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一课 - 撒母耳、扫罗、大卫 - 凭空虚构的人物吗?

 

1。我在《课程纲要》说:

从圣经的记载,大卫是希伯来帝国史上最受人拥戴的领袖。他是以色列人的理想君王;耶和华上帝在与他立约的时候,也把他的王国象征为弥赛亚的神圣国度(撒下七:13,16)。他的一生给以色列王国奠定了稳固的基业,所罗门王在这基础上,把王国的疆土扩张到至大,国势一时无双。但奇怪的是,从当时近东国家如埃及、米所 波大米亚(Mesopotamia)、地中海东部诸国家(Levant)的经外文献和巴勒斯坦区考古学所发现的证据,我们似乎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主前十三至十世纪以色列人在迦南的活动,更不用说大卫和所罗门联合王国的存在了。所以怀疑派很喜欢在这个话题上大作文章,他们说,所谓大卫和所罗门联合王国的历史,不过是后世以色列人传说美化,甚至捏造出来的。有一位旧约圣经学者苏根(J Alberto Soggin)说:“除了圣经的记录以外,从未有任何文献提到大卫或所罗门的王国。因此,质疑圣经有关经文的历史可靠性,是一个合理的怀疑。”

    现在,我要引用 Prof K A Kitchen 的《有关旧约的可靠性》(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2003)一书的资料和大家分享。Prof K A Kitchen 是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古埃及学教授,也是大学考古学院的荣誉研究会员。著作颇丰,有 Pharaoh Triumpha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Ramesses II, Ancient Orient and Old Testament, and The Bible in its World: The Bible and Archaeology Today.

2。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的资料推断旧约圣经的记载是否可靠:

一、从古埃及、亚述、地中海东部诸国家的经外文献,看看它们有没有和圣经相关的记载;

二、从旧约圣经有关外邦帝王名字或事件的记载,看看它们是否和经外文献相符;

三、从巴勒斯坦境内和邻邦的考古资料,看看它们是否和圣经的记载相符。

3。到今天(2003年)为止,从以上三方面所得的资料显示,主前 853年(或 925年)后的圣经资料是毋庸置疑的。理由如下:

A。1920s和30s 在米吉多(Megiddo)发掘了一块15寸长的石柱碎片,上刻有埃及法老王示撒(Shishak)名字的装饰(cartouches)(请看图一)。此碎片被确定为主前约925年。按王上十四:25 - 26 的记载,“罗波安王(Rehoboam,南国犹大第一个王,931/930 - 915/914BC)第五年,埃及王示撒(Shishak)上来攻取耶路撒冷,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和代下十二:2 - 4“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打耶路撒冷,因为王和民得罪了耶和华。 示撒带战车一千二百辆,马兵六万,并且跟从他出埃及的路比人(Lubims)、苏基人(Sukkiims)和古实人(Ethiopians),多得不可胜数。他攻取了犹大的坚固城,就来到耶路撒冷。”此碎片所记载的正是这场战役。


图一

这位示撒一世(Shishak I,945 - 924BC)就是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创始者,他的利比亚(Libyan)名字的英文翻译是 Shoshenq I,在埃及的碑文上是 Sh-sh-n-q 或 Sh-sh-q,圣经希伯来文是 Shishaq 或 Shushaq。上述战役记载在埃及底比斯(Thebes)的卡纳(Karnak)神庙出土的浅浮雕上 (看图二),有超过一百五十多个巴勒斯坦城镇宣称被占领,包括了米吉多,基遍。


图二

考古学家在发掘米吉多与示撒在位同期的土层中,发现证据,证明当地的确被劫掠及焚烧。 从埃及历史的记载,在法老示撒一世之前,只有法老兰塞三世(Ramesses III)曾经在1175 BC与地中海东部地区(Levant)的国家有争战,过后,我们要到第二十一王朝末期,约970 - 960BC,也就是法老Siamun 在位的时候,才看到他在这个地区的战绩,那是刻在坦尼斯(Tanis)神庙的一块碎碑上,有他名字的装饰(cartouches,看图三)。考古学家认为,王上九:16 “先前埃及王法老上来攻取基色(Gezer),用火焚烧,杀了城内居住的迦南人,将城赐给他女儿所罗门的妻作妆奁。”这位法老就是和所罗门王(970 - 930BC)同期的 Siamun。


