内。

其次,得到政府允许进入自己所购置的大恒科技大厦二层的场所。那个场所本是属于教会的,有关部门没有任何权利、其实也没有给出任何理由不让教会使用;并且守望认为,让教会进入新堂是解决教会场所问题的最好方式。

再有,守望也设想直到今年圣诞节,如果教会是周复一周没有按上述两种方式解决聚会场所、周复一周地在户外聚会。教会带领层相信到那个时候神会让整个教会看得更清楚,届时再对聚会方式以及建堂作调整。

最后,守望表示也可能有更坏的情况──就是教会的治委会或某些主要同工被抓,无法继续带领教会,「那么按照教会预案起来带领教会的同工,在坚持到一定时间后,可以根据当时情况做出后续的决定。」

我们当以怎样的心态参与户外敬拜?

守望强调:「我们既然定性教会的『户外敬拜』是对神的敬拜活动,我们就当怀着一颗要去敬拜神的心来参与『户外敬拜』。」

守望提醒信徒避免两种不正确的心态。守望说,「要有这样一个『与素常一样』的敬拜的心来到神的面前,对我们的信心确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可能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自己的客西马尼园之夜,从恳切的祷告中得力,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也需要求神鉴察自己的内心,看是否存在着不平与血气的东西,把户外的聚会当作是属血气的争战。」

守望教会安排三天全教会禁食祷告

守望教会金天明牧师于3日主日分享时真切表示:「这是全教会需要禁食祷告的事情,我们需要求圣灵。只有我们恳切祈求神的时候,圣灵的能力攻破我们的血气,攻破我们的冲动。」他也强调依靠圣灵的能力才制服心中的恐惧,才能面对这十字架有耶稣基督的柔和、谦卑。

守望教会已特别安排4-6日三天全教会禁食祷告,切切寻求圣灵的能力及工作。禁食祷告的三个主题是:

1. 求神给我们开一条出路,以合宜的方式解决聚会场所问题,或者得到可以租用室内聚会场所的凭证,或者进入已购买的新堂。

2. 面对户外聚会,全教会以禁食祷告来到神面前专心寻求他的面时,求圣灵亲自在每个弟兄姊妹生命中工作,除去我们的血气、冲动和内心的恐惧,让我们单单地 以基督柔和、谦卑的生命和圣灵的能力来平静面对户外聚会所面对的一切挑战,不管是工作的、家庭的、前途的还是安全的,愿主保守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3. 魔鬼撒但想借这次机会分裂和搞垮教会,求主保守教会的合一。即使我们观点不同,但仍能在爱中彼此接纳和承担。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4:27:50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自《基督日报》-2011年04月10日报道(二)

守望教会户外崇拜受阻 近百牧长会友遭限制

北京守望教会原定计划于今日(10日)举行户外聚会,但前一晚(9日)开始许多牧长、同工「被堵在家中」。而今早到达预定户外场地的近100位会友则被执法人员带走,当局现正登记调查会友的身份资料。

据温哥华信友堂洪予健牧师透露,前一晚(9日)就收到守望教会游冠辉长老电邮呼吁弟兄姊妹切切代祷。游冠辉长老介绍,他的家与许多弟兄姊妹的家已经开始「被堵住」,弟兄姊妹被限制在家中不能出门。

主日上午10时半左右,有北京守望教会的会友告知本报记者,多位会友到达位于海淀区的户外崇拜场地时被执法人员带走。随后被限制自由、登记身份资料。

洪予健牧师特别通过本报呼吁中国国内教会切切地为了守望教会代祷。他亦指出,在北美许多中国大陆背景的教会及享有信仰自由的基督徒应要更同心和积极地传福音。另外,大陆留美信徒也是得到了北美当地的基督徒争取来的信仰自由的好处,亦要为中国大陆弟兄姊妹得到自由而尽一分力。

北京守望教会于两星期前(3月27日)宣布将进行「户外敬拜聚会」的决定。据悉,守望教会原租用市内北三环「老故事吧」的场地聚会,随着教会发展,现在空间已经不够用,但教会却多番受到干预以至未能启用新场地。守望教会坚信神在过去几年以「山上的城」的异象来带领教会,教会如今已经过堂会转型而成为了公开的和整体性的教会,「分散聚会」将会违背神这几年对他们的带领。因此,守望教会才不得不选择「户外敬拜聚会」。

上主日(4月3日),守望教会通过一份《问题解答》慎重地指出,「户外敬拜的性质是宗教礼拜活动,而不是集会游行」。教会明白到「户外聚会难免会被人披上政治色彩,教会会尽力地避免让自己的宗教活动被染上政治的色彩,但是否能够避免则不由教会所能决定」。教会引导会友「怀着一颗要去敬拜神的心来参与『户外敬拜』」,并「要求神鉴察自己的内心,看是否存在着不平与血气的东西,把户外的聚会当作是属血气的争战」。

守望教会还特别安排了4月4日至6日三天全教会禁食祷告,切切为了「户外敬拜」来寻求圣灵的能力及工作。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4:33:32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自《基督日报》-2011年04月12日报道(三)

北京守望教会于11日发布《北京守望教会4月10日户外敬拜通报》介绍了10日聚会情况,并表示教会的立场依然不变,仍继续坚持户外聚会,直到主开一条出路。

《通报》介绍10日当天,很多弟兄姊妹8点之前就来到了预先定好的户外敬拜场地,但大家未能够汇聚在一起,只能是在警戒线的周边地带集合等候。快到教会约定的8点半时,已经到了几十个弟兄姊妹试图在广场的西南边上开始敬拜。守望教会在《通报》里详细介绍了当日经过。

据文中不完全的统计,10日当天来到「户外」参加敬拜的弟兄姊妹有200多人;被送到彩和坊小学的有160多人。

守望的牧长们在《通报》中说:「虽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因为被限在家,没有与出去的弟兄姊妹站在一起,但我们的心与你们是在一起的;当你们面对试炼、危险时,我们在祷告中一同经历试炼、危险的挑战;当你们在一同唱诗敬拜时,同样的诗歌及赞美也从我们的口中发出;当你们经历得胜的喜乐时,我们在基督里也与你们一同分享得胜的喜乐。」

守望表示这次的户外敬拜所表达的就是一种毫无妥协的信仰立场,而且认为,持守这样的信仰立场本身就是一种敬拜。因此,守望教会相信,「我们的户外敬拜在主面前是蒙悦纳的」。

分析了数种解决方式之后,守望认为,让他们进入自己所购置的场所,是解决当下教会场所问题的最好方式。守望最后还重申,「教会的立场依然是不变的,我们会继续坚持户外聚会,直到主为我们开一条出路。」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4:35:25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自《基督日报》-2011年04月16日报道(四)

据对华援助会消息,北京守望教会今日(17日)如常在中关村的广场准备户外崇拜,多数信徒「被堵在家中」未能前往参加崇拜,而出席者中则有近30人被带走。

另外,消息指前一晚(16日)8时左右,守望教会主任牧师金天明牧师、李小白牧师夫妇遭海淀区公安带走。李小白牧师夫妇即日被送回家,而金牧师亦于今早获释。

这是守望教会进行户外崇拜的第二周。据守望教会的简报,上星期日(10日),约200人来到中关村的广场开始敬拜的时候,很快就被大批警察包围。其中160多位弟兄姊妹被警察带到事先安排好的公交车上,并集体被送到附近的一间小学。警方按照他们各人所居住的地区把他们划分到不同教室中进行讯问及登记个人信息,后来他们分别被送到当地派出所继续进行讯问,有的甚至被要求写悔过书及保证书,说明不会再参与「非法」的宗教活动。

守望教会13日发出《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一文,重申了户外敬拜「只是出于主日想要一起进行敬拜这个宗教性的原因,与当下的某种政治活动或某个人的维权活动没有丝毫的关系」。

北京教牧联祷会在13日发出代祷信呼吁北京众教会以祷告支持守望教会,实时有14间教会认领不同时日禁食祷告。代祷信呼吁为守望教会代祷,「求全能的上帝为他们开出路,尽早能够进入祂所预备的聚会场所进行户内崇拜」。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4:36:59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请点击:
海峡时报2011年4月11日有关北京守望教会的报道和图片

北京守望教会基督教 • Apr 16, 2011 (edited Apr 17, 2011)

天明牧师的牧函:争战的本质

4月10号户外敬拜中一百六十多位弟兄姊妹被关押,少则7-8小时、多则16-24小时,在被关押期间每一位弟兄姊妹经受了各种煎熬和考验;特别是小白牧师夫妇,他们被关押了48小时,在被关押期间他们受了很多的苦,冰霞师母一直禁食祷告,他们靠着主最终经受住了考验。

小白牧师出来时,负责谈话的市国保代表领导让他捎信息给守望治委会(包括出来后有关人员也讲了大体相同的话),转达的主要意思是这样:① 17号无论如何守望必须回到室内;②过17号后让现治委会下台(他们要做),重新组阁新治委会来继续带领守望教会,不过,下台的治委会成员以后还可以在教会中讲道。

讲到这里,我必须得先说一句才能够继续分享下去——“撒但,退我们后边去吧!”