图三

不管示撒一世,还是 Siamun,他们都像埃及新王朝时代(New Kingdom Period)的其他法老,不屑在石柱上留下敌人的名字和国名,只写上一大串被征服的地名。所以我们在碎片上看不到犹大、以色列,罗波安(Rehoboam)、耶罗波安(Jeroboam) 等名字。这段时期又是属于埃及的第三个中期时代(Third Intermediate Period, 1070 - 712BC),圣经学者对埃及在这段时期所发生的事有很多争议,譬如有人认为第二十一王朝(1070 - 945BC)的法老其实是属于第二十六王朝(672 - 525BC)的,所以 Siamun 绝对不可能和所罗门王同期;也有人认为圣经的示撒一世不是埃及的Shoshenq I 法老。总之,学者们争论不休,所以我们还是不用这些碎片作为旧约资料可靠性的证据。

但感谢主,在1993/1995年,考古学家在但土丘上(Tell Dan)发掘了两块石碑的碎片(stone fragments of a stela 看图四)。上面共有十三行亚兰文字(Aramaic),记载的是王下八:28 - 29 ,犹大国王亚哈谢(Ahaziah, the son of Jehoram king of Judah)和以色列王约兰(Joram 或Jehoram the son of Ahab) 同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与亚兰王哈薛(Hazael)争战,亚兰王在打败以色列和犹大军队后,就立这石碑以纪念这场胜仗,时为主前 841年。大卫(David)的名字出现在这块碑文上。


图四

第三到第九行的字最为清楚:

(3)And my father lay down, and he went to his [(fore)fathers]。nd the king of I(4)[s]rael had come up earlier into my father's land。[But] Hadad made m[e] king, (5)(even) me。

And Hadad went before me, (..obscure..)(6) my kings(?) And I killed [?might]y ki[ngs?] who harnessed two(?) th[ousand ch](7)ariots and two (?) thousands horsemen.

[And I killed? XXX]ram, son of [XXXX],(8) king of Israel。

And [I] killed [XXX]iah son of [XXXX.XX] (9)? the House of David

And I set [destruction in their cities, etc?/tribute on their people, etc?] (10) their land[...]。

在第七和八行,“[And I killed? XXX]ram, son of [XXXX],(8) king of Israel。”(我杀了XXXram,以色列王 XXXX 的儿子。)在以色列王当中,只有一个 J(eh)oram (约兰,852 - 841BC),亚哈(Ahab, 875/874 - 853BC)之子的名字是以 ram 结尾的。

在第八和九行,“And [I] killed [XXX]iah son of [XXXX.XX] (9)? the House of David。”(我杀了 XXXiah,大卫家 XXXX.XX 的儿子)大卫家指的当然是犹大国,当时的王和以色列王约兰一同出去与亚兰王哈薛作战的,名字以 iah作结尾的,肯定是 Ahaziah (II)(亚哈谢, 842 - 841BC),他是犹大王约兰(Jehoram, 849/848 - 842BC)的儿子,其他如 Amaziah(796/795 - 776/775BC), Uzziah(776/775 - 736/735BC), Hezekiah(715 - 687/686BC) 和 Zedekiah(597 - 586BC) 都跟约兰王不同期。

这样看来,这两块石碑碎片的刻字印证了圣经所记载王国分裂后的事迹不是虚构的。从碑文我们可以推测圣经里以色列王亚哈(Ahab)是真有其人。

我们不但有但土丘上的碎片所提供的资料,1868年考古学家在死海附近的 Dibon 发现了主前九世纪摩押王 King Mesha 的石碑(图五)。碑上刻有三十四行字,记载了摩押王在战场上击败了以色列王的事迹。按王下一:1,三:5 - 27 的记载,以色列王亚哈(Ahab)死后,摩押王米沙(Misha)就背叛以色列王,那时约兰王(Jehoram,852 - 841BC)出撒玛利亚,联合犹大王约沙法(Jehoshaphat, 871/870 - 849/848BC)),攻打摩押。石碑上提到以色列王暗利(Omri,886/885 - 875/874BC),“他的儿子”(亚哈 Ahab 875/874 - 853BC,但没有提名),以及“暗利的家”(House of Omri,等于以色列)。 碑文是:“以色列的王暗利。。压迫摩押多年是因为基抹(Chemosh,摩押神)向他的疆土动怒。而他儿子继承时也说:我要压迫摩押。”在当时,石碑上提及王朝的创立者是很时髦的一回事,而暗利正是这样的一个创立者(王上十六:21)。因为约兰王(Jehoram)的登基是在主前 852年,所以摩押王米沙的背叛不可能迟过 850BC,他的巩固政权应当是接下来的十年内(850 - 840BC)。所以,这块石碑的竖立不会迟过840/835BC。


图五

以色列王亚哈(Ahab)的名字也在亚述的楔形文字记录中有提及。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将亚述势力伸展至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亚哈和亚兰的便哈达便在这危机中,联合起来对付这共同的敌人。主前 853年,双方在亚兰奥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及亚兰的军兵被亚述人全面击溃。撒缦以色三世在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上夸张记载这次伟大的胜利。纪年表上记载率领敌军的是哈大底谢(Hadadezer ,即便哈达)和以色列人亚哈。这是经外文献又一次证明亚哈是属于主前九世纪的人物。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可以肯定以色列王亚哈(Ahab)是真实可信的圣经人物。主前 853年可以定为分水岭,圣经记载的 853BC 之后的事迹,我们都可以在经外文献或考古资料中得到印证;853BC 之前的事迹又怎样呢?

4。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的事迹都是发生在 853BC 之前。按圣经的记载,他们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时期应该是:

所罗门:971/970 - 931/930 BC(40年)

大卫  :1010 - 970 BC(40年)

扫罗  :1042 - 1010 BC (32年)

撒母耳:1062 - 1042 BC  (20年)

(扫罗和撒母耳的日期比较不肯定)

853BC 之前,考古学提供了什么有关以色列或迦南的资料呢?有的。

一、1887年在距开罗以南约两百英里的土堆发现了主前十四世纪的亚玛拉(Amarna)泥版。当时在亚门诺裴斯三、四世(Amenhotep III, IV)统治下的埃及,留下许多由外国统治者和埃及及附庸国用亚喀得楔形文字写成的泥版,这种巴比伦的楔形文字是国际文件的官方语言。部分亚玛拉泥版是迦南族长写给埃及的信,内中投诉在迦南互相残杀的战事及侵略事件,其中一封是耶路撒冷的副总督讲述哈皮鲁人(Habiru,有学者认为他们是圣经中的希伯来人)成功侵略了数个迦南城邦,显示了主前十四世纪前期是埃及处于政治没落的时期。这些文件对我们查考约书亚记和士师记,希伯来人占领迦南地的实况提供很宝贵的资料。

二、从马尼他石柱(Meneptah,1224 - 1215BC)知道这位法老在位第五年(即1220年),击退了海民(sea people)和吕彼亚人(Tehennu)之后,将自己的丰功伟绩写成一系列的诗歌,刻在一块黑色的花岗石碑的后面,这石碑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已由亚门诺斐斯三世(Amenhotep III)建立。石碑上提到的海民是来自爱琴海岸,后来定居在迦南沿岸的非利士人。碑文也第一次提到以色列人。