到了现在,我们无需再用更多语言说明户外敬拜的本质问题了,也不必再疑惑,这就是一场真真实实的属灵争战。魔鬼撒但借着上帝所赋予国家的政权,来拆毁上帝的教会,牠的魔爪终于显露并已经伸向基督的教会。为此,我还是要用治委会4月10日户外敬拜通报中的那段话来表明我对此的态度:

“我们相信,教会是基督的教会,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理应唯独尊耶和华我们的主为神。除祂以外别无他神。因此,教会不当受任何外在势力的控制或支配,而只属于我们的主。这次的户外敬拜所表达的就是我们这种毫无妥协的信仰立场,而且我们认为,持守这样的信仰立场本身就是一种敬拜。因此,我们相信我们的户外敬拜在主面前是蒙悦纳的。”

弟兄姊妹们,这就是我不能不走出去的原因,这也是我认为教会应当走出去的原因,这更是我今天靠着主再次呼唤你们——我亲爱的弟兄姊妹——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走出去的原因。为着主和祂自己的教会,我们一同走出去吧!

不、等等,先说一句再走出来也不迟——
“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太16:23)

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圣经 哥林多后书 4章16下-18节)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5:03:49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北京守望教会4月17日户外敬拜通报】

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感谢各处挂念守望的主的教会及弟兄姊妹在神面前为我们献上了恳切的祷告。神用祂自己的手托住守望教会,使我们又渡过了4月17日这个不平凡的主日。

4月17日北京多云,有四五级的大风。教会户外敬拜的时间及地点没有变化。但相对上个主日,教会中有更多的同工及弟兄姊妹被当地派出所、居委会或小区保安看守在家中,不能出门参加户外敬拜。之前周六晚上8点,天明牧师被海淀分局传唤,17日早上8点被送回到家中;小白牧师被来广营派出所传唤,半夜12点之后被送回到家中。走出去的弟兄姊妹虽然知道去教会指定的户外敬拜场所可能意味着什么,但他们还是凭着信心与勇气走到了那里。

这个主日去参加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有一百多人。按教会的指导,多数以小组的方式到达那里。由于警察在现场的封锁,大家没有形成在一起的敬拜,而是以小组方式在周围的空地、餐馆中一起敬拜我们的主。有弟兄姊妹在敬拜前就被警察带走,有些是在敬拜之后。晓峰牧师在敬拜前被警察从附近的餐馆中带走。当天被警察带走的弟兄姊妹有47人。多数先是被带到海淀派出所,随后又被送往弟兄姊妹各自所属片区的派出所接受讯问及笔录。除了在敬拜现场附近被带走的弟兄姊妹外,有些没有被抓或被堵在家里的弟兄姊妹也被所在片区的派出所要求做了笔录。

在所属片区的派出所,弟兄姊妹除了被要求做笔录,多数还被要求写保证书;有的被搜身检查、留指纹;有的被当作罪犯一样举着自己的名字被照相;个别派出所一整天不让吃饭、喝水,甚至连上厕所都被限制(如中关村派出所);在审讯过程中也有姊妹受到国保极其恶劣的对待,甚至强迫带她进入其家中进行查看(如六里屯派出所)。这47位弟兄姊妹当中,只有十几位17日当天被放出来,包括晓峰牧师在内其余三十位左右基本上都是18日满了24小时后才被释放。多数被扣押的弟兄姊妹,心里仍满有平安喜乐;但也有不少肢体在里面被当作罪犯对待,心灵受到很大的压制和伤害,需要特别求主来安慰、医治和恢复。

17日每一个没有能够出去的教会同工及弟兄姊妹,我们相信,心是与那些能够出去的弟兄姊妹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我们的心与那些平安喜乐的弟兄姊妹一同喜乐,与那些受伤的肢体一同忧伤。虽然我们的身体不能够在一起敬拜,但我们相信,当我们在那个约定的时间,一同颂唱赞美诗,一同诵读主的话语的时候,神的灵把我们这些身在不同地方的肢体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让我们在基督里仍然是同一个身体,在祂的里面仍然是一个合一的敬拜。我们相信,以一颗在信仰立场上丝毫不妥协、唯独尊崇耶和华我们的神为主的心在祂面前献上的敬拜,一定会被我们在天上的神所悦纳。

我们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不妥协地持守自己的信仰立场,都需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可能是我们的住所、工作、家庭、产业、人身自由、甚至是我们的性命。我们特别为着那些在这一二周来已经被要求搬家、被要求离职的弟兄姊妹祷告,求神记念他们为着持守自己的信仰所付出的,眷顾他们家庭及生活的需要。我们相信,我们经历的这至暂至轻的苦楚,是为了成就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我们愿意再次表明,守望教会是耶稣基督的教会,不受任何国内国外组织机构的控制与利用。主知道祂自己在教会中所设立并使用的仆人。除了经过神自己在教会中所设立的印证秩序、以及藉这样的属灵秩序及印证显明主的拣选与圣灵的引导,没有任何人、组织或势力可以在基督的教会中设立工人,并使用非来自祂的权柄。在这场属灵的争战中,我们要谨慎自己的心与口,不传递任何无益的猜测,无论是对治委会的同工还是教会其他的同工。不要中了撒但的计谋,给仇敌分裂教会留下破口。

我们不知道这场属灵的争战还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教会愿意持守她已有的立场,直等到主为祂的教会开一条出路。在这个受难周中,让我们继续安静在主的里面,在圣灵里与我们的主一同经历祂为我们所经历的苦难;并与祂一同背负十字架,在这个世上追随祂走那窄路。我们相信,当我们在祂的里面经历到与祂同钉的死,就必会经历祂复活的大能,必会看见祂复活的荣耀在这个国家的显明。

愿守望教会及各处教会的弟兄姊妹平安!请弟兄姊妹继续在神面前献上恳切的祷告,求神用他的手继续托住祂自己的教会,与祂一同经历得胜!


教会治理委员会
2011年4月19日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0 18:12:51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 - 北京守望教会基督教
【刘官长老:关于签“保证书”等问题与法律注意事项】 -- 21/4/2011
更新版 -- 22/4/2011

从星期二(4月19日)早上起,陆续有弟兄姊妹收到派出所警察或居委会的“邀请”,要求到派出所或居委会进行谈话,甚至有的直接要求我们的弟兄姊妹去签“保证书”。

教会治委会根据弟兄姊妹的情况,与法律小组进行会商后,向弟兄姊妹提出以下分析与建议:

一、传唤的法律依据

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民宗教、街道和居委会等工作人员无权传唤公民。所以我们面对周二以来那些以电话或上门要求到派出所或居委会去约谈的要求,可以直接予以拒绝,除非对方是民警且持有传唤证等合法手续。

二、这段期间尽量减少与警察或居委会的接触,尤其是国保部门的人,这点我们在4月10日前就已经提醒过大家,请大家慎之又慎。

三、根据我们这段时间教会牧者及相当多的弟兄姊妹与相关各部门交流的过程看,目前出面主要还是以基层“维稳队伍”包括国保、派出所、居委会(少部分是街道)的部门为主,其目的也主要是想达到消灭“非法团体”或阻止“非法活动”为导向的极端压制教会的行动为主,所以并不是一种积极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且,对方在将教会的牧长们长期囚禁在家的情况下,却积极地在弟兄姊妹中间不断地寻找突破口,其用心不能不谓险恶。

四、对于要求本人离职或搬家的无理要求,建议大家首先需要明白,这是赤裸裸的宗教信仰逼迫,是相关部门的在不能履行自己职责的情况下采用的极端不负责任的无赖手法。因此,我们应当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下面就这两周以来的情况从法律的层面作一个简要的分析供大家参考。由于不少弟兄姊妹在派出所已经饱受恐吓,在正常工作与生活期间又受到诸多不公正的对待,所以大家确实有必要进行与此次户外敬拜相关的法律知识装备。


一)关于两次主日在派出所弟兄姊妹的经历:

关于主日在户外敬拜场所被派出所抓捕的情况。在4月10日与4月17日两次将弟兄姊妹带到派出所半并在24小时内进行讯问的行为,其主要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请参看附录)。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九条的规定,只有在对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当场盘问、检查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将其带至公安机关,经该公安机关批准,对其继续盘问:(一)被指控有犯罪行为的;(二)有现场作案嫌疑的;(三)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四)携带的物品有可能是赃物的。
  我们了解这四种情形的目的在于,我们自己首先判断我们当时是否属于这四种情形:若明显不属于,我们可以当场作出陈述和申辩,要求公安警察听取我们的意见,并作出仍然需要进行继续盘问之决定的理由。若公安警察不听取意见,或拒不说明理由,该行政强制行为的合法性将在以后可能提起的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中受到质疑。

其次,如果你被盘问并将被带到公安机关继续盘问,你应明白对你的留置时间自带至公安机关之时起不超过24小时,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到48小时,并且应该留有盘问记录。对于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通知你的家属或者你所在单位。对于不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释放。经继续盘问,公安机关认为对你需要依法采取拘留或者其他强制措施的,应当在24小时或48小时内作出决定;若不能在上述两种期限内作出拘留或其他强制措施决定,就应当立即释放。

另外,公安机关如果要对你进行继续盘问,还需要履行一些复杂的程序。派出所的警察若认为你符合确有必要继续盘问的条件,可以立即带回,并制作《当场盘问、检查笔录》、填写《继续盘问审批表》,报公安派出所负责人审批决定继续盘问十二小时。如果批准继续盘问,就当将《继续盘问审批表》复印、传真或者通过计算机网络报所在公安分局主管公安派出所工作的部门备案。

对继续盘问的情况,应当制作《继续盘问笔录》,并载明你被带至公安机关的具体时间,由你核对无误后签名或者捺指印。你可以拒绝签名和捺指印,公安干警对这种情况应当在笔录上注明。

确有必要将继续盘问时限延长至24小时的,公安派出所应当填写《延长继续盘问时限审批表》,报县、市、旗公安局或者城市公安分局的值班负责人审批;确有必要将继续盘问时限从24小时延长至48小时的,公安派出所应当填写《延长继续盘问时限审批表》,报县、市、旗公安局或者城市公安分局的主管负责人审批。

从以上规定,我们可以了解继续盘问或延长盘问时间不仅需要公安部门履行内部行政程序,而且继续盘问或延长时间若不符合相应条件,批准该事项的相关负责人应承担法律责任。在他们继续盘问时限届满前必须作出是否延长继续盘问时限的决定;延长首先只能延长到24小时,并必须经负责人批准;但不得决定将继续盘问时限直接从12小时延长至48小时。

小白牧师在4月10日下午5点左右被带到曙光派出所,一直盘问(实际上是国保人员一直在对他实施恐吓行为)到4月12日下午2点半才放人,履行的就是这个手续。

至于在讯问的过程中需要回答的内容来讲,是完全由自己来把握的,但通常有一个定律,即只要有办案人员来向你盘问的话,都能得到相关的信息,在这方面他们是专家,我们不要期望能得保全,至于出来后的失误与懊悔,那是难免的了。不过一些教会的信息(教会的治理模式、同工团队、邮件或短信的通知方式等)、你的名字、身份证等等,这些和他们讲无妨,即使不讲,对方也只不过是增加一些执法成本而已,最终还是能获取到的。前几次讯问中不少涉及到小组的成员问题,建议大家只讲组长的名字(因这些信息都是公开的),不讲其他成员。但至于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信息或者其他的信息,如果不想告诉对方,那就做好24小时的准备,不讲也无妨,或者可以直接告诉对方拒绝回答,
因为讯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

还有一点大家要注意,在进行讯问和做笔录时,我们是与执法人员平等的双方而不是犯罪嫌疑人,所以在谈话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平等的心态与地位,在对方了解我们的信息过程中,也要适当质询对方,让他明白我们信仰的实质,并且也要告诉他们何为合宜的政教关系。

二)关于拘传的问题:什么是拘传?拘传应符合哪些法定程序?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并非在现场抓到人,但又需要进行讯问,这种情况下,公安机关需要开出《拘传证》上门拘传。拘传是指公安机关、检察院和法院强制未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到案接受讯问的强制方法。拘传是法定五种强制措施中最轻微的一种。公检法机关均有权采用。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0条、第92条以及有关的司法解释,拘传具有如下特征:

(1)拘传是强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到案接受讯问的强制方法。
(2)拘传的适用对象是未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已经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讯问,可随时进行,不需要拘传。
(3)经过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案并不是拘传的必要条件。从《刑事诉讼法》第50条、第92条的规定看,适用拘传并没有这一前提性条件的要求。所以,公检法机关在没有经过传唤的情况下,直接适用拘传并不违法。当然,按通常情况应是先合法传唤,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情况下,再实施拘传。在实践中,是先传唤,还是直接进行拘传,有公检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诉讼的需要决定。

根据法律规定,法院、检察院和公安机关都有权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拘传。拘传的主要程序是:

(1)填写《拘传证》,并报负责人审核。办案人员根据办案情况,认为需要采用拘传措施的,应首先填写《拘传证》,然后报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的负责人审批。
(2)拘传的执行。拘传应当由两人以上的执行人员执行。拘传时,应当向被拘传人出示拘传证,对抗拒拘传的,可以使用械具,强制到案。
(3)拘传的次数与时间。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拘传次数,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不得以连续拘传的方式变相拘禁被拘传人。拘传持续的期间最长不得超过12小时。如果在12小时内讯问不能结束,要立即放回。如果需要,可再次拘传。两次拘传之间的间隔时间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但要保证被拘传人有充分的休息时间。
(4)拘传的地点。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的规定》第60条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规则》第35条规定,拘传的地点,应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的市、县以内。如果犯罪嫌疑人的工作单位、户籍地与居住地不在同一市、县的,拘传应当在犯罪嫌疑人的工作单位所在地的市、县进行;特殊情况下,也可以在犯罪嫌疑人户籍地或者居住地所在的市、县内进行。
(5)拘传的结果。公检法机关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拘传到案后,应当立即讯问。讯问结束后,应根据案件的情况作出不同的处理:认为依法应当限制或剥夺其人身自由的,可以采用其他相应的强制措施;认为不宜适用其他强制措施的,应立即释放,不得变相扣押。

天明牧师在16日20时从家中被带到曙光派出所并在第二天一早8点送回家中,就是由海淀分局出具了拘传证,在曙光派出所进行调查,其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其法律依据就是《刑事诉讼法》第92条一款的规定。

三)在正常工作与生活过程中,有派出所或居委会人员来约谈。

当弟兄姊妹被视为违法嫌疑人而要求接受讯问时,如果没有公安机关办案部门以上负责人(此处的负责人应当是警长以上的级别)的批准,公安机关民警对你问只能在你的住处或所在单位进行;而且进行讯问,必须由办案人员进行,不能由其他人讯问。所以,讯问人事先要出示工作证件,你要仔细看明,如果不是公安干警或者不是公安机关的办案人员,你可以拒绝接受讯问。如果公安机关办案部门以上负责人批准,出示执法证件,并出示传唤证,办案人员才可以将你带至你所在地指定的地点,进行讯问。

至于为什么派出所和居委会三番五次希望我们签署一个什么所谓的“保证书”,这纯粹是荒唐的事,我们可以直接拒绝写这样的东西。因为在公安机关依法办案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一个所谓的“保证书”的东西,这有可能也是文革遗风所致的。若对方再提守望教会是非法组织或守望的敬拜是非法聚会的事,请对方出示明确的证据,否则可以告诉对方这是诽谤或诬蔑,或者干脆建议让他们直接找教会带领者(牧师、长老)说。但我们要谨慎的是,上面所提到的各类信息,我们即使不讲,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最终都可以获取。但是,我们内心的信仰立场,我们所持守的态度,这是他们除了我们表态以外无法获取的。在17日和19日,有一位姊妹先后在派出所被扣留讯问和被找到工作单位谈话,两次都打电话来咨询,我们告诉她,你只要持守自己的立场,不用开口,不会产生任何损失的。结果她两次都得以持守,内心满有得胜的平安与喜乐。

四)如果派出所或居委会给房东施压,让他解除和你的租房合同。或者威胁公司开除你。

这种情况多出于当地派出所或居委会工作无能而采用的恐吓威胁的负气手法。由于这方面的问题是比较具体的,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灵活处理,这里只提一些简单的原则性建议。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知道派出所警员的姓名、警号,然后直接告诉他们希望与其所长沟通,如果所长沟通也没用,直接告诉他要承担被投诉和控告的后果。
无论面对房东还是面对公司的时候,都要据理力争,最好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并要求对方履行合同。而他们采取的手段卑劣程度甚至有的和当年对待华杰房东的手段有的一比。弟兄姊妹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当判断并回应。如果你能以完全接纳的心坦然接受其结果,那么可以带着对房东的爱心背起行囊自己承担,我们教会在2009年年底搬出华杰就是采用了这种态度,当时我们在暴雪之夜连搬10车才拉完,直到第二天天亮;还有一种态度就是自己准备持守公义一直走到头为止,那么可以采用法律手段与之坚持走到底,实际他们的这种做法完全是无理取闹,几乎是小孩子的负气手法。这种状态在教会户外敬拜的状态未有明确结果之前,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附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二十三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
  (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聚众实施前款行为的,对首要分子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第八十二条 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
  公安机关应当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知被传唤人。对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人,可以强制传唤。
  
第八十三条 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公安机关传唤后应当及时询问查证,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情况复杂,依照本法规定可能适用行政拘留处罚的,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
  