除了以上的资料,何以我们就不能在埃及、亚述。。的经外文献和巴勒斯坦的考古资料找到有关以色列和迦南在主前十三世纪到十世纪的资料呢?为什么这段时期的考古资料如此缺乏呢?请听我慢慢地分析。

A。埃及:

出埃及前(根据早年派的日期,1446BC),埃及的经济和政治势力牢牢地控制着巴勒斯坦和周边的地区。出埃及后,埃及在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亚门诺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 1410 - 1371BC)掌权下,国势开始从巅峰逐渐走下坡。他在位的后期和当他儿子亚门诺裴斯四世(Amenhotep IV 或 易克那敦 Akhenaton 1380 - 1363BC)在位的这段时间,埃及对巴勒斯坦的兴趣有很明显的下降。从亚玛拉泥版的资料显示,许多迦南地和叙利亚的城邦不是想挣脱埃及的掌控,就是埋怨埃及何以不把他们从敌人的手中解救出来。这是约书亚率领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南征北伐的时期。

亚门诺裴斯四世之后有法老突太克明 Tutankhamun 和 Ay (1377 - 1345BC),埃及的势力不见好转。要到 夏迥合 Horemheb,我们才看到埃及重新抬头,但军力真正复兴则是在第十九王朝(1318 - 1222BC),特别是在兰塞二世在位的时候。马尼他石柱(Meneptah,1224 - 1215BC,或说 1234 - 1222BC)记载的正是法老马尼他在外的辉煌战绩。

埃及跟地中海东部(Levant)诸国家的争战在第二十王朝兰塞三世在位时宣告结束。非利士人在迦南定居之前,曾进攻埃及。兰塞三世在一场损失惨重的海战中击退他们,时约 1175BC。以后要到第二十一王朝末期,那位和所罗门王同期的法老 Siamun (约 970 - 960BC),我们才再看到埃及在巴勒斯坦的动静。

换句话说,从十三世纪后期到十世纪中期,我们从埃及文献里难以找到巴勒斯坦方面的记录,就算有,恐怕都已经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被拆毁。这段时期正是士师执政,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难怪他们的名字不见经传了。

B。米所波大米亚(Mesopotamia):

上文我已经说过,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在853BC 跟以色列王亚哈和亚兰的便哈达在亚兰奥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及亚兰的军兵被亚述人全面击溃。亚述王将这功绩写在他的纪年表上。

853BC之前,亚述军队从没有跟以色列接触过。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的前四次战役,都没有越过叙利亚北部。他的父亲亚述拿西帕二世(Ausurnasirpal II 884 - 859BC),他的残暴是亚述的历史前所未有的,也只挥军过了亚兰的奥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和黎巴嫩山区,来到地中海(约 877 - 867BC),“洗他的武器”。腓尼基城市如推罗(Tyre)有给亚述王进贡,但在纪年表上没有记上他们的名字。在他之前的另三位君王, 亚述但二世(Assurdan II),亚大得尼拉力二世(Adad-nirari II)和 杜库提宁努他二世(Tukulti-Ninurta II 935 - 884BC)也只踏足在 Balikh River 和 Middle Euphrates,从来没有到过叙利亚和迦南。所以,他们的年表完全没有提到那里的地方和君王的名字。935BC 之前,往后推到杜库提宁努他一世(Tukulti-Ninurta I 1245 - 1208BC)的年代,他的势力只及幼发拉底河的迦基米施(Cachemish),有将近两百年的时间,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亚述王曾到过叙利亚,除了 提格拉毗列色一世(Tiglath-pileser I 1115 - 1076BC)到过腓尼基的亚瓦底(Arvad),Simyra ,并从比布罗斯(Biblos)和西顿(Sidon)等城邑得到进贡之外。Assur-bel-kala (1074 - 1056BC)也和他不相上下。两者的年表都没有记下这些地方的君王,除了迦基米施(Carchemish) 的 Ini-Tesub II , Malatya 的 Allumari 和叙利亚北部的几个王之外。所以,从1200 - 1050BC,没有一份亚述的经外文献有提到巴勒斯坦,约但河外,犹大/以色列,甚至腓尼基等地方名,就算腓尼基也不过是一丁点罢了。 从 1050 - 935BC,也就是 Assur-bel-kala 和之前那些没有什么名声的亚述王当政的时候,我们更别想在他们的年表找到什么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的名字了。