第八十四条 询问笔录应当交被询问人核对;对没有阅读能力的,应当向其宣读。记载有遗漏或者差错的,被询问人可以提出补充或者更正。被询问人确认笔录无误后,应当签名或者盖章,询问的人民警察也应当在笔录上签名。
  被询问人要求就被询问事项自行提供书面材料的,应当准许;必要时,人民警察也可以要求被询问人自行书写。
  询问不满十六周岁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应当通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到场。
  
第八十五条 人民警察询问被侵害人或者其他证人,可以到其所在单位或者住处进行;必要时,也可以通知其到公安机关提供证言。
  人民警察在公安机关以外询问被侵害人或者其他证人,应当出示工作证件。
  询问被侵害人或者其他证人,同时适用本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
  第八十七条 公安机关对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可以进行检查。检查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对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当场检查,但检查公民住所应当出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
  检查妇女的身体,应当由女性工作人员进行。
  第八十八条 检查的情况应当制作检查笔录,由检查人、被检查人和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被检查人拒绝签名的,人民警察应当在笔录上注明。
  第八十九条 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对与案件有关的需要作为证据的物品,可以扣押;对被侵害人或者善意第三人合法占有的财产,不得扣押,应当予以登记。对与案件无关的物品,不得扣押。
  对扣押的物品,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二份,由调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给持有人,另一份附卷备查。
  对扣押的物品,应当妥善保管,不得挪作他用;对不宜长期保存的物品,按照有关规定处理。经查明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及时退还;经核实属于他人合法财产的,应当登记后立即退还;满六个月无人对该财产主张权利或者无法查清权利人的,应当公开拍卖或者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理,所得款项上缴国库。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1 16:21:28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 - 北京守望教会基督教 -- 4月16日2011年

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

教会在这个时期进行户外敬拜,很容易被政府或其他不了解的人解读为是要参与到当下敏感的政治活动。09年11月的户外敬拜,基本上没有这种误解的声音;但这一次,特别是在一些外媒的报道中,把守望教会户外敬拜与某种政治运动或某个人的维权活动联系起来的倾向十分明显。对户外敬拜时间的问题,我们只能说,无论是09年还是现在的户外敬拜,时间都不是教会能够选择或决定的。两次都是在有关部门使教会失去室内的聚会场所后,教会被迫做出的一种反应。因为我们不想停止教会的主日聚会;因为我们不想主动地分散聚会。

我们再次表明,守望教会进行户外敬拜,只是出于主日想要在一起进行敬拜这个宗教性的原因,与当下的某种政治运动或某个人的维权活动没有丝毫的关系。而造成教会与政府有关部门冲突的缘由,我们相信政府有关部门也了解,确实不是这一段时间形成的,而是数年来积累下来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甚至是正视所带来的结果。把这个问题放在数年来一个大的历史脉络中,我们就可以更为清楚地看到问题之所在。

自2005年守望教会开始租用写字楼进行主日聚会,到06年教会整合、向政府申请登记,守望教会一直试图成为一个透明的、公开化的教会。这些是中国家庭教会在新时期发展的一种大趋势。随着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中的迅速发展,信教人数的增加,信众构成中受教育比例的增加,特别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信徒在大城市中的集中,家庭教会的人数、聚会及治理形式必然会发生变化。其实,向这种公开化教会的转型,从某个方面来说,意味着教会准备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及社会服务,准备更多地与政府有关部门沟通合作。

虽然教会作为一个信仰群体的存在并不需要政府部门的批准才可以合法存在,但作为一个社会团体,为了尊重政府与现行的社团登记制度,在不加入“三自爱国会”的前提下,守望教会于2006年7月21日,向北京海淀区政府民族宗教侨务办公室递交了“基督教北京守望教会筹备及成立申请材料”。但2006年8月11日,海淀区民宗侨办公室出具了《审查意见》,以守望教会“拟任牧师未经依法登记的市宗教团体认定,没有与本社团业务活动相适应的专职工作人员”为由,“不同意该申请”,并建议与海淀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联系、接洽。随后,教会进行了行政复议,并向国家宗教局上书,阐明教会的立场,但却没有得到积极回应。自此,守望教会向政府的登记以政府不批准而告一个段落。

其实,如果守望教会按照有关部门对《宗教事务条例》的解释,把自己挂在北京市“三自爱国会”下,向政府有关部门登记的话,那么,我们今天就不会遇到今天的聚会场所问题,守望教会可能早就进了所购置的场所之中了。但问题是,作为一个家庭教会,守望教会虽然愿意向政府登记,虽然表明自己是一个彻底的自治、自传与自养的本土教会,虽然清楚表示拥护宪法并爱这个国家,但守望教会不愿意在自己的信仰立场上有所妥协;不能够加入一个非教会性质的官方机构,即“三自爱国会”;也不认同有关部门对《宗教事务条例》中有关宗教团体就是指“三自爱国会”的解释;这种解释让我们看到,政府部门仍然在执行着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宗教政策,没有带着面对新时期产生的新问题意识来面对家庭教会的这种新发展,不愿意给家庭教会以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因此我们相信,我们今天是在为自己所持守的不妥协的家庭教会的立场付出代价,为政府过时的宗教政策不能给家庭教会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付出代价。在这种背景下,家庭教会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问题以聚会场所的形式爆发出来。

08年守望教会在华杰大厦聚会期间,由于教会的公开聚会,信徒人数增加,引起海淀区宗教部门的关注。借着整顿奥运会前的安全,北京海淀区宗教与公安多个部门于5月11日冲击了守望的主日聚会,试图取消教会在那里的聚会。虽然当时政府部门没有达到取缔的目的,但一年多以后,09年10月,有关部门终于通过各种手段胁迫房东就范而成功地将守望教会从华杰大厦赶了出来。由此导致了09年11月守望教会在户外的两次敬拜。

在09年11月户外敬拜期间,教会曾向北京市民宗委上交了致政府意见书,明确提出通过场所备案的方式解决教会聚会场所问题,但北京市宗教部门除了让守望教会在“三自爱国会”名义上解决场所问题外,对教会的建议没有给予任何积极的回应。第二次户外敬拜后,在问题没有什么实质性解决的情况下,教会带领层相信了有关政府人员代表政府表达的允许守望教会回到室内进行敬拜的承诺,相信了给政府留出时间就能够解决场所问题的愿望,而于11月15日的主日重新回到室内敬拜。

虽然教会在此期间历经艰难,时常需要不断地更换聚会地点,但我们始终在独自承担着这种需要不断变换聚会场所的不便。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购置自己的聚会场所,更好地解决主日敬拜的场所问题。但2009年12月22日,当教会全额支付了大恒科技大厦二层的房款后,却由于政府部门的介入,开发商始终拒绝交付房屋的钥匙,却无法给出任何的理由。从政府有关部门的介入可以看出,有关部门还是不愿意守望教会能够在室内有一个稳定的聚会,不愿相信教会在室内的稳定聚会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这样,教会一方面支付了二千七百万的房款却无法使用本当属于教会的场所,另一方面又不能不支付高额的租金租用临时聚会的场所。2009年底至2011年初这期间,教会独自承担了所有由于场所问题所带来的聚会的不便,一等就是一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其结果是,不仅进入教会所购置的场所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教会租用新的临时场所也开始遇到问题。

由于教会所使用的“老故事餐吧”不能够容纳参加教会主日敬拜的人数,同时也因为运营方所承担的可以理解的压力,教会曾分别于2010年5月、8月、以及这次2011年3月三次试图更换聚会的场所,但这三次都由于政府有关部门的介入,而让教会即使在与酒店方签了正式的合同,也还是无法使用所租用的地方。我们认为,如果其中的某一次介入是偶然的话,连续三次的干涉使守望教会无法有室内的聚会场所,已经是有意地要失信于09年11月向教会的口头承诺,定意要把教会与政府间在场所问题上的冲突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再次显明出来。

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我们认为,再像09年11月那种口头地许可某个临时聚会场所,这种方式已经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只能是把问题积压在这里,带来对政府更大的信任危机,造成日后解决上的更大难度。教会这次的户外敬拜,并不是有意地要与政府对抗。教会一方面是在实践我们信仰中不要停止聚会的要求,同时也在等待与政府一起解决问题。这次教会寻求一个更为正式的凭证,或者进入到所购置的场所,其实都是在期待有一个政府部门能够站出来,与教会一同面对这新的政教关系的局面,作出一个其可以承担责任的决定,比如教会聚会场所的备案。我们相信,如果政府部门愿意,一定会有神所赐的智慧与魄力来解决这样的问题;只要政府部门愿意,一定会与教会一起找到合适的解决问题的途径。虽然使教会在此时失去聚会场所并非我们的选择,但我们还是愿意把这次的冲突看作是一个解决实际问题的契机,而不再像上次那样简单地滑过,把问题留待以后解决。

解决问题的主动权一直在政府部门的手中。如果政府部门有诚意,带着服务信教公民、为信教公民解决困难的心,那么当下的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并且政府部门也会因此看到,只要教会有一个有保证的聚会场所,特别是自己所购置的场所,教会就会像09年11月一样马上回到室内进行主日的敬拜;由此关于教会有任何政治动机的所有猜测都会不攻自破。

愿神帮助守望教会,也使用政府部门,使户外敬拜的问题尽早得到解决。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4月14日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2 13:12:13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

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三)
2011-04-20
  

主内代祷肢体平安!

    我们需要继续祷告!又一个主日(4月17日),我们却没有看见守望事件良性发展的迹象——守望教会信徒依然进行户外敬拜,政府依然出动警力进行阻止。冲突和压力仍然在持续,和谐方式解决危机的钥匙似乎仍然找不到。

守望教会在4月17日,再次经历了一个不平凡的主日。4月19日,守望教会治理委员会发布了“北京守望教会4月17日户外敬拜通报”,通报了那一天的经历。当天更多的同工及弟兄姊妹被当地派出所、居委会或小区保安看守在家中,天明牧师和小白牧师则在前一夜分别被传唤。主日当天,有一百多位弟兄姊妹参加了户外敬拜,晓峰牧师等47人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讯问及笔录。之后,十几位弟兄姊妹17日当天被放出来,其余三十位左右基本上都是18日满了24小时后才被释放。其中,不少肢体在里面被当作罪犯对待,心灵受到很大的压制和伤害,甚至有姊妹受到极其恶劣的对待。

    守望教会也在通报中坦言,“我们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不妥协地持守自己的信仰立场,都需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可能是我们的住所、工作、家庭、产业、人身自由、甚至是我们的性命。”在4月14日发表的“守望教会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中,对这一付代价持守的信仰立场进行了一些说明:“我们相信,我们今天是在为自己所持守的不妥协的家庭教会的立场付出代价,为政府过时的宗教政策不能给家庭教会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付出代价。在这种背景下,家庭教会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问题以聚会场所的形式爆发出来。”

在14日发表的“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中,守望教会详细的回顾和解释了这次户外敬拜的实际背景,告白了教会一方面支付了二千七百万的房款却无法使用本当属于教会的场所、另一方面又不能不支付高额的租金租用临时聚会的场所,一年三个月的时间独自承担所有由于场所问题所带来的聚会的不便等的实情。同时,守望教会也坦诚表达了对政府的期望:“教会这次的户外敬拜,并不是有意地要与政府对抗。教会一方面是在实践我们信仰中不要停止聚会的要求,同时也在等待与政府一起解决问题。……我们相信,如果政府部门愿意,一定会有神所赐的智慧与魄力来解决这样的问题;只要政府部门愿意,一定会与教会一起找到合适的解决问题的途径。”

我们相信,这次守望教会事件,不是孤立的一间教会的个别现象,而是在时代发展趋势中的典型现象。其实,因着聚会场所出现问题而进行户外敬拜的例子,在上海及南京都有发生过,而如今他们都已在自己的聚会场所进行稳定的主日敬拜。随着城市基督徒的增加,教会的持续发展,这一类矛盾冲突仍有可能会继续的出现。因着这一事件的典型性,以及对未来的影响性,我们需要更加迫切的为它祷告!

    让我们首先为守望教会代祷:求神安慰、医治和恢复在政教冲突中受压制和伤害的心灵,让他们仰望为他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来十二2);求全能的上帝为他们开出路,尽早进入祂所预备的聚会场所进行户内敬拜。

    让我们也为政府部门代祷:求神施恩于参与处理此事件的各级各部门政府人员,赐他们智慧与力量,带着诚意,带着服务信教公民、为信教公民解决困难的心,顺利的解决当前面对的问题。并借此,掀开政教良性互动关系的新局面。

让我们继续为众教会祷告:其实,除了守望教会,还有不少家庭教会因着“合法性”等问题受到冲击、压力、甚至逼迫,让我们也为他们祷告,祝福他们在试炼中仍有喜乐,叫他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一7)

    让我们也为北京继续祝福祷告:作为正在崛起、需要承担更多普世责任的国家的首都,求神赐下平安、和谐、稳定、发展的恩典,并让公义、信德、仁爱、宽广、良善的文化充满整个城市,使北京满有神同在而带来的荣耀!

    这一周是受难周,众教会都在思想耶稣基督受难的意义,让我们也一同思想使徒彼得藉着耶稣的十字架告诉我们的苦难的意义:

“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 神看是可喜爱的。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象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二20-25)

众教会可以继续以认领禁食祷告日的方式参与代祷:

可以认领周一至周六的某一天,进行三餐禁食祷告。目前,以下二十六间教会及一个代祷团契已经认领了不同的禁食祷告日:

周一:锡安教会,磐石教会,爱之舟教会
周二:雅歌教会,葡萄园教会,果树林教会,北京教会,挚爱教会,大光教会
周三:城市复兴教会,永丰教会,三一教会,马家堡教会,芥菜种教会
周四:安华教会,载道教会,惠民教会,青橄榄教会
周五:麦子教会,爱加倍教会,兴道教会,晨星教会
周六:橄榄树教会,明光教会,沃土教会,橄榄枝教会,希伯仑代祷团

我们继续邀请你加入到代祷的行列,举起圣洁的手为北京守望教会及众教会代祷,也为政府各部门及官员代祷!愿神怜悯及赐福北京!

                           北京教牧联祷会
                          于2011年4月20日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3 8:58:46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 23/4/2011

【天明牧师: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圣经 罗马书6:8)】

今年的受难周以及复活节,对我们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来讲,都是特别的。我们在这短暂的一段时间里,所经历的实在很多。我想在这里就我自己所经历的,在主里与大家分享。

1

﹡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如茵陈和苦胆的困苦窘迫。我心想念这些,就在里面忧闷。 我想起这事,心里就有指望。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至断绝。……我心里说:“耶和华是我的份,因此,我要仰望他。”(耶哀3:19-22,24)

前天(受难节前一天)中午过后不久接到冠辉长老的电话,在电话里听到他说到国永名字后因悲伤痛哭而来的短暂停顿时,我开始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国永弟兄还是冠辉长老。当电话里确认国永弟兄的女儿乐义从高楼坠下的消息时,我不由自主地大声说:主啊,怜悯!拯救!没有一人听到这消息而不感到震惊和悲痛,我想这是人性所面对之痛苦的极限,想起国永和娟子他们被震碎、被撕裂、再无心灵的空处来承载不知何处不知何时涌出来的悲痛时,我知道人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人所有的安慰都是无力的。

在警察的陪同下赶到垂杨柳医院时,小乐义已经被主接走,安静地躺在医院的床上。我们赶过去的弟兄姊妹围在她的床边久久地为她祷告。乐义就像通常一个成长中的孩童摔倒、受了点轻伤,而后反得到父母更多的爱而幸福地睡着一样——静静地睡在那里,她可爱的小手还是那样软软的,感觉真能够醒过来。我们为她祷告,在她的床边静静地期待着她醒过来。

但她真的走了,穿着她那漂亮的衣服。回到家后直到深夜,我也很难熟睡,感觉自己在半睡半醒之中,头脑里不自觉地想着下午所经历的事,后来就想到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受伤的小乐义在她爸爸***怀里安睡不醒,但在另一处好像看到了祂是在主耶稣的怀里;从高处坠下来的小乐义,竟然静静地躺在了乐园的草坪里(这时我仿佛也想到了“纳尼亚传奇”里的四个兄弟姐妹“不幸”掉到了神奇荣耀的另一世界),然后不久她醒来后稀奇那里的一切,这是哪里呀?在那里她也许会听到叔叔阿姨们在她家里常唱的“这是天父世界”。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就给国永夫妇发去了开头这段的经文。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林前15:3-4,19-20;帖前4:18)”

2

﹡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昨天(受难节)原本也是大学同学团聚的日子。今年是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清华校庆每年特别召聚毕业二十周年的那个年级,刚好百年校庆时我们年级荣幸被母校召上了,为此清华也为我们这1986级/1991届毕业生组织了廿周年纪念活动,这些活动就从昨天开始。入学时我们班一共有30位,毕业时29位(一位在大学五年级寒假时因煤气中毒而去世,没能返校)。毕业二十年,大家从未聚过一回,大家分散在天南海北、地球的各村落,实际聚起来不容易,而且也有像我这样一毕业就“隐姓埋名”工作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人。这次班里同学非常积极活跃,开始联系并寻找“失散”多年的老同学。

这个月上旬,他们终于找到了我和恩泉牧师,大家千辛万苦找到的最后两个,就是班里做牧师的那两个,后来我也得知我们班里有不少信主的。找到我时不知道他们的心情有多兴奋(我也一样),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当年的金永奎同学就是今天的天明牧师。“材6班终于大团圆!我觉得首先咱们的恒心诚心感动了上帝,所以要感谢上帝的恩泽。其次感谢同学们感念旧日同学情谊,积极响应。最后大家人肉搜索本领确实强大,真有一种天涯若比邻的感觉。” “齐啦!!!!!!”“激动!!!!!!!!!!!!!!!!!!!!!!!!”“ 盼望着大团圆的22日晚!!!!!!”一同学(听说已经信主)也对联系我们大家的另一同学兴奋地说:“**,你这俗人在金牧师眼里就一迷途羔羊,属于被拯救对象,不用担心不理你。让我们热烈欢迎金天明牧师归队。永奎,你也发发言,大家为了找你可花了大力气。”负责联系的同学说,“这次活动每个同学都要捐钱,但是考虑到你和张戈〔恩泉〕是牧师,不同于我等凡人,所以同学们一致同意你们不用捐款。你们只要能来我们就非常非常高兴啦。”当我表示“很希望在大家里面有份”时,他回复说:“永奎,同学们是好意,也是对你献身教会的一种敬意,都商量好了,你就别推辞啦!”