至于巴比伦,他们的君王在这段时期都没有涉足几百里外地中海东岸的国家(Levant),他们只是和邻近的亚述,以拦(Elam)有交战,对于大卫和所罗门,根本就一无所知。

C。地中海东岸的国家(Levant):

如果埃及和亚述这些大国在这段时期都没有涉足 Levant南部的地方,你以为这里的“小国”会吗?强盛一时的赫人帝国(Hittites)在主前 1200年后国势也开始衰微,过去他们的势力曾扩张至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但在亚述帝国兴起后,我们已经看不到他们在巴勒斯坦有什么作为了。从新赫人王国(Neo-Hittites kingdoms)如迦基米施(Carchemish),Malatya,Gurgum,Patinu 和哈马(Hamath)的文件显示,这些小城邦都“自扫门前雪”,不会过问腓尼基和迦南地方的事。除了上文提到但土堆(Tell-Dan)的碑文外,直到现在,考古学家还没有发现主前九世纪之前有关巴勒斯坦地区的经外文献。至于腓尼基 (Phoenicia),我们也没有看到 1000BC 之前的任何文献,连他们那些在 Byblos 作王的个人石碑文,也都是从 1000BC 才有记录。从推罗(Tyre)和西顿(Sidon)出土的文献,记录的也是几世纪后的事迹。所以,这些地方的经外文献找不到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的名字是不足为奇的。

D。以色列/犹大(Israel/Judah)

在自己的地方可以找到有关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的碑文吗?答案的关键在于:一、碑文幸存的可能性;二、有关当局采取的政策。

一、按考古学家的看法,碑文在巴勒斯坦地区幸存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一般上,皇帝的碑文只出现在宫殿、圣殿和一些官方建筑上,而且集中在耶路撒冷和撒玛利亚。从主前十世纪开始,这些地方已经因屡次的重建和拆毁,被破坏得面目全非。譬如,所罗门王的石碑可能被后来的君王拆掉再用;巴比伦在586BC摧毁整个圣殿和圣城;所罗巴伯在回归后将圣殿重建;最要命的还是大希律用几十年时间兴建的圣殿,几乎把铁器时代初期(1200BC)留下的痕迹毁灭净尽;然后是罗马军队焚毁圣城;穆斯林。。十字军。。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城市遭受这样的摧残掳掠?在过去一百三十年里,考古学家在这里被允许的挖掘只占总面积的一小部分,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惊讶,在这个土地上还找不到有关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的碑文。

二、有关竖立石碑的政策,据我们所知,律法没有禁止竖立纪念石碑,譬如 1880年在西罗亚池入口约20尺外的石墙上发现了碑文,记载的是主前八世纪(约 701BC)希西家命令工程师修筑水道,将基训池的水引入耶路撒冷的挖掘工程(王下二十:20, 代下三十二:30)。但不管是在大卫/所罗门的昌盛时代,还是宗教败坏的撒玛利亚地方,考古学家都很少挖掘到残存的碑文,就算有,也不过是小小的碎片。

5。难道主前十三世纪到十世纪这段时间就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让我们可以推断圣经的记载不是凭空虚构的吗?答案是,有的。

A。撒母耳(Samuel)/扫罗(Saul):