有些同学在网上找到了颂扬(一姊妹)写的有关我的见证和《杏花》里我的采访稿,还有我们教会在雪中户外敬拜的视频,全部转发给班里所有的同学。还有同学说道:“这篇文章是我昨天找到的,作者叫谈妮。主角是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人,故事却是完全陌生的。我还联系上了作者和编辑,她们都在为主角能度过眼前的难关祈福,我当时还不太在意。

今天仔细把文章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突然觉得非常感动。我自问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中洋雅俗都经历过不少,很难被一般的东西打动。可看到有人真的用一生一世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件事,我真的很感动。我这里也衷心祝福他。”“很长时间没有被感动了。但是读了这篇文章,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一个人有信仰是幸福的。”

全班要做廿年毕业纪念相册,除照片外每人都要写毕业二十年感言。我发去了晚交的那二十年毕业作业,题目为“二十年毕业感言”:

“自大学毕业至今,没有换过一次岗位(也从未考虑过换岗位),可以说是没有违背那从天上上帝来的呼召,传道、服侍教会到如今,感觉一口气跑了这二十年。93年结婚,结婚后不久就在家里开始了教会,现在仍在这间教会牧会。//我走过来的二十年路途,在很多人看来是一条窄路和布满荆棘的路,在这路途中我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的艰难(我想你们也能够理解当下教会在中国的处境)。但上帝的恩典让我没觉得那么难,反而内心里常经历祂所赐的平安和喜乐;无论是在家庭中,还是在所服侍的教会中和弟兄姊妹身上,时常因看到上帝的拯救、安慰和医治生命的工作而感恩和满足。//以下是能够表达我二十年生命经历的圣经经文,很愿意与你们分享:“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现在我的家庭情况是这样: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和你们熟知的大学期间谈恋爱的当时上中央民院的那位(李京花,现名恩平)结了婚,育有一儿一女(儿子金雅各,16岁;女儿金雅歌,14岁)。//人生成长最重要的5年,和你们一起度过,这是我的福分,也是我的感恩。//我想念你们——我的老同学!//想念你们和爱你们的 永奎//2011-4-9”

昨天我跟负责看守我家门的警察讲了这半个月前的约定,并提出能否在他们的“陪同”下去一趟老同学那里,与他们见面并照一张像回来,他们经请示,最终还是表示上面没有同意。这样我就“辜负”了同学们二十年后相会的这次期盼,而且作为牧师也“破坏”了二十年来的首次“大团圆”,为此深深感到亏欠,但更为遗憾和难过的是,恩泉牧师建议“24号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咱们可以到永奎那儿去观礼”,负责联系的同学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作为牧师,直到今天我也无法发出邀请,请他们到我们教会来参加敬拜,并以老同学的情谊和主的爱招待他们。

3

﹡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9)

明天是复活节——记念耶稣基督复活的日子。诗班好几个月前开始排练了受难周、复活节的特别敬拜,但现在看来无法按原先的计划进行了。现在当面对的,还是那个问题:明天(主日)怎么办。明天已经是第三次户外敬拜了,第一次出去的人当中160多弟兄姊妹被带进派出所,第二次也有40多位被带进去,而且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已经被堵在家里不能出门了,原先还是周六晚开始,现在周五晚就已经开始行动了。看来他们也确实越来越有经验,而且办法似乎越来越简单:就是不让大家出来,那些“漏网之鱼”就带到派出所,笔录、询问了解情况,这样下周又可以堵他们家门了,也许继续这样下去最终可能就无人能到那里户外敬拜了。

明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出到户外敬拜,教会为什么还坚持要出去?教会治委会也清楚看到那些走出去的弟兄姊妹所遭受的苦楚,为什么还要“硬着心”坚持原先的决定,连半步都不肯退?这样一味坚持的牧者,他们对羊群的爱到底在哪里呢?对此,我再次想说:这次一场属灵的争战,就是坚守耶稣基督是教会的主的争战。五十多年前教会所面对的那场是否参加“三自”的属灵争战,今天以“聚会场所”、“建堂”和“户外敬拜”等不同于过去的形式出现在我们中间,在我看来它们之间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它们所体现的正是政教关系的张力,从教会这方面来讲,就是要不要坚持耶稣基督是教会唯一元首这一真理和信仰。当时,他们面对政府来的政治压力,加上只要参加“三自就可以继续像原先那样不被干扰地在教堂敬拜和事奉的利诱,不同的教会和传道人、弟兄姊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其结果我们都知道,至今我们(其实中国教会都是)还仍活在当年他们所做抉择的影响之下。当年,面对“三自”运动,不少传道人和弟兄姊妹勇敢站出来明确表态拒绝并坚决不从,我们也不断讲述他们因坚持信仰而不作出妥协的感人见证,这种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在真理和信仰上决不妥协,也成为了家庭教会的属灵精神。那时候,他们的抉择所面临的,和今天类似:“不能为着自己的信仰不顾父母妻儿和他人,‘这太自私了!’”但五十年过后的今天,每当我们听到那些老一辈的见证或别人分享他们的见证时,常引用以下经文来彼此鼓励:“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27)我也发现在信仰前辈们的追思礼拜中最多被引用的经文便是:“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是的,好牧人当为羊舍命,但是因主的缘故,而不是为了“保护羊”而舍了主;而且主的托付不是叫牧者跟着羊走,而是“引导”(来13:17)并“牧养我的羊!”(约21:16)

而且我想再次说,户外敬拜的“户外”它不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是一个态度:面对着我们荣耀的主和面对政权的一种态度,我相信这种态度本身就是对独一真神和教会唯一元首的一种敬拜,而且在这个特别时期,比任何的诗歌和讲道都更为宝贵的蒙神喜悦的敬拜。尽管你不以户外为手段,但如果在我们内心里的某个角落不自觉有一个期盼,希望“户外”能够带给我们所要的,今天就当除去这意念,单单地靠着主侍立在那里——今天这个时代神让我们当站的那地方——并且坚持不懈。

“我又何必再说呢?”(来11:32)“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4:5-6)——祂是荣耀的王!教会唯一的元首!面对这对我们教会来讲特别的一个复活节,巴不得我们都能够把我们自己和属我们的一切,带到主的祭坛上,归入基督的死,因此好与基督一同经历他复活的大能,如圣经所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4:7-11)

最后,我想用09年李天恩老牧师到我们中间来特别作见证的那天晚上,见证结束后诗班在主面前所献上的那首“不足介意”来结束今天的分享。

与基督一起受苦,
为基督一起奔波,
崎岖窄路,死荫幽谷,
都与基督一起走过,
都与基督一起走过。

不足介意,不足介意,
若比起我们得享的荣耀,
我们所受的苦,
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与基督一起被人嘲笑,
与基督一起忍受痛楚
疼痛恐惧,忧伤愁苦,
都与基督一起经历,
都与基督一起经历。

不足介意,不足介意,
若比起我们得享的荣耀,
我们所受的苦,
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天明
2011-4-23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4 10:43:57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请点击:
海峡时报2011年4月25日有关北京守望教会在复活节聚会的报道和图片

http://www.pcchong.com/Peking_Shouwang_church5.jpg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5 10:51:05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北京守望教会基督教(25/4/2011)

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感谢神让我们在这个我主基督复活的记念日,再次以特别的敬拜方式经历他复活的能力,以及他信实的保守,度过这个在我们寄居的人生中十分特别的复活节。

4月24日的北京,早上风和日丽。教会户外敬拜的时间及地点没有变化。由于教会多数弟兄姊妹自周五或周六就已被看守在各自的家中,有些单位调休使这个主日成为工作日,有些被单位安排主日出差,所以能够出去到教会指定地方户外敬拜的人数大约不到一百人。由于警察的封锁,教会没有达成整体的敬拜。有些小组在附近的餐馆中完整地完成了敬拜;但有些小组还没有到达所定的平台就被警察带到已经准备好的公交车或警车上,随后被带到附近的海淀派出所。据我们统计,上午被带到派出所的弟兄姊妹共计36人。他们在海淀派出所做完笔录后,被分别送往24个不同片区的派出所。在有些派出所中,弟兄姊妹受到较好的对待,派出所为他们提供了饭食;但有些派出所不仅不提供饭食,而且连外面的弟兄姊妹送去的衣物和饭食都不给递进去,甚至还出现警员扭打我们弟兄的情况(如安贞里派出所)。有部分弟兄姊妹24日下午就被释放回家;但直到目前,被扣朝阳区多个派出所的21位弟兄姊妹中还有16位没有被释放。有些派出所的警察威吓说,如果不写保证书,就关48个小时。被要求写保证书的弟兄姊妹都做好了被关48小时的准备。

有些弟兄姊妹是第一次被带进派出所;但也有弟兄姊妹是第二次或第三次被带进去的。我们相信,每一位早上走出家门的弟兄姊妹都清楚地知道他们到了那里之后会遇到什么,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以此见证了他们愿意在主的面前摆上一切的心志。尽管我们教会的牧师、长老、同工及被囚在家的所有弟兄姊妹,在知道有弟兄姊妹被带走的那个时刻,因着不能够与被带走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而在我们的主面前有许多伤痛的眼泪,但我们的眼泪中也含着感恩与喜乐。我们为那些弟兄姊妹表现出的信心与勇气心存感恩;为他们甘心为自己不妥协的信仰付出代价而心存敬佩;为着我们能够在同一个教会共同服侍我们的主、在这个时代共同见证我们复活主的荣耀而满得安慰及激励。

在这场属灵的争战中,除了主日有弟兄姊妹在广场或派出所中勇敢地为主及自己的信仰做见证外,自上周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被囚在家中,而使争战的地点更多地转向了我们的家门口。有弟兄姊妹自上周三就被囚于家中不能出门;多数是在周五或周六被限制,周日晚或周一解除限制。教会治委会的五位牧师及长老自4月9日被囚在各自的家中,除偶尔被陪伴短时间出来外,一直不让出门及会见来客,至今已经有17天。小白牧师被囚在家也超过两周;袁灵传道最近这次被囚在家也有数天。所有被囚在家的教会同工及弟兄姊妹都十分配合地让自己被关在家中,没有因此与看守的人员产生任何的冲突,有些还借此机会给看守我们的人分享了福音。我们把这种被囚看作本是我们不配的为主受苦的方式,借此让自己与主基督所承受的苦难有份。同时,我们也很乐意接受我们的主借此让我们与那些曾以这种方式蒙受了不公对待的这个社会的底层、边缘或弱势群体站在一起,作为基督的门徒去承受他们曾经承受过的,就如我们的主在世的时候甘心与他那个时代一切被社会所遗弃之人站在一起,为他们承受苦难一样。

但在我们甘心承受的同时,我们也凭着在基督里的诚实指出,北京市政府指派各片区派出所的警察,并用纳税人的钱雇佣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没有任何法律凭据的情况下,在众多信教公民的家门口限制公民的自由,或者给他们所在单位或所租住房东施加压力,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就辞退他们的工作或解除房屋租赁合同,都是完全违犯中国法律的行为;不仅与当今人类社会的文明格格不入,也与这个泱泱大国试图推进的以法治国的精神背道而驰。在此,我们呼吁政府相关部门,不要利用公权力对信教公民施加变相逼迫,妥善地使用上帝赐给政府的权力,尽自己作为政府部门所当尽的责任与本分,尽快与教会一同寻求解决当前政教关系遇到的问题。如果我们真在哪些方面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或法规,希望能够得到公开并公正的审查与对待。为着能够更好地推进中国社会的法治建设,我们甘愿承受任何法律的后果,以此显明我们作为基督徒对这个国家的爱。

我们爱这个国家,因为我们的主爱这个国家。在过去这个受难周中,神让我们经历教会中一个家庭痛失爱子,以这种令人敬畏、同时又让人悲痛的方式,除去我们心中可能有的任何自义,让我们切身经历,父神曾以痛失爱子的方式,息了他天上的愤怒;让我们清楚知道,基督的爱远超过我们对公义的狭隘理解所能测度;神的儿子宁肯自己承担所有的代价,宁肯让他所爱的、忠心跟随他的人与他一同承受一切的损失,以此来显明他是如此地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城市的每个人;就如在我们还不认识他的时候,他就为我们这些罪人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愿我们以基督这样的爱,为那些在广场上粗暴拉扯我们的警察、派出所中朝我们吼叫的工作人员、家门口拦着甚至无礼地不让我们与人说话的保安,以及那些可能只是出于维护自身利益在做决策的政府官员们祷告,愿基督的爱也能借着我们临到他们,如同之前神借着他人将这爱带给我们一样。

当我们与主一同经历死,就信必与祂一同经历祂复活的大能,就是祂已经捆绑了撒但权势的得胜。撒但的意思是要借此分裂并搞垮基督的教会,但在基督里的得胜让我们知道,撒但在上帝的教会中最终会“无份、无权、无纪念”。我们愿意再次表明,教会愿意靠着主持守她已有的立场,坚持户外敬拜。我们不知道主何时会为祂的教会开一条出路,我们只求神赐我们忍耐等候的心。为此,我们再次请求守望教会及各处主的教会恳切地在主的面前为我们代求,求主用祂大能的手托住守望教会,并尽早地为祂的教会开一条出路。

为我们的主在家中被囚的天明牧师、孙毅长老、冠辉长老、刘官长老、晓峰牧师、小白牧师、袁灵传道及其他同工向各位弟兄姊妹主里面问安。愿我们复活之主的平安和恩惠、天父上帝的怜悯及慈爱、运行在教会中的圣灵保惠师的安慰和激励,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从今时直到永远!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4月25日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5 14:50:30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北京守望教会(27/4/2011)

不要把专注于信仰的教会政治化——回应《环球时报》社评

4月26日《环球时报》(以下简称《时报》)出了一社评“个别教会要避免让自己政治化” (以下简称“文”),文中所评论的就是近期在北京发生的守望教会有关户外敬拜的事情,而且就像题目所说的那样,是给守望教会的一个善意的提醒。这是我们所看到国内媒体有关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唯一正式中文报道,因此作为当事者的我们,有必要对文中所提出的一些问题做出澄清和解释,好让读者对此事件有更全面和细致的了解。

文中多次提到的“家庭教会”之所以被称为家庭教会,并不是因为只有家庭成员(加上少数亲朋)聚集参加,也不是因教会仅限在信徒的家里聚会。家庭教会是上世纪50年代,一大批不愿意在信仰立场上做出妥协而拒绝参加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 以下简称“三自”)的广大信众,为了坚持信仰和敬拜上帝,不得不退回到家中敬拜起始的。因为在那个时代,参不参加“三自”不是一个信仰问题,而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不参加“三自”就是反革命,为此很多人被关进了监狱;那些在信仰上不肯作出妥协的,只能在家里秘密敬拜了。过去极“左”的宗教政策,随着70年代末改革开放有所改变,这样原先在家里秘密敬拜的所谓“家庭”教会逐渐公开聚会,并且随着人数的增长和环境的进一步改善,教会的聚会逐渐从个人的“家(房子)”移到写字楼等公共的开阔空间里,甚至有些地区的家庭教会盖起了教堂。尽管家庭教会经过了漫长的50多年时间,加上各地区间的差异,“‘家庭教会’的情况”确实“千差万别”,而且就像文中所指出的,“基督教近几年在中国发展很快,各地出现大量‘家庭教会’”,但是家庭教会的本质却一直没有改变——不愿意在信仰立场上作出妥协,拒绝参加“三自”——这才是真正的“家庭教会”。因此文中所说,“它与能在一个房子里容下的真正‘家庭教会’已经有了某种不同”,是对家庭教会的误解;教会最看重的不是聚会场所本身,而且也从来不以它来界定和限制自己,因圣经上说:“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指基督)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本次守望教会户外敬拜,虽然是一个“个别教会”事件,但它所反映出来的是50多年历史遗留下来的“中国宗教事务的老问题”在现时期的突显。我们承认现在的宗教环境比起过去宽松了许多,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相比于家庭教会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正是由于“原有的宗教管理系统”的严重滞后,造成了现在政教关系的张力。守望教会在过去的2005至2007年的两年多时间里,根据当时新出台的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积极主动向政府部门提出登记申请,并向国家宗教局递交了《北京守望教会 关于教会登记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在法律的途径解决家庭教会问题的意见。相反,相关部门对守望教会的回应是什么呢?相关部门不仅持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宗教政策,即不加入“三自”就不可能有合法的敬拜聚会,给予明确拒绝,而且只要信徒在家里聚会,片警不时地以“扰民”的名义干预,使教会被迫搬几十次地方;后来教会为了不扰民而租用写字楼聚会,相关部门又以得到举报“举行非法聚会的”名义冲入教会崇拜现场,要求停止正在进行的敬拜活动;而后在09年几个部门(宗教、国保、工商、税务、刑警等部门)联合给房东施加巨大压力,使其强行解除租赁合同(那次也被迫到户外敬拜);为了拥有不被干扰的稳定聚会场所,教会信众合力奉献大量金钱购得一处能够容纳全会众的适合且稳定聚会的场所,然而,尽管教会早已支付全额现款,但因有关部门的介入,开发商迟迟不敢把钥匙交给我们(这种情况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教会不得不再支付高额的资金租用地方,因有关部门介入,租赁合同多次被迫解除。因此,不是守望教会要“用‘宗教自由’打擦边球”,更不是守望教会要借户外敬拜有意“与社会管理系统发生对抗”,而是北京市(或是海淀区)的相关部门一直以来的作为(或者不作为),使户外敬拜成了守望教会“别无选择”的选择。