怀疑派的学者认为《撒母耳记上》第八章 11 - 18节有关以色列人要求立王,而撒母耳竟然能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些王怎样管辖他们,是捏造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以色列实行君王制之后,后期的人添加的,撒母耳在当时是不可能知道的事。 他们这样说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当时以色列邻近的地中海东岸的小城邦都采用君王制, 很多都是独裁式的君王,按自己的意思利用人民和他们的财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不但贪得无厌,并且为了兴建奢华的宫殿和军事设施,向人们征收重税。譬如,乌加列(Ugarit)就有征兵“为他(王)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撒上八:11 - 12)。在那里,也记录了有女人为王洗衣和作香膏;在马利(Mari)的皇宫,几个世纪前就有400名“做饭烤饼”的妇人(撒上八:13)。记录如王“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撒上八:14)在乌加列的文件上比比皆是(出自主前 1175年,比撒母耳/扫罗早130年)。总之,以色列人可以从迦南、乌加列、马利、Alalakh 这些周围的城邦看到在王的管辖下人民所受的痛苦。我们何必将这些记录归功给南北国分裂,或被掳之后的作者?

考古学家的挖掘也给我们提供一点资料。示罗(Shiloh),就是现在的 Khirbet Seilun ,有两个挖掘工程,一是丹麦人负责,另一是以色列人负责。由于这里是个多岩石土丘,再加上罗马和拜占庭时代在这里广泛地重建,所以挖掘非常艰难。不过,从北面的挖掘中,我们还可以清楚看到,这里在铁器 I 时代(主前十二和十一世纪,1150 - 1050BC)是个非常繁荣的地方,然后突然被毁。虽然会幕和约柜的所在地还不能确定,但1050BC 的被毁跟非利士人/亚扪人在扫罗时代曾捣毁这个地方的记载不谋而合。

还有便雅悯的基比亚(Gibeah)的挖掘,这是扫罗的大本营,也同样提供了很多考古资料,可以印证圣经的记载是真确无误的。我在这里不多说了 。

B。大卫(David)

上文略略提过大卫的名字的确有出现在碑文上,如但土丘的两块碎片和摩押王 Mesha 石碑。除了碑文,学者最忽略的是,主前 1200 - 900年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时段。1200 / 1080BC 是埃及和赫人帝国国势衰微的时候,870 / 850BC 则是新亚述帝国开始扩张的时候,夹在这两起事件的时段不是空白的历史。在叙利亚,在小亚细亚的东南都兴起了迷你王国(mini-empires),共有四个,就是小亚细亚东南的 Tarhuntassa 或 Tabal迷你王国,在叙利亚北部的迦基米设(Carchemish)迷你王国,大马色南部的亚兰 - 琐巴(Aram-Zobah)迷你王国(撒下八:3 就曾提及琐巴王哈大底谢往伯拉河去,要夺回他的国权,大卫就攻打他,又打败了来帮助他的亚兰人。)最后是在巴勒斯坦地由大卫和所罗门王所建立的迷你王国。前面三个迷你王国都不是虚构的,譬如亚述的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在 837BC 就夸耀说他收到 Tabal王国的二十四个小王的礼物。所以,我们可以推断大卫和所罗门的王国也不是虚构的。

也有怀疑派的专家学者认为,那些所谓大卫的诗篇,里头的词汇只能在马加比时期才找到,所以他们就把《诗篇》的写作挪后八百年。大卫的诗篇是假的吗?大家暂时可以参考《石头还在呼喊》第十七条的解答,我将会在《撒母耳记下》的课程里更详细地解释。

6。让我总结一下:

一、根据现有的资料显示,我们可以把 853 BC 定为分水岭,意思是:圣经记载的 853BC 之后的事迹,我们都可以在经外文献或考古资料中得到印证,它们是真实可靠的。

二、853BC 之前,也就是从主前十三世纪后期到十世纪中期,我们从埃及、米所波大米亚、地中海东岸的国家,甚至以色列/犹大地方都难以找到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王的名字。我已详细地解释这段时期的考古资料何以如此缺乏。

三、虽然主前十三世纪至十世纪这段时期的资料缺乏,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作出智慧地推断,证明撒母耳、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绝对不是凭空虚构的人物。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