再者,文中也特别提到说,“搞政治是教会的大忌”,对此我们完全赞同。家庭教会不愿意参加“三自”,另一重要原因恰恰就是因为“三自”是政治运动的产物,是教会政治化的结果。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家庭教会都一直持守政教分离原则,坚决反对把教会政治化。为此,在这次关于户外敬拜的“告会众书”中,以及后来的“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中,我们都清楚地表明了户外敬拜是在不得已情况下的单纯的信仰行为,而不是假借宗教名义的政治化行动。无论是09年11月的户外敬拜还是这次的户外敬拜,那些所谓敏感时期都不是教会所选择的,两次都是在有关部门使教会失去室内聚会场所之情况下,教会不得已做出的决定。08年5月奥运前对守望教会的直接冲击、09年六十年大庆前强行让房东解除与教会的租赁合同使教会失去聚会场所,以及在文中所说“当前政治上比较敏感的这一时刻”,守望教会所签室内场所的租赁合同又被解除……每当敏感时期发生的这些事件,到底是偶然、还是巧合,或是一种定然?

我们再次表明,守望教会的户外敬拜,它不是政治问题,而是纯宗教性的问题,是家庭教会的快速成长和滞后的“原有宗教管理系统”的张力导致的宗教问题。因此,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不要把守望的户外敬拜活动政治化。把它政治化也许可以减轻有些部门的相关责任,但这不是解决宗教问题的合宜方式。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够把其确实当作一个宗教问题来解决,并且也只有当作是一个宗教性质的问题,这个问题才有可能得到合宜的解决。其实守望教会所希望的,无非就是可以在室内稳定聚会的保证,这要求一点都不高,作为教会再平常不过了。守望教会在“就户外敬拜的再次说明”中也曾明确表示,“政府部门也会因此看到,只要教会有一个有保证的聚会场所,特别是自己所购置的场所,教会就会像09年11月一样马上回到室内进行主日的敬拜;由此关于教会有任何政治动机的所有猜测都会不攻自破。”我们理解当前有关部门“彻底解决它并不容易,很难‘一刀切’”的处境,因此,如果无法出具守望教会可以回到室内的书面凭证,那么让守望教会进入自己已购买的场所敬拜,是最自然、最合理,也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了。当然,此后可以建立彼此沟通的平台,一同寻求长远的解决之道,也为解决家庭教会问题积累经验,为社会的稳定及和谐共同做出贡献。

最后,我们再次请求,不要把专注于信仰的教会政治化。

北京守望教会
2011-4-27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7 17:54:22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为北京守望教会代祷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转载:CNN 对北京守望教会最近受官方镇压的报道和视频 -- 28/4/2011

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ZOztJTDYIM/

http://www.pcchong.org/Shouwang.htm (用 firefox)
或 http://www.pcchong.org/Shouwang_IE.htm (用微软 IE)

报道/视频: http://edition.cnn.com/2011/WORLD/asiapcf/04/28/china.church.crackdown/index.html?hpt=C1

Beijing, China (CNN) -- This calm denim-clad 28-year-old identifies herself only as Water, based on the Chinese characters that make up her first name. She has been deemed an enemy of the state, an unlikely label for a petite and well-educated woman who eschews violence and confrontation.

Here in China, Water is living her life in fear, under the close watch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practicing Christianity at Beijing"s underground Shouwang Church. She requested her Chinese name not be published for safety reasons.

Shouwang Church has came under fire by Chinese authorities three weeks ago, when the government ordered the church to cease all activity until further notic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stated that Shouwang operates unlawfully. To be recognized, the church must register to be a state-sanctioned operation, which includes censoring of certain religious materials.

The government mandate fell in the midst of a recent crackdown on dissidents, activists and lawyers across China, as the government fears a revolt that mirrors the unrest across the Arab world.

On Easter Sunday, police officers stood outside Water"s home and that of hundreds of other Shouwang members, forbidding them from attending an outdoor service church members had spent months preparing. The senior pastor, Jin Tianming, remains under house arrest. Those who did make it to the site in northwest Beijing were rounded up in unmarked public buses and detained inside police stations.

Shouwang is one of China"s largest protestant Christian groups not sanction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rom 2005 to 2007, Shouwang actively applied for registration with the government but was unsuccessful.

"In church, we would call this a spiritual war," Water quietly said in a CNN interview. "Every day, this spiritual war is not what I prepared for but now I find I am in it."

Water says she merely wants a margin of religious freedom, but her pursuit has been rocky. Over the past three weeks, Water is followed by the police at home and near the church site. She was detained two weeks ago at the police station overnight. Her mother, who is also a Christian, and her father, who is not, have been harassed, she said.

"My father, who is not a believer, even came to visit me at the police station where I was held," Water recalled.

"Every day I face a new situation with new difficulties. I try to ignore them but their approach every day is different," she explained. "They make my daily life pretty challenging."

Water, who started practicing Christianity because she felt the Communist Party "left [her] empty," says that she prays for her country to find "strength" on a daily basis. At the same time, she is realistic about the risks she has taken.

"Personally I don"t know how long I can last because the pressure is pretty intense, because they try to harass your family, your workplace and your landlord. They want to evict you," she told CNN. "They want to control you."

Water has been accepted to a graduate school program in North America that will commence this fall but unlike most Chinese, she worries less about obtaining the necessary foreign visa than her ability to merely exit the country.

"I"ve seen what is happening around me and to be honest, I"m not sure how I"ll end up," she told CNN, referring to a recent series of detainments by customs police at the Beijing airport, most notably Chinese artist and activist Ai Weiwei on April 3.

According to Shouwang Church, more than 200 worshippers have been arrested or detained in recent months and more than 36 were detained at police stations, including lawyers, students and artists. China Human Rights Dialogue, a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based in Hong Kong, report that 17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activists are currently reported missing.

Usually hundreds of worshippers gather at this illegal "house" -- or unofficial -- church, which is one of the largest Christian gathering places in the country. Shouwang -- which means "to keep watch" in Mandarin -- is an unregistered Christian group that was forced outdoors after authorities blocked the rental of its previous office space in November, the church said. It has not been able to obtain a new location since.

In China, the church debate is now being waged on the public stage. In a Tuesday editorial, the state-run Global Times newspaper published the first Chinese language coverage of the controversy. The editorial conced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lacks "house church" management experience." But the editorial also claims China does have religious freedom while also attempting to prevent "religion"s shock on the rest of society."

The editorial later scolded Shouwang Church for "not engaging in religion but politics and that"s taboo for the church."

"Now is a particularly sensitive time," the editorial read. "Shouwang Church is not acting appropriately, according to the state"s management."

On Wednesday, Shouwang published a statement saying its actions were not political. In a blog post on its website, Shouwang accused the authorities for politicizing the church"s existence while acknowledging that the "house church" issue is difficult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government. "It will not be easy for relevant departments to "completely resolve" this," the blog said in Mandarin.

"Shouwang wants nothing more than to be guaranteed to be able to gather inside to worship in stability," the church"s post said.

As for Shouwang"s church members, Water is not sure how long she can keep fighting for her faith. She is keenly aware of the fate of many Chinese dissidents, religious and otherwise.

"I"m really afraid of torture," Water said, with hands calmly folded. "Being tortured ... I heard many stories of that."

CNN"s Stan Grant contributed to this article.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1/4/28 19:10:25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共有回复 13 个,共 1 留言首页 前一页 下一页[1]

::: 您 可 以 在 此 直 接 回 复 当 前 主 题 :::
发 言 标 题: *(标题限制 40 个字符以内)
发  表  人: *(名字限制 10 个字符以内)
密   码: *(请先注册才发帖)
性   别: 女 (已注册用户不用填)
头   像: (已注册用户不用选)
电 子 邮 件: *(必须填写)
  Q Q  : ICQ MSN
主 页 地 址:
选 择 表 情:
Ubb标签:
Q 帖图: Q帖图一  Q帖图二  Q帖图三




            (Ctrl+Enter提交)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联系斑竹 | 关于我们 
网友的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网上灵粮》/《归正学义网》的网管和论坛的坛主无关;网友承担一切因自己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8.13 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